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神中藏机使暗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张蝉拿着洛居翰回到分坛之时,唐由已是出现在了这里,见前者过来,一拱手,道:“张供奉,有劳了。”

    张蝉直接将昏迷过去的洛居翰扔在地上,道:“元玉就落在其人身上了。

    唐由道:“张供奉本事了得,如此快便抓住了。”

    他奉高晟图之命到此协助张蝉,可也没想到,才至此间,后者已经把事情做完了。

    要知洛居翰乃是玄镜分坛坛主,如今这分坛与昆始分坛处在同一层次,其人功行也弱不到哪里去。

    张蝉嘿然一声,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与诸位同道推演如何对付造化之灵的道法,此辈能弄出什么手段我一清二楚。”

    唐由沉吟一下,道:“来时匆忙,教主未与我说明具体情形,我听闻有缘人若是有心抗拒,那元玉自不会被其所吸引,现在道友擒拿洛居翰,若是他不愿,或者与我对抗,那元玉又如何招引得来?”

    他怀疑洛居翰身上发生这件事可能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教中早就已是有所预料了,这才有张蝉和他的先后行动,只是他很明智的没有去多问,高晟图既然不说,显然有自己的考量,有时候未必是不信任你,而是有些事恰恰是你知道了反而会坏事。

    张蝉道:“那却不同,道友所言情形那是元玉若是遇得人心抵抗,或是意志不坚之人,那自不会往此人落去,可前提那是人。”

    他指着洛居翰,“此人虽还是人身,但其身躯之中乃是造化之灵的道法化身,那些外在并非是人心人念,而是利用了人心思欲的表象,内里则若道本来,冰冷无情,乃是元玉最好的寄托。”

    因为洛居翰是道法化身,所以能源源不断牵引那些渗透进来的伟力,甚至还能用此解决到处肆虐的伟力,当然,现在道法尚还微弱,就算造化之灵伟力被张衍削弱了九成九,其一人也吸摄不了多少。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其身上道法越是壮大,那么吸引来元玉的可能便越大。

    唐由道:“这么说来,道友有很大把握了?”

    张蝉无所谓道:“天机莫测,尽人事听天命,左右试试又无妨碍。”

    唐由点头道:“说得也是。”

    张蝉道:“只是唐道友,看守这道法化身时需注意了,现在他只是被我法符镇压罢了,稍候随着牵扯来更多的力量,自身也会随之不断壮大,这里分寸需得你等来把握了,若是太小,可未必能吸引来元玉,若是太大,恐怕会难以压制他。”

    唐由沉思一下,道:“我有数了。”

    此事若是提前有准备,这就不是什么麻烦。

    元玉不至,其人无法迈过境界门槛,再怎么样折腾也只是局限于凡蜕层次,法力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只要将其布置在准备好的阵法之中,那就不怕出问题。

    可是张蝉的提醒还是让他醒觉了一些,毕竟此刻面对的不是修士本身,而是道法化身,或许有些情况难以预测。

    他再次看了看洛居翰,问道:“张供奉,既然洛居翰被道法化身占据了身躯,却不知他本人如何?还能否救了回来。”

    张蝉道:“其人意识若是彻底磨灭,道法化身也就没了寄托之处,所以应该暂且是被压到了心神最底层,等到那道法化身灭去,则又可复还回来,不过他这里却需看他自身意志了,若他心智不坚,无法寻到自我,那就再也不得起来。”

    唐由沉声道:“所以说他只能依靠自身渡过此劫了?”

    张蝉道:“没错,正是如此。”

    唐由沉着脸点点头,演教上层能至凡蜕层次的修士可是不多,少一个都是极大损失,况且洛居翰的能力虽只堪堪称得上中人,可做事尽职尽责,更难得的是没有什么私心杂念,他也不希望这次被这么夺取性命。

    张蝉这时把孟壶唤来近前,关照道:“小子,你去看稳那些修炼造化之灵道法的修士,不管元玉是否属意你等,下来都给我去转运功法,我不让你停下就不许停。”

    孟壶低头道:“是,老师。”

    唐由见孟壶如此表现,与往日所见大不相同,倒是有些稀奇,不过他却不知,在张蝉面前,孟壶一向是很老实的。

    待孟壶离去后,他一拱手,道:“张供奉,此番多谢了,下来有些事还需劳动大驾。”

    张蝉嘿然一笑,道:“错了,这是你演教之事,我只负责做我需做的,而这些事已然做完了,其余皆与我无关。”

    唐由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就算没有了张蝉,纯靠演教自身之力一样可以确保无忧。他行事向来雷厉风行,当下便道:“那我就不打扰张供奉了。”言毕,他便转身出去,赶去安排下来事机了。

    蒯合正居于一处隐蔽洞府之中,前次无名界空一战,他早早退出斗战,最后侥幸才得脱身,然而其余同行之人却都是陷在里面了。

    要知这些人可不是被大能以法力硬生生提拔起来的,纯粹是依靠自身的资质禀赋修炼上来的,且每一个人修炼时日都是远远短于同辈,可以当得上天资纵横之说,所以对于先天妖魔和域外天魔来说损失也是不小。

    外面光影一闪,一个身形虚虚不定的人影走了进来,其人乃是域外天魔,乃是六位魔主此次派遣来的唯一一名门徒,名唤淆蘸,其人身后跟着进来了一名满眼好奇的少年,

    蒯合看了那少年一眼,神意传言道:“有缘人?”

    淆蘸昂起首,背负双袖道:“自然,我岂会空手而归?”

    只是他这副姿态虽然自认展现出了自身气度,怎奈蒯合修炼的乃是无情道,无论他如何表现,其人面上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这令他感到有些不痛快,可又没法说这么,只得哼了一声,以示不满。

    蒯合道:“这小儿便交由我来看管,道友可曾惹来什么麻烦?”

    现在各派之间的有缘人之争十分激烈,他们之前已是寻到了一名有缘人,现在又找到一名,他可不信这里面会一点事都没有。

    淆蘸傲然道:“放心好了,我做事岂会留下收尾。”

    身为域外天魔,他实力尚在其次,最擅长的却是蛊惑人心,这在对付有缘人时十分方便,半点无需强迫就可叫其等乖乖跟着走。

    纵然许多大能可以做到强行扭转心境或者营造幻境,可法力干涉之下,元玉就不见得会再来,而他则可通过影响有缘人的身边之人来获取其信任,这就很是高明了。

    有两名有缘人在手,已是叨天之幸,他们已然很是满足了,再要想找到更多有缘人,那无疑会吸引来更多人盯上他们。

    但这不表明他们的动作就到此为止了,下来他们还要去做得另一件事,甚至此事更为重要。

    淆蘸会设法将其余势力手中有缘人的心思拨动,并令其等产生抗拒,这样就可令元玉主动回避此辈,而他们手中有缘人获取元玉的机会就将会变得更高。

    淆蘸调息半日之后,就出了藏身之地,往着一处有分身存驻的地界遁去。

    一路飞腾挪转,他频频见到德教、罗教乃至演教的法坛,可他对此却是视而不见。

    这几家教派背后都明显是有根脚背景的,若是在布须天中,他还有几分底气,可六位魔主明确告诉他,玄镜天很是特殊,他们法力到不了此处,一切只能靠他自家,他记下了这一点,自是不敢前去招惹。

    便不提这些,现在每一个教派都是闭门自守,他就算心中有什么打算,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穿过禁阵。

    所以现在他只能对那些无甚太大背景的势力下手,

    半日之后,他来至分身藏匿之地,这里乃是一处宽敞地窟,周围围坐着十几个修士,其中功行最高之人也是斩去了过去未来之身,外间还插有阵旗,不过示警作用大于守御。

    此刻众人都是尽可能收敛着自身气息,盖因为中间有一个呆呆傻傻,无甚修为的壮汉。

    淆蘸扫有几眼,只是意念一动,就将分身收了回来,同时先前分身看到的所有人或物也是清清楚楚映入神意之中。

    他嗤笑一声,无视了外间阵禁,心意一动,已是从原地消失,并从其中某一人身躯之中走了出来,随后直接对着那壮汉一点,一缕莫名之物便已附着了上去。

    那功行最高的修士此刻皱了皱眉,似是感觉有什么不妥,然而淆蘸所用手段很是隐蔽,未曾接触过域外天魔的修士是无法察觉什么的,况且他只是事先埋下暗手而已,且并不涉及那壮汉的性命,若是不去引动那便很难发觉。

    唯有真正等到元玉即将寻到缘主之前,这手段才会骤然发动,到时就算想要阻拦也是来不及了。

    淆蘸做完此事,轻蔑扫了几人一眼,就从此间挪遁了出去,找寻下一个目标去了。

    不过数月之间,他连续在十几家势力中留下了手段。实际上此刻已是有人隐约察觉到了他的举动,可只要不弄到自己头上来,这些人甚至乐意见到此事。

    淆蘸又是晃荡数十天,见再也找不到合适下手的目标了,而从预感来看,元玉也差不多该是入世了,便就往藏身洞窟回转。

    而这等时候,各家势力也不再参与争斗,各是回了存身之地耐心等待,只看元玉究竟会落在哪家手中了。

    …………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