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爱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油灯 书名:贵女
    刺史府灯火通明,丝竹之声响彻。福郡王明(日rì)一早便要回京,齐大人自然要设宴为他践行,与接风宴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宴会男女宾客并没有分开,当然,也正因为这样,能坐到正厅里的人便少了很多。

    酒过三巡,坐在福郡王(身shēn)边的秦嫣然带着笑,朝着敏瑜举杯,道:“表妹,明(日rì)一别不知道何(日rì)才能再见,我这当姐姐的敬你一杯!”

    敏瑜抬眼看了秦嫣然一眼便将视线移到福郡王(身shēn)上,眉毛微微一挑,没有说话,但福郡王却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轻斥秦嫣然一声,道:“哪里轮得到你给敏……丁夫人敬酒的?”

    秦嫣然牙都要咬碎了,自己连敬她一杯酒的资格都没有了吗?不等她再有什么反应,福郡王便好脾气对道:“丁夫人,你也别太认真了,这不是不在京城吗,规矩松散一些也无伤大雅!”

    “王爷此言差矣!”敏瑜满脸微笑,眼神却冷冷的,道:“规矩就是规矩,与在什么地方没有关系!如果娘娘知道我到了肃州就把打小学的规矩丢到一边的话,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呢?”

    敏瑜认真或者生气的时候,福郡王的习惯是退让和认错,这一次也不例外,立刻陪着笑脸道:“好!好!是我错了!你别生气就是!”赔完笑脸,又笑着打圆场,道:“我们不说这个,看歌舞!看歌舞!”

    杨瑜霖在一旁很是无言,敏瑜当初与他说过,她与福郡王青梅竹马的(情qíng)意,他那时认定敏瑜对福郡王没有男女之(情qíng),而是将福郡王当成了兄长一般,而现在他觉得自己错了,敏瑜压根就把福郡王当成了弟弟,还是个长不大、可以教训的弟弟。

    而一旁竖着耳朵听这边动静的人心里都各有思量,尤其是这些(日rì)子和秦嫣然走得很近,从秦嫣然那里得了不少好处的马夫人更是心思百转。想到自己配合秦嫣然安排的剧目马上就要开始,更有些坐不住了——

    不过,不等她做什么,场中原本悠扬的曲风骤然一变,变成了带了几分肃杀风格的曲调,厅中的舞娘退下,一(身shēn)霓裳的蒙面女子随着曲子舞着手中的宝剑,颇有几分英姿飒爽。

    看着蒙面女子轻盈优雅却不失英气的剑舞,男人们眼中都带了几分欣赏,而女人们的表(情qíng)则多变一些。有欣赏。有嫉妒。有懊恼……不明就里的都在猜测,这是不是变相的向福郡王献美人?知道内(情qíng)的,秦嫣然眼中满是得意,马夫人坐立不安。敏瑜则玩味的向董夫人看过去,只看到她脸上的无法置信与满眼的怒火,她(身shēn)边的薛立嗣脸色更是铁青一片……

    一曲方罢,秦嫣然便十分捧场的鼓起掌来,笑着道:“真是精彩!王爷,您说可是!”

    如果没有敏瑜之前刻意扫秦嫣然面子的事(情qíng),福郡王或许也会随口附和两声,但这次却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

    福郡王的敷衍让秦嫣然心里暗恨。却还是笑盈盈的道:“既然王爷也说不错,那是不是该好好的赏赐呢?”

    没等福郡王点头,一旁的薛立嗣便脸色铁青的道:“王爷,小女不懂事,只求王爷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上。不追究她莽撞便已是万幸,赏赐什么的,万万不敢接受。”

    “小女?”福郡王语调微微上扬,看看那成为焦点的蒙面女子,没有多说。

    “确是薛姑娘!这场精彩的剑舞也是薛姑娘毛遂自荐,马夫人才特意安排的。”秦嫣然笑盈盈的确认了场中人的(身shēn)份,笑着道:“薛姑娘可是肃州最富盛名的才女,琴棋书画精通,剑舞也堪称一绝,今(日rì)献艺,一来是藉此一展才华,二来也想借此好机会,求王爷一个恩典。”

    “哦?”福郡王拖长了音,眼角的余光却不由自主的瞟了敏瑜一眼,她脸上看不出什么,眼中却兴味盎然,他心里微微一松,顺着秦嫣然的话道:“什么恩典?”

    原来她是想借郡王爷的势让杨瑜霖纳妾!董夫人心里立刻明白秦嫣然想做什么,如果场中的不是自己的女儿,她定然会在一旁看(热rè)闹,但现在……她勉强笑了笑,道:“秦姑娘这话从何说起?小女想要什么的话,我夫妻自会为她谋划,何至于求到王爷跟前?”

    秦嫣然起意,要让女儿委(身shēn)杨瑜霖为妾的事(情qíng)薛立嗣也听董夫人说过,他心头恚怒,表(情qíng)僵硬的道:“王爷,小女这般胡闹,都是愚夫妇教导不严。夫人,你还不把她带回去好生管教!”

    “是!”董夫人也不管是不是失礼,应了一声便起(身shēn)就往薛雪玲走去,不管秦嫣然打什么主意,当务之急是将女儿带走,至于她今(日rì)之举造成的不良影响,董夫人已经无暇考虑了。

    “董夫人急什么呢?”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秦嫣然又怎能让董夫人轻松的将薛雪玲带走,她(娇jiāo)笑一声,道:“何不听听薛姑娘的说法呢?”

    “玲儿,跟娘回去!”董夫人伸手去拉女儿的手,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她知道如果没有女儿的配合,是不会有这一出的。

    “娘”看父母的神色,薛雪玲就知道他们定然大为光火,若果是平(日rì)的话,她定然会乖乖巧巧的跟着董夫人退下,但这一次,她却不能再听母亲的了。

    “走!”董夫人心沉到谷底,莫名的,她想到了前几个月她为女儿张罗亲事却四处碰壁时女儿的不在意,那时她以为女儿年纪小,(情qíng)窦未开,但现在却忍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莫不是女儿喜欢上了杨瑜霖,所以才对亲事那般不在意吗?

    “娘”薛雪玲这一声叫唤中满满的都是哀求,她的双脚死死的粘在地上,不肯挪动半点。

    “董夫人,都到了这一步,为什么不听听薛姑娘的心里话呢?”秦嫣然眉眼之间全是得意。在董夫人那里碰壁的次(日rì),她便与薛雪玲见了面。她才起了一个头,薛雪玲便顺着她的意思点头应(允yǔn),还说她对杨瑜霖仰慕已久,之前是因为女儿家的矜持不好意思向他表露,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杨瑜霖却又娶了妻。还说只要能够陪伴在杨瑜霖(身shēn)边,她并不在乎是为妾还是为婢……

    秦嫣然准备好的满腹说辞都没有派上用场,便与薛雪玲达成了协议——她安排薛雪玲人前展示才艺,薛雪玲当众表达对杨瑜霖的(爱ài)慕之(情qíng),她再利用福郡王的权势强((逼bī)bī)杨瑜霖纳薛雪玲……现在,到了验收成果的时候,她怎么会让董夫人轻易的将薛雪玲带走呢?

    “秦姑娘,我的女儿我会管教,还请秦姑娘不要插手!”董夫人神色冷冽的回了一声,而后使劲的拉着女儿的手。没有半点商量余地的道:“玲儿。走!”

    “不!”薛雪玲知道今(日rì)是她唯一的机会。错过了今生再不会有的机会,她用力的挣脱董夫人的手,哀求道:“娘,就让女儿任(性xìng)一次吧!”

    “你还没有任(性xìng)够吗?”董夫人抓住女儿挣脱的手。道:“今天容不得你再任(性xìng),跟我回家!”

    “董夫人,你这又是何必呢?”秦嫣然轻轻的摇头,一脸惋惜的道:“我知道夫人断然舍不得(娇jiāo)养的女儿与人做妾,只是女儿大了,心思也大了,你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啊!”

    秦嫣然的话引起哗然一片,董夫人更被她这话气得肺都要炸了,她死死地盯着秦嫣然。仿佛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薛立嗣更不客气地道:“秦姑娘,话可不能乱说!”

    “我可没有乱说!”秦嫣然眉毛轻轻一挑,她忌惮敏瑜,但对旁人却没有什么忌惮。她微笑道:“如若不信,何不听薛姑娘说说自己的肺腑之言呢?”

    “秦姑娘”董夫人忍着满腔的怒火,看着秦嫣然,道:“我知道我得罪了秦姑娘,如若姑娘心中有气,我愿向姑娘负荆请罪,还请姑娘不要迁怒到小女(身shēn)上。她尚年幼,若名声有暇的话,以后怎么嫁人?”

    “董夫人,你还没有看清楚现实吗?”秦嫣然也知道((逼bī)bī)急了董夫人说不准会将大家都是穿越女的事(情qíng)说出来拼个鱼死网破,如果她没有从敏柔那里知道,敏瑜极有可能已经知道她是换了芯的“妖孽”的话,她还不敢冒这个险,但是现在……她在短短一年之内捣鼓出香水、玻璃和高度酒何尝没有这个原因——既然随时有可能被人揭破(身shēn)份,那最重要的不是掩饰,而是给自己增加筹码,让福郡王知道自己是穿越女都舍不得将自己舍弃的筹码。

    董夫人微微一滞,她一愣神的瞬间,薛雪玲又一次挣脱她的手,而后利落的跪到了福郡王面前,她的举动让薛立嗣和董夫人都痛苦的闭上了眼,不忍再看,也让秦嫣然笑了起来,声音轻柔的道:“薛姑娘,有什么愿望直言便是,王爷素来仁厚,定然会极力成全姑娘,无需行如此大礼!”

    “薛姑娘有什么说吧,本王听着!”福郡王配合的吱了一声,到了这会,他不可能还看不出秦嫣然想借他来算计敏瑜,只是……他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满眼兴味盎然的敏瑜,他真不相信秦嫣然这般拙劣的手段能算计到敏瑜。

    “小女仰慕王爷,求王爷带小女回京!”薛雪玲抬起头,满眼(爱ài)慕的看着福郡王,清脆的声音传到正厅每一个人的耳中:“小女自知蒲柳之姿,不求在王爷(身shēn)边有一席之地,只求能能伴随王爷左右,为奴为婢无悔无怨!”

    她说什么?她仰慕的不是杨瑜霖吗?怎么忽然……秦嫣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瞪着满眼(爱ài)慕和(娇jiāo)羞的薛雪玲,好一会,她才僵硬地将视线移到敏瑜的脸上,看到的是满脸的嘲弄之色……

重要声明:小说《贵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百四十六章 爱慕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