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6章:为了平衡

    大壮记得当时挨得那一顿藤条,可是让他刻骨铭心的,因为太疼了。

    执刑的是母亲,母亲可是一点儿也没留(情qíng),真的用了劲打的,藤条抽在(屁pì)股上“啪啪”的响,(屁pì)股上也是传来钻心的疼。

    母亲的脸色同样是十分心疼的,藤条是抽在他们的(屁pì)股上,可母亲的心里也是一样的疼。

    但母亲并没有因为心疼他们就留手,这更说明母亲就是让他们记住,什么事应该做,什么事不应该做。

    做错了既要心甘(情qíng)愿的接受惩罚,这才是一个好男儿应该有的优秀品质。

    三兄弟惨叫的声音此起披伏,把姐姐和妹妹都吓哭了,(奶nǎi)(奶nǎi)也心疼的直抹眼泪,父亲则站在他们对面用眼神鼓励他们。

    当然不是鼓励他们顽皮,而是鼓励他们要紧牙关把这顿藤条给挨过去。

    连那些上门哭诉的劳役们见他们几个贵公子挨打都吓得不轻,赶忙说不碍事了,母亲却还不肯停手。

    当所有百姓都觉得这么惩罚几个不大点的孩子有点太过严厉了,母亲才终于收了手。

    大壮现在清晰记得母亲最后还问了他们一次,还敢不敢欺负贫苦百姓了。

    他们疼得脸都憋青了,但三兄弟还是异口同声大声回答着,“我们错了,母亲打的对,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最后是父亲吩咐管家给那些劳役们赔了好大一笔钱,才让百姓们鼓着掌叫着好散去。

    可他们三兄弟的(屁pì)股,那是没法看了。

    大壮记得他们三兄弟在(床chuáng)上趴着的(日rì)子,可一点儿不必姐妹们被(禁jìn)足的(日rì)子少。

    不过那些(日rì)子,确实他觉得和大哥和三弟最亲密的(日rì)子了,三个孩子躺在同一张大(床chuáng)上,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喊疼。

    现在想起来(屁pì)股上还有点疼的感觉似的,可大壮却很享受那段美好的时光。

    母亲还是疼(爱ài)自己的,打的时候很严厉,那是对他们好,用父亲的话说,这叫塑造他们坚毅和正义的(性xìng)格。

    但之后母亲给他们上药的时候,大壮明明看见母亲也是偷偷抹了眼泪的。

    他们虽然小,却渐渐懂了这些大道理,也许父亲常说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不过最让大壮印在心里的,是当时自己主动站出来陪兄弟们一起挨打,这是他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或许个中原因他还不能完全理解,可因为这件事,他们兄弟们之间的感(情qíng)却更好了。

    大哥说,当兄弟的,就是要有福同享,也要有难同当的。

    经过这件事,大牛也不再那么调皮了,之后还是常听父亲讲些好汉们的故事。

    故事里的好汉们虽然(性xìng)子烈,却是很有正义感的,不过父亲再讲的时候,也告诉他们一些道理,说好汉们做过的事(情qíng),虽然正义却有欠考虑,是缺少智慧,有勇无谋的。

    他们很喜欢那些好汉,但也明白父亲说的道理是对的,所以他们听故事归听故事,却再也不会随随便便去模仿那些好汉们的做法了。

    现在回想起这些来,大壮的心里忽然间很暖,仿佛原来的悲伤都消散了不少似的。

    再抬起头来看到父亲做的这个动作,他懂了。

    当他有了做出决断的权力的时候,是不一定要分出是非对错,这种时候他要寻找一种平衡,也只有这种平衡,才是对事(情qíng)最有利的解决办法。

    望着等待他做出决定的两位太后和那些老头子们,大壮忽然开口道,“我还小,还不能理解杨大帅和章相公之间争论的事(情qíng)。

    但我却明白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既然两人都有错,不如就都受到惩罚好了。”

    众人听到一个孩子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都是大吃一惊,连一直在一旁面无表(情qíng)的孟皇后,这一刻都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来。

    大壮知道自己说的话让大家吃惊了,却也立刻知道了他说的话是对的,于是接着说道,“杨大帅擅自对一个史官动手,自然礼法上有失。

    而章相公以规矩为理由,为一个诋毁先皇声誉的人辩护,同样德行有失,若是所有史官都如此以偏概全的‘如实记载’,那么大宋的皇帝都要被他们诋毁的名声尽失了。

    如此不忠不孝之举,值得按照规矩来维护吗?”

    这一次大家直接从惊讶变成了惊骇,这些话从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还说的如此铿锵有力不容置喙,显然是已经具有一定的王者之风了。

    特别是那句不忠不孝,就已经给这件事(情qíng)定了型,规矩可以守,也可以改,但德行有失,就如何都改不回来了。

    朱太后听明白后,觉得这个太子孙子做的决定非常符合她的心意,竟露出了满意的笑意。

    孟皇后见儿子这么有决断,也放下了心来,继续装她的哑巴菩萨。

    几个相公虽然心有惊恐,却也心中暗叹,大宋就是缺少这样强势的皇帝太久了,才让整个国家少了一种强大的气势。

    只有章弄不懂了,他怀疑眼前的孩子是不是只有八岁,之前的(日rì)子里也没见这孩子这么强势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大壮说都惩罚,却没说具体怎么惩罚,韩忠彦站出来问道,“不知(殿diàn)下打算如何惩罚杨大帅和章相公?”

    大壮这下又有点懵,他只想到了在这件事中要保持一种平衡的状态,可具体怎么惩罚,他也没想好。

    惩罚的太重了,对养父杨怀仁,他自然不舍得,但如果惩罚的太轻,似乎又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刚才那番话仿佛是白说了一般。

    这时候杨怀仁忽然说道,“微臣自知微臣的做法不对,不适合担任枢密院的要职,微臣这边辞去枢密院参知政事的官职,请(殿diàn)下准许。”

    杨怀仁说话的口气很坚定,听不出其中有什么惭愧,也听不出里边有任何的惋惜。

    但这话在章听起来就是杨怀仁把好大一把火点在他(屁pì)股下边烤了。

    因为这件事,杨怀仁主动站出来请旨辞去枢密院参知政事的职务,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的意思,可他请辞了,为了公平起见,那他章相公是不是也该站出来请辞?

重要声明:小说《舌尖上的大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896章:为了平衡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