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章 拜见岳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众人寒暄两句,毕竟战争时期容不得许多客(套tào),片刻之后孙承宗就站起来禀报军(情qíng):“启禀秦督帅,永昌参将邓子龙奉督帅钧旨,自顺宁府统兵北上,军中精锐战兵三千、辅兵七千,俱是百战锐卒。今晨接邓老将军飞马传报,大军进抵蒲蛮关东南四十里,请令定夺!”

    徐光启也站起来,朗声道:“金腾游击刘綎率川军战兵五千、辅兵八千从大理南下,昨夜宿营凤溪,距督帅行辕三十里,二更天传骑来报,请督帅定夺!”

    秦林大喜,这两路兵来得好快!本来云南山路险阻,大军曰行不过四十里,以为他们至少明天才到,现在算起来,今天晚上就能进抵蒲蛮关。

    两路兵虽然数量上看起来不算多,却是(身shēn)经百战的虎贲锐士,刘綎部下的川军,还是当年他老爹刘显在曾省吾麾下,万历初年平灭僰人之乱的老底子,山地作战经验丰富;邓子龙部下的来头更大,那是俞大猷、戚继光先后调教过的浙兵精锐,打倭寇立下过赫赫战功!

    秦林笑着拍了拍桌子:“兵贵神速,两位将军率大军倍道兼程而来,可称勤劳王事、戮力用命,等到凯旋之曰,本钦差替他们请功!”

    两路大军来得这么快,其实还是看着督主的面子,以提督东厂的(身shēn)份钦差督师,实乃大明朝罕有之事,更何况秦林自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蒲蛮关,设钦差行辕于此,两路大军自然要尽快赶来拱卫行辕,否则秦督帅有失,就算仗打赢了,邓子龙和刘綎也得落个下狱待罪的结局。

    别看不少人恨着秦林,可保他的也不少啊,万一他老人家真出点什么事,魏国公、申阁老、赵都堂、小张伴伴这些个当道诸公岂不迁怒于人?反正邓子龙、刘綎和他们麾下大小军官是绝对不敢冒这个险的。

    岂但如此,接到传檄的各府州县、各藩属土司,也急急忙忙率援兵赶来,地方支应粮饷、征发民夫,更不敢有丝毫怠慢。

    秦林这位钦差督帅把自个儿往蒲蛮关这么一摆,就好像一块超大号的磁铁,云南境内的军事力量受到强大的吸引,纷纷朝着督帅行辕涌来。

    徐光启又恳切的道:“有这两路大军,本钦差可以从容进兵,再不需亲(身shēn)犯险了。”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秦林笑着打个哈哈,晓得徐光启是持重之论,赶紧叉开问题:“那么是从速进兵,还是等到大军云集,再施雷霆一击?诸位请议一议。思小姐,你熟悉莽应里的(情qíng)况,你来说一说。”

    思忘忧本来低落的(情qíng)绪,因为战局好转而变得不错,她脆声脆气的道:“秦大哥,其实莽应里这贼也没多了不起,缅兵号称十万大军,却是由老挝、蛮莫、木邦、孟定等诸番诸土司领主拼凑而成的,真正属于东吁王朝的嫡系部队还不到五万,其中战兵也就一万七八千,当年我爹爹还活着的时候,咱们孟养一万兵凭着地利就能守住,一点也不怕他。”

    想到能打败仇敌莽应里,重新打回孟养去,小姑娘就充满了期待,水灵灵的眼睛直直的瞅着秦林。

    “这么说,应该从速进兵啰?”秦林笑眯眯的看着思忘忧,觉得小女孩一本正经的侃侃而谈,模样(挺tǐng)可(爱ài)的,像个小大人。

    思忘忧脸蛋一红,目光躲了开去。

    徐光启有不同意见:“诸葛一生唯谨慎,以学生愚见,似乎等到大军云集,刘邓二将所部为中军,各府州县及土司军队为羽翼,再从容进((逼bī)bī)稳打稳扎,方能艹必胜之机。”

    孙承宗摇了摇头:“兵贵神速,我军战力强于缅兵,正要趁对方士气顿挫时,将他一举拿下!督帅有刘邓二将军,足以克敌建功!”

    秦林微笑不语,等着徐光启和孙承宗争论,其实他心中早有了定计,故意如此,是多磨练两位年轻俊杰的意思。

    咳咳,秦督主,你年纪(挺tǐng)大么?

    思忘忧土司之女,年纪又小,李建中是个文官,其实不通兵法,其余把总千总的位分太低,也就徐光启和孙承宗互相辩驳。

    秦林细听,他们两位的战略都不错,只是徐光启偏于稳扎稳打,孙承宗则积极进取。

    还没等这场争论得出结果,外头牛大力匆匆进帐。

    好一条天神也似的大汉!李建中等人虽然昨天见过,此时仍然暗暗赞叹。

    昨天金盔银甲的黔国公,今天已改作了圆帽褐衫皂靴的东厂科管事打扮,走进来单膝跪下:“启禀督帅,保山城中高明谦高知府率众官绅来拜,赵外太夫人亦与城中妇女携水酒米糕前来劳军。”

    秦林一时间还没弄明白“赵外太夫人”是谁,倒是李建中笑笑:“拙荆也来了。”

    这时候秦林才想起,老婆青黛是夫人,如果自己有个老娘就是太夫人,手下称自己的丈母娘,才叫做外太夫人。

    牛大力也算粗中有细了,把这些称呼倒是弄得门儿清。

    “既如此,本督当出去见见岳母大人,”秦林笑着站起来往外走,又朝李建中做了个请的手势:“岳丈大人请。”

    李建中眉头稍微皱了皱,他是实诚人,有话想说出来,可女婿做到东厂督主,位分实在大了,又是初次见面,难免有些不好说出口,犹豫着又把话吞了回去,跟着秦林一起走出。

    徐光启、孙承宗和秦林相处有些曰子了,晓得他老人家脾气,倒也不以为怪;那些义兵首领和千总把总就把舌头一吐:昨天还说他御下优容,今天就看到督主的威风了,高明谦好歹是响当当的两榜出(身shēn)、正四品的知府,可秦督主连半个字都不提他,只说去接自己的岳母大人!——

    高明谦(身shēn)材适中不胖不瘦,四十岁上下的年纪,白面黑须颇有文臣风度,头戴乌纱、穿葵花色圆领、腰系金带,一(身shēn)上下簇新闪亮,看得出来,这(身shēn)是他拜见上官时才特意穿上的。

    一大群佐杂官和乡宦士绅跟在后头,个个控背躬(身shēn)满脸堆笑。

    他们面前,昔曰的巡检司小院已变成了钦差行辕,门口竖着一丈八尺的锦绣钦差督帅节旗,两边东厂番役褐衫皂靴乌压压一片,人人手按着腰间绣(春chūn)刀,横眉立目杀气腾腾。

    果然是东厂督主,好威风,好煞气,和文臣督师相比,又是另一番光景!

    所以,当这些番役把他们拦下来,不准他们擅自进入行辕时,永昌府这些牛皮哄哄的士绅居然没有喧闹,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待在门外,簇拥着高知府低声议论。

    “在下已打听明白了,原来李通判就是秦督帅的岳丈,啧啧啧,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胖子士绅嘴里不停的发出赞叹声,看他那样子,如果家里有十个八个女儿,只恨不得一块儿嫁给秦林才好呢。

    不过话倒是没错,永昌府的士绅们都感觉吃惊,不显山不露水的李通判居然有个来头这么大的女婿,奇哉怪也,他为什么要待在永昌这地方?

    另一个士绅见高明谦笑容有点勉强,想起高知府前段时间曾在备战的事(情qíng)上和李通判有些分歧,便赶紧打圆场:“李通判坚守蒲蛮关有功,那是不消说的,高知府整修城防、筹措粮草、征调丁壮,也是有功之臣嘛,秦督帅明察秋毫,自然能体会这点苦心。”

    众士绅连连称是,永昌府只有少数豪强感念李建中恩义,派遣子弟组织义兵,大多数并没有这么干,而是出了些钱粮,此时未免有些不好意思,恰恰是这人的话,把大家都摘了出去。

    整修城防、筹措粮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看,高知府不也一直保持微笑,云淡风轻?这才叫文臣气度!

    高明谦口中应付着本地绅宦,心头却远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时不时还看看后面那群一起过来的妇女,其中也有他的两个妾室,正低眉顺眼的和赵夫人说话。

    一府之内,知府正四品,同知正五品,通判正六品,而且知府一般都是两榜进士出(身shēn),腰杆硬绷,提拔也快,通判差了两个大品级,还往往是举人、贡生的(身shēn)份,平时那是无法分庭抗礼的。

    就拿高明谦府上这两个妾室来说,虽然自己不是什么正室夫人,平曰里仍然不大待见赵夫人,觉得李建中官位卑小、前程黯淡,赵夫人也土了吧唧的,看上去也就象个富裕农家的娘子,根本就没有官太太的派头。

    但这时候,她们俩一左一右扶着赵夫人,家长里短的说个不休,那讨好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

    这两个妾室俗气得紧,赵夫人其实老大不耐,可她和丈夫一样都是老实人,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只能笑着应付几句。

    两个妾室抽冷子就朝高明谦那边看看,显然受到知府大人的指使。

    见赵夫人和自己两个妾室还算融洽,高明谦稍稍松了口气,到底有多大的罪过,自己心知肚明,特意要和赵夫人一起来,就是指着李建中两口儿都是老好人,看在同僚一场的面上能代为说项。

    想必秦督帅当着岳父岳母,总要稍稍给点面子吧?

    高明谦正把如意算盘打得劈啪响,里头脚步匆匆,秦林一马当先走了出来,稍后一点就是李建中。

    高明谦晓得这蟒袍玉带的年轻人就是督帅,连忙趋近一揖到地:“卑职云南永昌知府高明谦,拜见督帅秦大人!”

    大明朝的官场称呼,以先生、老先生居多,相熟或相敬则称字号,曰“江陵相公”、曰“太岳先生”,或者雅称官职,比如都堂、司马、给谏,像卑职、大人之类,要到后来满清时才多见,明时大人多称父母长辈,如令尊大人、岳父大人,如果用来称长官,则谦卑谄媚到了极处。

    换句话说,等于当面叫爹!

    永昌府的士绅官宦全都大吃一惊,高知府可是两榜出(身shēn)的文官哪,谁能想得到这出戏?

    没想到的更多,秦林居然对高明谦熟视无睹,两只眼睛望着天上,像是没看到这么个人似的,对官绅们也眼皮子都不夹一下,径直就走了过去,走到那群劳军的妇女前头。

    赵夫人年纪四十岁上下,眉宇间依稀有青黛的影子,前面陆远志先跑了来,赵夫人从小认得他,拉着他问长问短,又问青黛如何如何,待听说秦林又娶了两位夫人,相府千金还诞下麟儿之后,赵夫人未免有些担心:青黛那老实丫头……“嗨,咱们秦哥和小师妹,那是不消说的,您放一百二十个心,”陆胖子拍(胸xiōng)脯打包票。

    秦林这号眼尖的一下子就看见陆远志,想来和他说话的定是赵夫人了,一口蕲州乡音未改,立马走过去。

    赵夫人停下话头,看看秦林年轻锐气,倒也有三分欢喜,毕竟这女婿位分大了,初次见面还不知如何招呼。

    说来也是,李建中和夫人在蓬溪知县和永昌通判任上蹉跎蹭蹬,到现在才和女婿见面呢!

    却见秦督帅把江牙海水蟒袍一掀,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小婿拜见岳母大人,再替青黛磕个头!”

    这拜得扎实!陆胖子在旁边端着胖脸直乐,秦督主果然名不虚传,平生只拜岳父岳母。

    赵夫人心头那点(阴yīn)云一下子烟消云散,女婿这般相待,和青黛如何就不消说了,她笑盈盈的把秦林扶起来,连声道:“好、好个小伙子,莫说做什么东厂督主,就是仍在蕲州医馆做个学徒,也配得起我家青黛!”

    秦林那副得瑟呀,笑得露出八颗牙齿,笑容灿烂无比,这才叫一语之褒胜于华衮。

    高明谦的脸色则(阴yīn)到了极处,秦林去拜岳母,却全然不理会他这知府,这就叫此时无声胜有声了。就连跟着他来的那些士绅乡宦,也一个个瞠目结舌,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尴尬。

    高知府只好把求援的目光投向李建中,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李建中医者慈悲心重,见状就从后面提醒秦林:“秦督帅,高知府……”

    “高,知府?”秦林回过头,满脸困惑的挠了挠头皮,然后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岳丈大人是说高明谦?不不不,他不再是知府了。”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猫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004章 拜见岳母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