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末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油灯 书名:贵女
    “夫人,郡王爷到了!”脚步匆匆的丫鬟干净利落的给骆夫人行礼之后,道:“秦姑娘正往这边过来。”

    “嗯!”骆夫人点点头,而后笑着道:“郡主,丁夫人,我们是不是去迎迎秦姑娘呢?”

    秦姑娘指的自然便是秦嫣然,这称呼沿用了福郡王府下人对她的称呼,敏瑜觉得这个称呼颇值得玩味,不知道是秦嫣然不甘被人称为“秦姨娘”,掩耳盗铃一般的称呼,还是她说是福郡王的宠妾,但实际上却还没有过明路,还是个没有任何名份的,郡王爷的房里人——通房丫头和那种被收了房却没有名分的丫头可都被下人称“姑娘”的。

    而骆夫人特意和敏瑜二人说这话也是有讲究的。昨(日rì)一早,福郡王手下人早一步赶到肃州报信说,福郡王等人昨(日rì)傍晚左右抵达。齐大人当下便将肃州府衙和都指挥使司的官员都请来,商议出城迎接福郡王驾临。

    府衙的官员不用说,自然是齐大人怎么说,他们怎么做,但都指挥使司的却要看杨瑜霖这个都指挥使的意思了。出人意料的是杨瑜霖对出迎的事(情qíng)没有半点(热rè)(情qíng),还说这是地方事务,他不宜插手,态度很明确,他不会一起出迎,但也也会刻意的约束都指挥使司的官员,肃州军的将领。他们要想一起出迎,他没有意见。

    杨瑜霖的话引起一阵哗然,但冷静下来一琢磨,却也觉得他是对的——福郡王并非奉旨前来,杨瑜霖出迎是(情qíng)分,不出迎则是本分,而且就他的(身shēn)份而言,适当避让着些也是应该的。

    齐大人与官员们商议出迎事宜的时候,骆夫人也请了夫人们商议迎接的事(情qíng)——福郡王自有男人们迎接接待。但女眷却得她们来招待啊!不料,她才说了个开头,李安恬便明确表态。说如果与福郡王一道前来的是福郡王妃,那么不用骆夫人说。她定然会殷勤的迎接,但陪福郡王前来的不过是个侍妾……李安恬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态度已然明朗,那就是她绝对不会去招待一个侍妾,就算那是郡王爷的侍妾,就算那侍妾明满京城也一样。

    骆夫人心里叹气,李安恬的态度她并不意外。她可是有封号的郡主,福郡王的侍妾确实没资格让她自降(身shēn)份迎接招待。于是,她将目光转向敏瑜——虽然敏瑜不止一次地在众人面前表示了对妾室的立场态度,但福郡王的这位姨娘可是她的表姐。据说还是寄居耒阳侯府长大的,她就算不十分(热rè)络,也不会像李安恬那般不给面子的一口拒绝吧!

    敏瑜的态度确实比李安恬好很多,但骆夫人却宁愿她像李安恬那样直接拒绝,而不是拐弯抹角的说了一堆。说不管秦嫣然以前是什么(身shēn)份。但既然已经进了福郡王府,成了福郡王的侍妾,那么就应该用对侍妾的态度对她,否则就是对福郡王妃不敬,也是陷她以不义。让人非议,说她离了京就不受规矩僭越……说到最后,不但表达了她和李安恬一样,不会出迎的态度,还给了骆夫人和其他人一个建议和意见,那就是就算想让福郡王和秦嫣然表示(热rè)烈的欢迎,让他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她们也应该自恃(身shēn)份。当然,要实在是过意不去的话,可以让家中的姨娘去迎接招待秦嫣然。

    骆夫人能采纳敏瑜的意见,让选几家的姨娘出迎吗?显然不能!但也不能再亲自出迎了,最后,事(情qíng)没有商议出个结果便散了,而后,不过半个时辰,骆夫人偶感风寒,请了大夫的事(情qíng)便传开了,当然,她随齐大人一起出城迎接福郡王家眷的事(情qíng)也就不了了之。

    当然,骆夫人没有出迎并不意味着就没有人迎接秦嫣然,马夫人和与她关系好的几个夫人去了,见过秦嫣然之后大赞,说这位传闻中有旷世奇才的不但是为天资国色的绝世佳人,还没有半点架子,十分的平易近人。

    听到传闻,敏瑜失笑,而后玩味的想,马夫人去迎接秦嫣然,还传出这些话来,到底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董夫人的手笔?连杨勇赵姨娘到肃州之后都会找上薛家,向他们表示联手对付杨瑜霖的意思,秦嫣然恐怕也不会错过与她联手的机会吧?还有董夫人,她能够拒绝杨勇,还能再拒绝秦嫣然吗?秦嫣然风头正盛,可不是杨勇和赵姨娘那等落魄失势的人能够相比的。

    董夫人会拒绝与杨勇联手,敏瑜不是太意外,薛立嗣与杨勇既是同袍又是师兄弟,董夫人应该很明白,杨勇就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与他联手,赢面着实不大。敏瑜比较意外的是在薛立嗣有些意动的(情qíng)况下她那一番义正言辞的话——当然,也可能是她清楚薛家就是个处处漏风的竹篮子,只要用心打听,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有可能打听到。

    薛立嗣对董夫人可不仅仅是(爱ài)重那么简单,董夫人拒绝了,他自然不会点头。他这么做董夫人显然很高兴,因为馨月而起的隔阂也因此消失,据说薛立嗣那(日rì)之后心(情qíng)骤然好转,对下属也恢复了以前严厉却不严苛的态度。

    想到这里,敏瑜微微一笑,道:“骆夫人是主人家,要不要起(身shēn)迎客,夫人决定就好,我就偷个懒,不动了。当然,骆夫人如果想拉人作陪的话,可以请董夫人相陪……董夫人素来(热rè)(情qíng)好客,应该不会拒绝吧!”

    骆夫人暗自叹气,她就算没有打听到敏瑜和秦嫣然不对付的消息,也知道两人定然不怎么亲近,要不然的话敏瑜就不会这般的不给面子了。不过,现在却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她顺着敏瑜的话将目光投向董夫人,没有说话,但询问的意思表露无遗。

    董夫人微微有些迟疑,虽然她比任何人都更想见一见“老乡”的庐山真面目,但也不想这么快见“老乡”了——见了她,是该表示疏远还是表示亲近,如果表示疏远,那么这位极有可能也猜出自己(身shēn)份的老乡会不会恼羞成怒,而后给自己下绊子?如果表示亲近……万一她其实并不愿意和自己有什么瓜葛呢?老乡之间,固然可以说说只有彼此才能听得懂的话,只有彼此才能理解的想法,但老乡见老乡同时也是王见王,有人或许愿意多个伴,但也有人更愿意除了那个知道自己最大秘密的人啊!

    董夫人的迟疑让骆夫人苦笑一声,她自然不知道董夫人脑海中的万千思绪,只以为董夫人颇为忌讳陪着她去了会让人笑话,说她终究改不了与妾室来往的习惯。她笑笑,道:“董夫人也是客人,我那好意思劳烦董夫人作陪呢?我一个人出去迎一迎也就是了。”

    说完,骆夫人也没有再问马夫人等定然乐意跟她一起出迎的人的意见,她不想让秦嫣然以为她故意怠慢,但也没有必要让旁人认为她有巴结秦嫣然的意思,她笑着起(身shēn),才往外走了几步,便看到家中的管事妈妈引着一位(身shēn)着银红色袄裙的女子过来——

    她疾步上前,(热rè)(情qíng)地道:“这位可是秦姑娘?”

    秦嫣然点点头,轻声曼语地道:“嫣然前来,给夫人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秦嫣然浑(身shēn)的柔美气息让骆夫人大生好感,连忙笑道:“秦姑娘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哪里能说是添麻烦呢?”

    秦嫣然展颜而笑,如百花齐放般绚烂,眼波流转处更带了万种风(情qíng),除了少数几人,都在心里暗赞一声,李安恬和敏瑜却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眼底都带了浓浓的不屑。

    骆夫人刚刚对秦嫣然生出的好感骤然消失,女子最要紧的是端庄,不是说不能像秦嫣然现在这样流露出万种风(情qíng),但也要分场合,在夫婿、姐妹或者密友面前这样这般自然无可非议,还会被赞一声,但现在这样的场合,却只能落得一个轻浮的评价。

    对此,秦嫣然毫无觉察,她嫣然巧笑,道:“骆夫人此言可折煞嫣然了!不过,贵府今(日rì)高朋满座,不知道可有嫣然的位?”

    骆夫人一听就知道,秦嫣然对于只有马夫人等夫人出城迎接她的事(情qíng)心有不满和芥蒂,她笑笑,道:“今(日rì)设宴是为郡王爷接风洗尘……秦姑娘,请上座!”

    骆夫人说这话也颇有些不得已,肃州稍微有些头面的夫人都在这里了,如果她没有半点脾气的话,那今(日rì)之后,她定然会被人当成了软柿子一个。当然,这也是因为李安恬和敏瑜的态度很鲜明,要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直面说些绵里藏针的话。

    秦嫣然心中着恼,她成为京城的风云人物之后,话里藏针使她难堪的人虽然不少,但哪一个的(身shēn)份地位都不是骆夫人区区一个刺史夫人能比得上的。她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脸上的笑容却浓了几分,道:“骆夫人真是太客气了,嫣然自知(身shēn)份低微,可不敢坐上座,要是王爷知道了,定会责骂,说嫣然没规矩的!”她微微顿了顿,笑道:“嫣然理应敬陪末座!”

    骆夫人咬咬牙,不等她说话缓和气氛,敏瑜便轻笑出声,道:“骆夫人,既然秦姑娘这般识趣那就这么安排吧!”

重要声明:小说《贵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末座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