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节 抵触

    “从教堂请来的牧师有结论了么?他现在是个什么状况?”维罗基奥忧心忡忡地向侍立一旁的老管家问到。

    “牧师说没什么大碍,杰森的昏迷并不是因为疾病或中毒之类的外在因素造成。原因在于不知为何他体内修习的神圣力量突然剧增产生了动((荡dàng)dàng),失去了固有的秩序。由于这股力量过于庞大,甚至远远超出了杰森本人对它的掌控力,所以造成了他自主意识的暂时被扼制。”老管家低声地说到,并微微的示意伯爵大人不要多虑。

    “那么他口中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巴巴莎’的,调查清楚了么?他不过就是初尝了一下男欢女(爱ài),就迷恋成这副样子,难道是这个女人在他(身shēn)上做了什么手脚?”维罗基奥还是忿忿不已,如今的杰森可不是普通的角斗士了,眼见着“绞(肉ròu)大赛”即将开赛,与自己命运息息相关的家伙却成天昏睡在(床chuáng)上说胡话,怎能不让他心急如焚。

    “哦,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个女人是跟着didu的皮革巨贾帕雷恩伯爵夫人来的,当时并不在请柬的名单当中。”

    “哦?就是那个已经在帕雷恩那里失宠多年的老女人?她们什么关系?”

    “应该算不得什么深厚的感(情qíng),只是这个叫‘巴巴莎’的女子,在这南城区打理一间名为‘贵族风’的奢侈品店,帕雷恩伯爵夫人是在那里购物时认识的她。从得到的背景资料来看,这个女子跟杰森是从小在落溪镇长大的,之前有过跟杰森私奔外出一年才归的经历。这次前来与杰森缠绵,也应该是一解相思之苦罢了。杰森在此前得到大人的奖赏不少,唯独不要女人,想来也就是早已种下(情qíng)根的原因。”老管家一边娓娓道来,一边点头微笑,颇有为自己的分析洋洋自得的味道。

    “唉,年轻人啊!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女子的到来,才让杰森加渴望ziyou,影响了他心绪吧……”伯爵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

    卡米尔隆勋爵府

    鲜嫩的瓜果和溢香的清酿并没有换来愉悦的气氛,在勋爵府一间jing致的小型客厅里,卡米尔隆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韦陀大人,公爵大人的意思也只是请您亲自出手一次而已。之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在一场小小的比试之中,居然对奥菲娜小姐出手如此之狠,想来对于她的导师您来说,也是件颜面光的事吧。”卡米尔隆一边毕恭毕敬地将(身shēn)前的几个酒杯续满,一边谨慎地观察着眼前中年男子的表(情qíng)。

    “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提及此事,我只是希望奥菲娜前来历练一番,顺便长长见识。你却将她视作玩偶般任你摆布,原本她就实战经验不足,临战时还要受到诸多限制,差点出了大事。你可想过如若有什么严重后果,该如何收场?”中年男子一听,剑眉一挑目光如刺般盯着卡米尔隆。“奥菲娜在竞技场上负伤,是她技不如人,而真要论颜面,怕是这笔账得从你这算起!”

    “是…是…是…”卡米尔隆战战兢兢地连连称是,连抬头接触韦陀目光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令人敬仰的剑魂大人,希望您还是以大局为重。于私来说,此人是贵弟子夺取暗月财团奖励的最大障碍;于公来说,是一名有着叛国罪名的异教徒。难道这些都还不足以劳烦您出手一次的么?我可以保证,只要这个小子一旦消失,‘绞(肉ròu)大赛’和暗月财团组织的竞技比赛悬赏的奖励就必定成为贵弟子的囊中之物。到时候,我还会额外支付您十万金币作为酬劳的。”此时插话的,正是端坐在一旁的帝国宰相侯赛因大公爵。

    “哼!公爵大人倒是算得一手妙计。你这借刀杀人的手段使得如此明显,是在讽刺韦陀只习武技,不修战策么?先不要说那些什么悬赏和大人给出的筹码我放不放在眼里,单凭大人今ri的所为,意图就已经再明显不过了。”韦陀完全视了宰相大人的世俗地位,连基本的礼仪都省略了。

    “请大人不惜赐教。”

    “很简单,在帝国上下,如果你要除掉一个足轻重的家伙,与碾死一只蝼蚁异,为何还要大费周折的游说于我?结论就是这个家伙要么背景深厚,要么实力不凡,我还不至于愚蠢到被你们几句话就挑唆进这潭浑水之中。”

    “难道剑魂大人还有忌惮之人,生怕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角sè么?”显然,大公爵还不想这么轻易就放弃,在他看来,韦陀不答应的原因在于砝码的份量。

    “呵呵,其它人我敢不敢得罪不好说,不过我倒是不在乎得罪你。你们这些成天(热rè)衷于yin谋权术的家伙,我见着就恶心。”韦陀说话不留剩地,对眼前的权贵是大加讥讽。

    大公爵心中略有不,但还是面带笑容的说:“好魄力!只是您yu求,就不怕某一天您的亲人或弟子有求于我么?”

    “那得先问过我手中的剑!失陪了!”韦陀不理会他人的感受,起(身shēn)离去……

    卡米尔隆与侯赛因面面相觑,都没想到这位剑魂大人xing格如此怪异,难以相处。

    隔ri,在得到下人的通报之后,维罗基奥匆匆赶到杰森的小石屋内。

    “你终于醒了,现在还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么?”一见到杰森,维罗基奥连忙关切地问到。

    “呃,主人……我想我没什么事了。自从我参加完chéngrén礼以来,我倒是经常会因为些意外昏迷,也太倒霉了。呵呵。”杰森勉强地笑了笑,通过侍女已经得知他又莫名其妙的昏迷了三天,也略显奈。

    “哦,这就好。我问过了,你(身shēn)体上没什么事(情qíng),只是jing力有点透支而已。初尝(禁jìn)果,还是不要过于贪恋嘛。只要拥有了实力与地位,那么女人,也不过像货架上的商品一样,任你挑选。”维罗基奥一半安慰,一半告诫般说到,并隐瞒了一些该隐瞒的小事(情qíng)。

    杰森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回忆当时的感受,然后轻轻皱了皱眉,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惊喜和愉悦。

    “主人,能带我出门走走么?您放心,我不要求太多,就在南城附近逛逛就行。”杰森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哼哼,你在想什么难道我还不清楚吗?我同意了。不过为了不引人注目,等天黑之后再出去吧,在宵(禁jìn)之前赶回来。”维罗基奥爽地答应了。

    匆匆用过晚餐之后,杰森就满怀心思地爬上了伯爵府门前一辆破旧的小马车,维罗基奥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了。未等杰森开口,伯爵大人就示意马车出发。

    一路上,维罗基奥一直面带微笑地看着杰森,弄得杰森也不知道如何向主人开口,因为他只是大概记得巴巴莎说了个南城区,至于具体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

    这种尴尬的气氛让时间过得异常缓慢,就在杰森实在憋不住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

    “贵族风”那略显庸俗的大招牌在两苗魔法火焰的映shè下,还有了那么些档次。两人在门口站定,维罗基奥轻轻拍了拍杰森的肩膀,示意他跟着进去。

    就在杰森一脸疑惑地观察着店内摆设的时候,一个侍者模样的男子上了前来:“两位老爷,欢迎光临‘贵族风’。我这里的货物可都是……杰森少爷……?”

    “克劳泽?怎么会是你?这里是?”杰森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瘦小的男人,(胸xiōng)膛中的激动(情qíng)绪已经开始澎湃,他相信这个家伙一定知道巴巴莎的消息。

    “哦?你们认识?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先聊聊吧,我四处看看,听说这里的东西都还不错。”维罗基奥会心的一笑,装模作样的在店内打量起来。

    两个小时之后……

    “年轻人,怎么样?今天这趟出行,还算开心吧?”维罗基奥在车厢中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只见杰森狠狠地点着头,脸上挂着兴奋与青涩,巴巴莎那朦胧的话语犹在耳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还未曾发现。但是当你离开,才聆听到内心的呼喊。也许是在多米雷克庄园里你用(身shēn)躯为我挡住的那些箭矢,也许是在风暴海湾与大章鱼命悬一刻时对我的保护,我的心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主人,谢谢您为我如此煞费苦心。今ri我在此承诺,就算以后重获了ziyou,只要您开口,我随时供您驱驰。”杰森目光坚毅地望着维多基奥,(情qíng)真意切地讲到。

    “轰!!!”一声震耳的雷鸣,伴随着马匹受惊的嘶吼,杰森二人乘坐的小马车瞬间就变成了七零八落的部件,两人连同车夫被抛飞出去。

    “是什么人胆敢在didu滋事,难道不知道在didu内随意动武,意为谋反吗?!”维罗基奥突遇骤变,对着夜空下的(身shēn)影凛然怒斥。

    回答他的是一记电弧缭绕的蓝芒。此时杰森终于反映了过来,双拳同时奋力袭出,耀目的金sè斗气奔腾而去,与蓝芒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二十节 抵触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