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险路相逢

    瞎子说不清楚九星如果湮灭了几颗之后的后果,但是自古以来,九为极数,也是最为接近圆满的数字,九星图所寓意的,就是“极”的意思,这个“极”一旦被破坏,很有可能适得其反,不仅没有好处,还会灾祸上(身shēn)。

    “你的意思,九星湮灭了几颗之后,是好事坏事,还说不定?”

    “是啊。”瞎子说道:“世间的一切,就算真的有逆天之举,也在冥冥的天数中,人可逆天,却不能完全逆天,破了天数,福祸难料……”

    “那该怎么办?怎么应对?”

    “这个……”瞎子犹豫了一下,吭吭哧哧的说道:“我要是说了,你又觉得我在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信口开河?”

    “以我来看,九星一旦不全,最好就是舍弃。”

    “舍弃……”我瞬间就明白了瞎子的意思,九星不完整,留在(身shēn)上福祸难料,可能是好事,同样也可能是坏事,瞎子一直都以保命为主,所以他不会冒险,宁可不贪图这份好处,也要求个平安。

    我也开始犹豫了,瞎子的话不能完全当真,但确实有几分道理。现在的我,急需实力,去应对将来可能发生的种种变故,留着残缺的九星,或许会有益处。然而,这相当于一场豪赌,输赢不可预料,万一残缺的九星带给我的是灾祸,那到时候连后悔也来不及。

    这种抉择,比以往我所遇到的事(情qíng)更为难,迟迟下不了决心。我不停的考虑,考虑着到底该怎么办。

    轰!!!

    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瘫坐在地上的瞎子骤然一挥手,朝地上嘭的甩出一团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瞎子甩出的东西一碰地面,立刻((荡dàng)dàng)起了一阵看都看不穿的浓烟。浓烟滚滚,顿时把视线彻底的遮挡住了。

    我拉着大黑就后退了几步,现在不知道这阵浓烟有没有毒,绝对不敢吸进去一丝一毫。俩人使劲缩着(身shēn)子,全力避开被山风卷动的烟气,不知不觉就退了能有十来丈远。

    山间的风吹的很猛,但是这片浓烟却聚而不散,至少半刻时间,浓烟才被渐渐的吹开。等到烟气散了一些,大黑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瞎子肯定是跑了!追!”

    “算了。”我拉住大黑,摇了摇头,瞎子没功夫,又惜命,要是没几手逃走的本事,那就不用在外面混了。我们被浓烟耽搁了这么久,瞎子肯定跑远,现在去追赶,为时已晚。

    瞎子一跑,我们就不能再在这里久留,立刻离开。我心里还是没底,害怕境虚山有什么举动,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要是珍翠不肯罢手,后面可能会有麻烦。所以我和大黑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爬到境虚山附近的一座山上,居高临下的张望。

    境虚山变的死气沉沉的,虽然放眼一望,看到的还是红花绿树,但在红花绿树之间,却有一座刚刚搭起来的灵棚。

    我们看的不是很清楚,可境虚山的灵棚,显然是给玲珑搭建的,这就足以说明,玲珑的确死了。境虚山群龙无首,很快就会烟消云散,不用再担心她们会追击报复。

    我和大黑马上从山上爬下来,又绕了个大圈,踏上了前行的路。这一场风波总的说来是有惊无险,不过也算有一些意外收获,让我知道了九星图到底有什么用处。

    只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想不明白,人都说九星图在我爷爷手中就彻底的破解了,但爷爷为什么不亲自用九星图?就算他有什么特殊(情qíng)况,起码还有我爹在,爷爷应该把九星图传给我爹,让我爹的命数得以改变,哪怕不像瞎子说的那样,能够荣登九五之尊,即便成为一个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也对七门是极其有利的。

    不管怎么想,九星图都不该落在我(身shēn)上,可越是感觉不应该的事,越是这样发生了,我不由自主的开始猜忌,为什么九星图绕过了我爷爷和我爹,最后由我来承袭?

    这件事如果不细想,还没什么,越是想,越是觉得其中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qíng)。可是(身shēn)在此处,只凭猜测是猜不出什么的。

    “怎么愁眉苦脸的?没掉到境虚山已经不错了。”大黑什么都不知道,傻不愣登的,在旁边劝我:“别多想了,反正我从今往后再也不信那些招亲的鬼话,差点把自己给招死……”

    我收敛心神,现在有现在要做的事,别的事(情qíng),只能暂时往后放一放。

    大黑带着我,还是走的很小心,我们俩尽力找荒僻的路走,离开境虚山一连走了有十天左右,平安无事。

    不知道是不是在境虚山的波折,把我们的磨难都提前历尽了,后面的路始终没有任何意外,非常顺利。

    “这有点不对啊。”大黑走了这么多天,一直没事,心里反倒不踏实了,皱着眉头朝四周望了望:“走这么远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还巴望着出点什么动静?赶紧走吧。”

    大黑点点头,他入赘境虚山的事(情qíng)彻底落空,如今又把希望放在了自然天宫,带路带的很卖力气。

    途中没有意外,走的自然比较快,又过了些(日rì)子,大黑告诉我,路已经不远了。

    这时候,我已经不知道朝群山之中深入了多少,但我能感觉的出,地势是越来越险峻。

    时间一久,我自己也过的稀里糊涂,算不清楚到底行走了多少天。大黑来过自然天宫,对路记得还比较熟,几天之后,他告诉我,再有两天路程,就要赶到自然天宫的附近了。

    走到这儿,好像方圆千百里已经没有了活物,我和大黑的到来,打破了千万年的沉寂。这一天半下午,我们俩走到了一条小路的路口,这是唯一的一条路,无论进退,都得从这里经过。

    我习惯(性xìng)的站在路口,朝前面眺望,或许是地势太高的原因,周围到处都是云雾一般的烟,飘渺不定。看了两眼之后,我骤然间发现,在前方大约十几丈的地方,好像坐着一个人。

    “前头有人啊。”大黑似乎也瞧见了那个人,扭头对我说道:“怎么办?”

    我的头皮有点发麻,这条小路不仅独,而且险,一边贴着绝壁,一边是万丈深渊,前面那个模模糊糊的人坐在路上,就等于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只知道,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生一些事,但已经走到了这儿,也不可能退回去。我招呼大黑小心一些,然后慢慢的贴着小路旁的石壁,朝前走去。

    十几丈的距离不算远,很快就走到了。在我们行走之间,前面的那个人,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个老人,头发胡子都白了,估计岁数应该很大。不过,(身shēn)在传闻的仙山之中,万物好像都带着一股仙气。这个老人须发皆白,却不显衰老,静静的坐在小路上,手里握着一根鱼竿,鱼线被甩到了路旁的深渊里。

    “这里能钓鱼?”大黑伸头朝旁边看了看,深渊深的一眼望不到底,根本没有水,更不可能有鱼。

    我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在这种地方,遇见这样的事儿,用脚趾头想想,也会觉得不正常。

    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要么就从这里过去,要么就原路退回。

    我想了想,走到这个老人(身shēn)前还有两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试探着问道:“老人家,我们要从这里过去,能让让路吗?”

重要声明:小说《黄河伏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百一十二章险路相逢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