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落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油灯 书名:贵女
    “老祖宗,您回来了!”老夫人前脚才踏进院子,在屋子里坐立不安的秦嫣然便迎了出去,笑盈盈的道——她真的很想当上这个公主侍读,那意味着她将有更广阔的天空,更够结识更多的人,也能够让她这一世活得更精彩。

    “嗯”老夫人脸色淡淡的点点头,然后很随意的道:“这会不是该上课的时候吗?先生提前让你回来了。”

    “我心里有事,怎么都静不下心来去上课,就向先生告了假。”老夫人今(日rì)进宫是为她谋求公主侍读的位置,如果可以的话,她都恨不得跟着老夫人一道进宫,但她的(身shēn)份注定她是不可能那么大大咧咧的跟着进宫,只能在家等消息。对她来说,最要紧的就是老夫人给她来回好消息来,至于上课什么的,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管。

    “你啊,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老夫人轻轻地摇了摇头,秦嫣然的急不可耐她能够理解,只是……唉,想到在宫里发生的事(情qíng),老夫人心里就是一阵烦躁。

    老夫人的神色秦嫣然也看在眼中,她的心突地一跳,有种不妙的预感,但却还是将那种感觉压下,带着满满的期望看着老夫人,道:“老祖宗,您今(日rì)进宫一切可顺利?”

    老夫人眼角轻轻地跳了两下,似乎想到了什么让她心里不自在的事(情qíng),她勉强地笑笑,道:“我也累了,进去慢慢再说!”

    秦嫣然的心沉到谷底,看来老夫人这一趟进宫是无功而返了,要不然以她的(性xìng)子一定会在将好消息告诉自己的。

    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期望落空,但秦嫣然还是强打着精神笑笑,脆生生的应了一声。

    “老祖宗,您喝口茶!”秦嫣然很是乖巧的为老夫人端了一杯茶,她这会已经在依霞等人的侍候下换了一(身shēn)家居的常服,又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神色看起来轻松了些。

    “嗯”老夫人点点头,然后带了几分歉然的看着秦嫣然,道:“嫣然啊,今(日rì)进宫并不是很顺利,倒不是娴妃娘娘不愿意给我老婆子一个面子,只是她早已经为福安公主挑选好了侍读,更已经通知了对方,而敏瑜却是福安公主自己想要了和她做伴的,这才临时加去的……不过,你也别灰心,还要再过一两个月才召侍读进宫陪伴,事(情qíng)说不定还有转机。”

    事(情qíng)还有转机?都已经挑选好了人还有转机?秦嫣然微微一怔,但很快就明白过来,那不过是老夫人说来安慰她的话,所谓的转机其实很渺茫。

    “老祖宗”想清楚了这一点,在老夫人换衣服这段时间内已经整理好了心(情qíng)的秦嫣然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满脸认真的道:“老祖宗,这件事(情qíng)还是算了吧!”

    “怎么?不想进宫当公主侍读了?”老夫人微微一愣,她不认为秦嫣然是改变了念头,她刚刚迎接自己的时候脸上慢慢的可都是急切。

    “想,怎么不想!”秦嫣然没有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她苦笑一声,道:“如果不想的话,嫣然不会那般求您,更不会求舅母……”

    “那你还说算了?”老夫人拍拍她的手,道:“这件事(情qíng)仔细谋划一番的话还是有回旋的余地,你也别灰心丧气。”

    “老祖宗,还是算了!”秦嫣然心里有过挣扎,但最后却还是做出了她觉得最理智,也最正确的决定,她满脸孺慕的看着老夫人,道:“为了嫣然不该有的私(欲yù),让老祖宗冒着严寒进宫,嫣然心里已经很内疚了,嫣然不愿意看到老祖宗再为嫣然的惹事(情qíng)而费神。”

    “你这孩子”秦嫣然的这几句话说得老夫人的心熨帖无比,因为娴妃明显推诿而升起的恼怒顿时消失,她笑着道:“这能费多少神?嫣然,老祖宗知道你是个孝顺的,也知道你担心我这个老婆子会受别人的气,你放心好了,就算我老了,也没有几个人能给我气受。你啊,还是安安心心的等我的好消息吧!”

    “老祖宗,嫣然真的不愿意看到老祖宗再为这件事(情qíng)伤精费神了。”这一次秦嫣然的态度要坚决的多,她挤出一个让老夫人觉得心疼的微笑,道:“嫣然知道老祖宗心疼嫣然,可是嫣然同样也心疼老祖宗,实在是不忍心让您为了嫣然劳碌奔波……老祖宗,您别说什么这件事(情qíng)一点都不麻烦的话来骗嫣然,娴妃娘娘既然已经选好了人,那么就肯定不会随意更改,就算您说通了娴妃娘娘,那些原本被选中的姑娘也很难说得通啊!毕竟这个位置对敏瑜妹妹来说或许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但是对普通的官宦人家的姑娘而言却完全不一样,嫣然不就心动不已了吗?”

    秦嫣然这番话是思虑再三才说出来的,她知道如果她顺着老夫人的话点头的话,老夫人现在可能不会想什么,但以后就不好说了,起码会给老夫人心里留下一根刺,她好不容易才将之前敏瑜带来的不良影响消除,还不知道有没有清除干净,可不能再有什么了。

    更何况,老夫人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已经能够让她达成心愿,要是有的话,她还能冒险——她相信,以她的本事和魅力,只要当上公主侍读,将公主哄得服服帖帖那是轻而易举,让某个或者某几个皇子对她倾心不已也很简单,真到了那个时候,老夫人对她怎样也就不重要了。可最大的问题是,老夫人也没有把握,她可不能为了一个渺茫的希望,失去一个靠山!所以,两厢一比较,秦嫣然立刻做了抉择——牢牢地将老夫人这座靠山给抓稳!

    “我没看错,还是你这孩子最贴心,哪像敏瑜,那么不懂事!”老夫人真的是越看秦嫣然越喜欢,夸完秦嫣然之后,对敏瑜却又带了几分恼怒——要是敏瑜懂事,将这个侍读的位子让给嫣然的话,她根本就不用往皇宫白跑一趟。

    “老祖宗,这个和敏瑜妹妹有什么关系?”秦嫣然笑着为敏瑜说话道:“这件事(情qíng)原本就是嫣然的错,是嫣然起了不该有的痴心妄想,让老祖宗为了嫣然这么辛苦,和敏瑜妹妹真的没关系,总不能说是怪敏瑜妹妹没有将公主侍读的位子让给我,就怨她吧?或许这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你这孩子就是宅心仁厚,不管她们会不会领(情qíng)都不忘了为她们说好话,却不想想,她们背后会怎么对你的!”老夫人轻轻地摇摇头,道:“嫣然啊,有的时候不能一味的以人为善,你别忘了一句俗语,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总是这样的话,她们岂能不欺负你?”

    “我有老祖宗护着,谁能欺负得了?”秦嫣然恭维了老夫人一句,然后却又带了些恍悟和愕然的道:“老祖宗,您为什么忽然说这样的话,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qíng)没有告诉我?难道……不,不会的!舅母就算不喜欢我,也不会做那样的事(情qíng)!”

    老夫人心里本来就认为娴妃说那些推诿之词和高夫人脱不开干系,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好和秦嫣然说而已,但现在,秦嫣然都已经猜到了,她也没有再隐瞒下去的必要,她冷哼一声道:“有什么不可能的?她原本就反对你去当这个公主侍读,阻扰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秦嫣然沉默下去,好一会才很是伤心的道:“老祖宗,嫣然是不是什么地方做错了,为什么舅母会这样讨厌嫣然,这样对嫣然……”

    “不是你做错了什么,是她们没有容人之量!她也不见得就是讨厌你,而是……唉”老夫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含着眼泪的秦嫣然搂进怀里,心疼的道:“你和敏瑜差不多大,却色色比敏瑜出众,她这是担心你当了这个侍读之后,会把敏瑜给比下去了。”

    这句话算是说到了秦嫣然的心里,她也觉得自己和敏瑜是云泥之别,所以她一直努力想把敏瑜比的一无是处。但是,她还是满腔委屈的道:“老祖宗,嫣然从来不敢或忘自己寄人篱下的(身shēn)份,也知道敏瑜妹妹是舅母的心头(肉ròu),讨好她都来不及,又怎么敢和她相比呢?嫣然真的很委屈啊!”

    “这人啊,你不和她比不代表她就不和你比啊!”老夫人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道:“嫣然,你也别伤心,就算当不成这个公主侍读,你也是老祖宗最疼(爱ài)的那个。”

    “嫣然知道,不管嫣然变成什么样子,老祖宗都会心疼嫣然。”秦嫣然说着自己都不会相信的话,然后却又满是失落的道:“只是,舅母这般厌恶嫣然,嫣然真的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留在老祖宗(身shēn)边,孝敬您一辈子了!”

    老夫人微微一怔,但顷刻却又发狠似的道:“这个你不用担忧,只要有老祖宗在,你就一定能够留在耒阳侯府的。”

    “嫣然相信!”秦嫣然点点头,而后却又扬起一个笑容道:“实在不行的话,嫣然一辈子不嫁,一辈子陪着老祖宗也就是了!”

重要声明:小说《贵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一章 落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