四十三 旧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白簌兮 书名:追沙
    童优午后现(身shēn),与空青约见驿馆马舍,此隙四下无人,正直午憩时分。空青的鄙夷与怨怒就挂在脸上,童优诚心致歉,他亦深知歉意,无法挽回空青所受到的伤害,但是,卑微如他,童优是无奈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你人看着(挺tǐng)老实的,做起事来,却也厉害的很,也不说什么心肠歹毒的话了,我看没什么是童大朗做不出来的!”空青见罢童优,冷笑起来,话落酸楚上头,眼里都是雾蒙蒙的,噙住泪,拼了命地往回咽,生怕一个不小心,眼泪就掉下来。

    “空青娘子遭遇此番境遇,鄙人罪不可恕,但……鄙人当(日rì)也是被冯佐所骗,鄙人……对娘子并无半点加害之心!”童优闻言,喃喃语来,字字悲痛;接着便听空青怒道,“你敢说你半点不知(情qíng)!”

    此话出口,空青的眼泪就收止不住,似当(日rì)种种痛苦,都纠缠她(身shēn)体每寸每缕。

    童优见罢,已无言以对,扑通一声跪倒,叩拜空青咚咚作响,他的痛苦也未逊于她。

    “你也不必多说了!今(日rì)我若杀了你,对你而言反倒是种解脱,你若真心有愧,我便要你留着这份歉疚……”空青怒意不消,残忍的神色上脸,续道,“我要你自挖双目以谢罪!”

    空青话落,叫童优一惊,此际(胸xiōng)中五味杂陈;当(日rì)冯佐巧舌如簧,劝他假意加害空青在先,是为将计就计,一可安排他脱离老山岭,二可暗中保护空青,再行转移他处安置,岂料这根本就是冯佐早就设计好的圈(套tào)。

    “怎么?不敢?你不是口口声声心中有愧吗?”空青言语冷漠,这表(情qíng)这神态,与其母半夏,竟也是神似极了。

    “好!既然娘子这般要求,鄙人莫敢不从!”童优话出了口,心已决,下一秒双指洞入右眼眼窝,顷刻血涌,他没有哭没有喊,所有的撕心裂肺的痛苦,都统统收入腹中,他将嘴唇咬破,(身shēn)体止不住的抖,也许是因为(身shēn)体的痛苦,也许是因为心中的痛苦。

    空青见得,转瞬间所有的怒意皆烟消云散,童优的惨状,无疑令她受到惊吓。

    “够了!你即瞎了右眼我也不想做的太绝!你走吧!今番之后你我互不相欠!”空青开口,不愿将事(情qíng)做绝,她尚有良知尚有不忍,她的怒意已平。

    她转(身shēn)间奔去,空青心中久久难以平复,她甚至开始怀疑,她是否真的错怪了童优,但是她已不愿去想,她已不敢去想了。

    鬼葬可以预料到很多事,他在金城蛰伏许久,他的(情qíng)报网已遍及大街小巷。

    鬼葬对零叶的心意是留是杀,也交代的很明确,他对鬼心有私心,但是所有的私心,都抵不过江山社稷,国家大义。他这些年还没有对上星动手,理由只有一个,如果圣君依旧信赖着上星,那么他的忠义也必然是跟随着这份信赖的。

    零叶的死活,还不在鬼葬的考虑范围之内。

    零叶只是一颗棋,被弃或被留,也全凭他自己。

    雷霆死了,被零叶一刀了结,这一刀深入喉骨,任何人都回天乏力。雷霆必要死的“光明正大”,届时无论谁追究起来,鬼葬都可将一切缘由,归咎于大刀门同零叶的个人恩怨,他之所以肃清大刀门,也不过是((逼bī)bī)不得已而为之,只为保全零叶,及零叶(身shēn)后所隐藏的十三鬼的秘密,只为保全组织不被世人知晓,他这理由充分,他可独善其(身shēn)。

    所以鬼葬就在下刻现(身shēn),随行三十人等,见活着,无论男女老幼,皆悉数戕杀殆尽,大刀门今(日rì)就要彻底消失,鬼葬是来屠戮的。

    但他还没有亲自动手,他等的人一直都在,就藏在这腥风血雨中。

    不过鬼葬的预料再多,面对未知的劲敌,他的手下也很快有了折损,死伤几乎是五五分成。双方都是专注暗杀的高手,混乱中的胜败其实只有一瞬,谁死或谁活,也只有当这屠戮平息时,天地间强者自存。

    这样的午后,死一般的静谧,鬼葬再难分心顾及鬼心生死,如今存者且余七人,这场较量上,他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怎么?难得杀到这里来了,邹先生就不想与鄙人一决高下吗?还在等什么?”男人开了口,独立七人敌手间,他的部下已无一幸存;鬼葬的实力确强,但即便如此,他却似乎仍有信心扳回这局。

    鬼葬还在犹豫,他面对这个男人还有诸多疑问需要解答。

    他在考虑是擒是杀。

    “邹先生要杀了鄙人且可行,要生擒鄙人……却总要难上那么一点……”那人道出鬼葬心中所想,接着忽然出手,陌刀清辉一闪,锋锐带血而舞,竟是半点惧意亦无,倾(身shēn)就劈向了七人敌手。

    鬼葬的暗器总是最快的,即便同上星对上,他也有九分把握能同对方平分秋色。但是那人毫无惧色,陌刀在手,快慢皆有,他没有急着同鬼葬正面交锋,而是游走在七人敌手之间,他的步伐诡谲,不以己力抗敌,而是于七人之间如鱼得水,以敌制敌。

    这高深的打法,就连鬼葬都为之一震,所以片刻之后,七人重伤六者,皆非伤于其手,而是被自己人所退。

    “你究竟是谁……”鬼葬得见此,难免起了杀心,他深知若留下此人,将来必成大患。

    “鄙人与邹先生已非一(日rì)缘分……不过是邹先生没有在意鄙人而已……”那人话出了口,言语中惊讶鬼葬都悄然握紧拳头,接着他出手间人如风轻,飞刺万千,已是疾风骤雨般清剿而动。 富品中文

重要声明:小说《追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四十三 旧仇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