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九皇子的道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油灯 书名:贵女
    “敏瑜,你整天这样端着不累吗?”冯英看着敏瑜正襟危坐的样子,没有什么好气的问了一声,她们进宫陪福安公主已经半个多月了,彼此之间更熟悉了,说话也少了几分客气。

    “累!”敏瑜干净利落的回答了一声,她看看同样没有松懈的福安公主,淡淡的笑道:“可是不能因为累就偷懒,你说可是?”

    “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不认真,偷懒了?”王蔓如笑得温温柔柔,但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温柔,这半个月她算是看出来了,福安公主是把她们当成了侍读,虽然没有颐指气使,目中无人,但上位者的姿态却还是十足的,但是福安公主和敏瑜却不一样,说话动作都透着亲昵。这让王蔓如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恨不得取而代之。

    “这是你说的,和我无关!”敏瑜淡淡的回了一句,而后对脸色微微一沉的冯英道:“杨嬷嬷可是宫里最好的嬷嬷,如果我们不是有幸成了公主的侍读,根本不可能请她来教我们,学规矩是很累,可是想想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再累也应该咬紧牙关才对。你们不希望学不好规矩,让别人笑话,甚至连累公主也被人取笑吧!”

    冯英和王蔓如不一样,虽然她也因为福安公主的区别对待而对敏瑜起了嫉妒之心,但是她天生就是爽利的(性xìng)子,没有什么城府,更不是那种心里做事的人,会故意和敏瑜呛声,也会故意挑剔敏瑜,但却怎么都不会像王蔓如一样,总是笑眯眯的说些(阴yīn)阳怪气的话。

    “没有那么严重吧!”冯英愣了愣,神色却已经有了几分缓和。

    “那可不好说!当我们成为公主侍读的那一天,我们(身shēn)上就已经有了不一样的烙印,我们的一举一动虽然不能够代表什么,但是缺多少会影响公主的声誉。”敏瑜轻声解释道:“冯英,打一个不是很贴切的比方,要是你(身shēn)边的丫鬟没规矩,粗鄙不堪,别人会不会连着你一起取笑,一并看不起呢?”

    “你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冯英倒也是个能够听得进别人意见的,见敏瑜态度很认真,便也认真的想了想敏瑜的话,越想越觉得敏瑜说的没错。

    王蔓如轻轻的哼了一声,但是冯英明显消停了,她就不再说什么了,她是那种跟在背后煽风点火,却怎么都不敢直接上前的(性xìng)子。

    福安公主轻轻地瞟了王蔓如一眼,对这个侍读她并不满意,甚至还对娴妃娘娘发过牢(骚sāo),说过不想要她的话,但是娴妃娘娘却不同意将她换走,而是让福安公主学会包容,学会和不喜欢,甚至仇视的人和睦相处甚至谈笑风生。娴妃娘娘都这么说了,福安公主也是能忍了。

    冯英脑子里琢磨着敏瑜的话,敏瑜和福安公主则稍微调整着她们的坐姿,务必让自己在保持杨嬷嬷所要求的姿态下坐的更舒服,王蔓如脑子里则飞快的转着某些念头,配(殿diàn)里一时之间安静下来,直到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一室的沉寂——

    “七妹妹,我来看你了!”

    “九哥,你今天不上课?”福安公主起(身shēn),似笑非笑的看着视线总往她(身shēn)后飘的九皇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九皇子定然在看敏瑜。

    “昨儿的骑(射shè)课上我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受了点伤,母后让我休息两天,养好了伤再去上课。”九皇子简单地解释了一声,一边说一边将右臂的衣袖卷起来,上面绑了棉纱,还透出一股子药味来,棉纱包扎得很厚,似乎伤的不轻。

    “怎么会摔到?是不是……”福安公主吓了一跳,本能的就想到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暗里地做了手脚,要知道九皇子今年十一岁,却已经骑了三年的马,骑术早已经厨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是绝对不会从马上摔下来的。而皇宫,这世上最尊贵的一群人住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明枪暗箭。她不过是个没有多少威胁的公主都有人惦记,更别说九皇子还是皇后嫡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算计他呢!

    “没事!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骑马的时候分神,所以才摔下来的。摔得也不重,就只是蹭破了一点皮,不过太医们大惊小怪的,包扎之后看起来很严重而已。”见福安公主那么紧张,九皇子连忙解释,心里有些懊悔,不应该让太医们一层又一层的包扎,没有博得某些人的同(情qíng)和眼泪,却吓到了妹妹。

    “真的只是意外?”福安公主不相信的看着九皇子,见他肯定的点点头,问道:“那母后怎么说吧?”

    “母后只是让我以后小心一点,没说别的。”九皇子这句话说的好不心虚,他原本以为自己演得很好,但是皇后这句话却让他不敢确定,自己的小把戏是不是让皇后给看透了。见福安公主还想问,他连忙又道:“七妹妹,你(身shēn)后的这几位可是娴妃娘娘为你选的侍读?给我介绍一下,免得以后见面都不认识!”

    福安公主被他这么一打岔,也就作罢,她微微侧(身shēn),介绍道:“个子稍微高一些的是威远侯府的五姑娘冯英,另外一个是内阁大学士王庆义王大人的孙女王蔓如。”

    “还有一个呢?”九皇子眼巴巴地看着一脸让他觉得陌生微笑的敏瑜,宫里的女人大多数都是这样的一张笑脸,让他看得都腻味了。

    “九哥,你今天是怎么了?连敏瑜都认不得了?”福安公主奇怪地看着九皇子,不忌讳的将手贴上九皇子的额头,然后再摸摸自己的额头,道:“不烧啊,怎么就说些奇怪的话呢?”

    福安公主的举动让九皇子有些不自在了,他白了一脸不知是真是假疑惑的福安公主,恼道:“我又没有生病,怎么会烧呢?”

    “公主,九(殿diàn)下可能是摔到了!”敏瑜在一旁不安好心的提醒着,指还故意指指头,九皇子眼中的戏谑她看的清清楚楚的,虽然不知道九皇子为什么装作不认识自己,但却认定他没安什么好心,说不定脑子里正在想着怎么戏弄自己呢!

    福安公主听得大惊失色,连忙拉着九皇子的手,关切的问道:“九哥,昨天是不是不小心摔倒了头?有没有觉得头疼?”

    “怎么摔我把握得很好,怎么可能摔到头?”九皇子气结,一边说着一边给了敏瑜一个白眼,要不是为了来看她,他怎么可能故意摔下马,故意让自己受点不痛不痒的小擦伤呢?

    “九哥,你……你……哼,懒得理你了!”福安公主素来聪慧,一听就知道,九皇子摔下马是自己设计的,妄她白白担心一场。

    “七妹妹,别生气!”九皇子急了,一边安抚着福安公主,一边对敏瑜轻声抱怨,道:“敏瑜妹妹,你就不能不激我吗?”

    “如果不是(殿diàn)下自己心里有鬼的话,至于被我一说就不问自招吗?”敏瑜才不怕他,她心里现在都还恼怒九皇子用小老鼠吓唬自己的事(情qíng),她现在都还没有忘记那种被吓得手脚发软,除了尖叫之外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她冷冷的道:“还有,九(殿diàn)下刚刚不是还装作不认识人吗?”

    九皇子被敏瑜堵得无话可说,有些羞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也不管敏瑜愿意不愿意,就塞到她手里,道:“这是我让人寻来的用真的狐狸毛做的一只小狐狸,除了特别小。不会动以外,和真的狐狸惟妙惟肖,我把它送给你,就当是上次吓到你给你的赔礼,你就不要整天记仇了。”

    “谁稀罕要你的东西!”敏瑜伸着手怎么都不肯缩回来,她才不要当着冯英王蔓如的面接他的东西,冯英也就算了,王蔓如定然会在心里笑话她和男子私相授受。

    “反正我给了你,你要就要,不要就丢了!”九皇子也起了牛脾气,梗着脖子看着敏瑜,他就知道敏瑜没有那么好说话,但是也没有想到敏瑜会一点面子都不给。

    上次的事(情qíng)他也后悔了,他只想着捉弄敏瑜一番,却没有想到敏瑜会被吓成那副样子。回去之后,他就让人寻摸敏瑜可能会喜欢的东西,拿到之后又故意装坠马——一来是可以名正言顺的缺课,二来是希望敏瑜看在自己受了伤的份上,接受自己的歉意。但却没有想到事(情qíng)没有照他预期的进行,只能用强硬的态度来面对敏瑜了。

    “一会用那些恶心的东西来吓唬人,一会又装作内疚的来给什么赔礼,我才不要这么让你逗着玩呢!”敏瑜也生气了,连最近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都不见了。

    “敏瑜,你怎么能这么和(殿diàn)下说话呢?”王蔓如嫉妒得眼睛都红了,真不知道丁敏瑜有什么好,公主对她和颜悦色,把她当成了亲姐妹一样,皇子对她也这么好,要是他们对自己能有对丁敏瑜一半好,那该多好啊!

    敏瑜气极,但是却理都不理王蔓如,只是狠狠的瞪着九皇子。

    九皇子也有些恼怒王蔓如这么插话,他冷冷的瞟了王蔓如一眼,冷冷的道:“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

    “臣女只是见不得敏瑜对(殿diàn)下这般无礼……”王蔓如没有想到自己拍马(屁pì)会拍到马腿上,心里委屈,却只能挤出笑容,小心的为自己辩解。

    “那也轮不到你插嘴!”九皇子对王蔓如可没有什么好脾气,一点都不给面子的训斥一声,又补充道:“还有,我不希望再听你说敏瑜妹妹的不好,要是让我知道你背后嚼舌根子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王蔓如心里恨极,但是看着九皇子不怒自威的脸只能弱弱的点头应是。

    “哼”九皇子冷哼一声,而后又换了一副笑脸,看着脸色微微有些松动的敏瑜,小心叫道:“敏瑜妹妹”

重要声明:小说《贵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七章 九皇子的道歉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