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章 徐文长的盘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可怜天下父母心,张居正既有意成全女儿和秦林,又不想在丁忧夺(情qíng)事件之后,再一次陷入舆论漩涡,尤其是让女儿陷入这种漩涡。

    如果当朝太师平白无故的将独生女儿嫁给秦林做妾室,必然会掀起轩然大波,加上之前暗中流传的内容,恪守礼教的士林一定会说相府千金与秦林有了私(情qíng),非秦林不嫁,张太师被((逼bī)bī)无奈只好成全他俩,紫萱就成了红拂夜奔一类的人物,将来不晓得背地里被人做成什么文章呢!

    现在这样一来,(情qíng)况就大不相同了,张居正是一诺千金,足见高风亮节,张紫萱是为报救父之恩委(身shēn)下嫁,乃是不折不扣的孝女,整件事从对相府的羞辱,变成了美谈。

    众人听张居正亲口说出装病一节,立刻就想到这层,人人脸上几分古怪,想笑又不敢笑,谁能想到堂堂首辅太师,会为了女儿的终(身shēn)大事,演出装病的戏码?

    张紫萱心头又是甜蜜又是感激,拉了拉秦林,肩并肩跪下:“多谢父亲/岳父大人成全!”

    张居正哈哈大笑,扶起女儿女婿,又看了看秦林:“只可惜对不住贤婿,叫贤婿当着众人的面,平白做了次小人。”

    秦林摸了摸鼻子,“嗯,没关系。小婿本来就脸皮厚,外加吃亏不肯、有便宜一定要占,这是尽人皆知的,这件事(情qíng)啊,别人最多说我脸皮够厚,反正再厚也厚不过京师城墙,倒也无所谓。”

    众人闻言绝倒,张懋修擂了他一拳:“好你个秦老弟!刚才连我们哥儿俩都被你瞒住了,好生可恶。”

    秦林朝张居正努了努嘴:“这可是两位张兄的令尊大人使的计策。”

    张居正也心(情qíng)极好,故意冲着儿子把眼睛一瞪:“谁让你们瞧不出来?秦林当时就一眼看出来了。”

    张懋修叫起苦来:“父亲大人哪,咱们哪儿能和秦老弟这怪物比?”

    “喂、喂,”张紫萱嘟着小嘴儿,嗔道:“哥哥呀,哪有说自家妹丈是怪物的?”

    得,还没出嫁呢,就开始帮着秦林说话了——

    “怎么张老儿那么巧就病了,是不是装的啊?”徐辛夷嘟嘟囔囔的抱怨,无意中竟道破了真相。

    女兵甲摇摇头:“大小姐,不可能的,张太师是何等人物,怎么会装病呢?”

    “就是嘛,秦长官的运气好而已,”女兵乙也非常笃定。

    “完全赞成,自从咱们认识他,他的运气就格外的好,”女兵丙表示赞成。

    小丁站在窗口,从窗子里瞧着外面忙忙碌碌的青黛:“我觉得,秦长官娶到青黛小姐,才是真正走了狗屎运。”

    一语中的,就连徐辛夷都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徐姐姐快过来看哪,这对儿龙凤剪纸贴在这里,合不合适?”青黛笑嘻嘻的喊道。

    服了你啦!徐辛夷以手加额,走出去问道:“我的好妹妹呀,你说秦林这家伙结亲,你干嘛乐成这个样子?”

    青黛水晶般剔透的眼睛眨了眨,扳着手指头道:“青黛喜欢秦哥哥,希望他每天都高高兴兴,我也喜欢紫萱姐姐,现在秦哥哥可以把她娶回家,青黛当然高兴啦,徐姐姐难道你不高兴?”

    围着徐辛夷转了一圈,青黛拍着手笑起来:“哦~~我知道你是吃醋了!”

    天哪,遇到这个小丫头……徐辛夷实在无可奈何,只好陪着青黛一块儿四处布置。

    “女人啊……”阿沙头枕着大黄狗,发出一声哲人的叹息。

    正巧秦林满面(春chūn)风的回来,从她(身shēn)边走了过去,一副(春chūn)风得意马蹄疾的模样。

    “男人啊……”阿沙又发出浩((荡dàng)dàng)的嗟叹,悠远空寂仿佛穿越了时间和空间。

    秦林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喂,拖油瓶吗,大爷结亲,这包甜点是赏你的!”

    啪,一包牛皮纸包的点心扔在面前。

    “甜点啊……”阿沙习惯姓的长叹,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如饿狗抢食般猛扑过去,将点心捧在手里,圆圆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啊,甜点!”

    大黄狗用爪子遮住眼睛,不忍心看这叫狗都无语的一幕。

    阿沙嚼着点心,瞧着天上的云朵,伸手抓了抓头发:奇怪呀,自打草原一别,这么久师傅都没消息了,是去找高左使取白玉莲花了吗?哎呀,师傅将混沌之球与白玉莲花合二为一,必定神功大成,秦长官就要倒霉了呢!

    不知怎地,嘴里嚼的甜点似乎就没什么味道了,阿沙变得意兴阑珊。

    与此同时,看到回廊上秦林步履匆匆的(身shēn)影,住在小跨院的李建方两口子也争执起来。

    李建方低声下气的道:“夫人啊,咱这官是秦哥儿帮忙得来的,瞒着他不好吧,其实我也不想回去,可姑娘、姑爷晓得了,一定会生气的。”

    “哎呀呀,你当这正五品院使容易了?”沈氏指手画脚唾沫横飞:“你一走,别人就把位置钻谋了去,到时候就太医院使就不姓李啦!”

    昨天,两口子收到从南京寄来的家书,因此有了这番争执。

    李时珍老爷子在南京印书,《本草纲目》篇目极其浩大,光雕版就得上百工匠加班加点,耗费好几年的时间——宋代就有了活字印刷,但印刷质量比较差,雕版印刷依然是书籍质量的保证。

    医学是一门极其博大的学科,即使是大明药王李时珍也不能穷尽,在南京与惠民药局诸位名医交流,众人感激秦林恩义、又佩服李时珍印书济世,将独门秘方和数十年行医的心得体会都公布出来。

    李时珍与同行们切磋,又对医药学有了新的体悟,因此决定在原版的《本草纲目》后面加一附录,把一些新的内容增补进去。

    老神医毕竟年纪大了,要做这件事有点儿力不从心,以前在蕲州家中几个儿子加上孙女青黛都可以帮忙,现在李建中升调到云南做通判,李建元、李建木在府学读书,转年就要考举人,青黛则已嫁给秦林,老爷子只好写信来,叫李建方请假去帮他。

    李家几个儿子,也就(身shēn)为太医院使的李建方医术最高,做这件事自该当仁不让。

    可李建方就犹豫了呀,著书立说、济世救民当然是名垂千古的大好事儿,可他还有太医院使的官职呢,京师往返南京,中间还不晓得要在南京呆多久,这么长时间是不可能请假的,那就得辞官了。

    莫说李建方(肉ròu)疼,他老婆沈氏更是心疼,太医院使虽然是个芝麻绿豆的杂职官,地位连七品知县都不如,可大小也是个官哪,怎么说辞就辞了?

    李建方犹豫不决,两口子就蹲家里吵起来。

    如果是蕲州时的李建方,一定找借口回绝了父亲,可到京师之后他的眼光见识都高了不少,一边和老婆吵,一边巴巴的瞧着窗外,待秦林走过,他犹豫了片刻,终于摆脱沈氏的纠缠,拔脚追上去:“秦、秦姑爷留步!”

    “哦,是三叔啊!”秦林笑容可掬,李建方虽然贪恋荣华富贵、为人不咋的,毕竟是青黛的三叔,到京师来也替秦林办过好几件事(情qíng),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

    这声三叔一叫,李建方浑(身shēn)骨头都轻了二两,搓着手道:“姑爷,姑爷真是客气了!闻得姑爷新晋太子少保,卑职、不、三叔我真是欢喜得很,本要置酒为姑爷贺喜,只是家父从南京来信催促,让我过去助他老人家完善《本草纲目》的增补……”

    秦林眉头挑起作讶然之色,李建方顺势就把李时珍的家书递了过去,心头暗喜不已。

    秦林略略一看,就把家书还给他:“三叔只管辞官去南京,太医院使的位置嘛我和冯保说说,暂时空着也无妨,等三叔办完了事(情qíng),再起复原官就是了。”

    哎呀我的妈呀!李建方心头这一喜就非比寻常,只觉心尖儿都喜得发颤,连忙点头哈腰的道谢。

    “三叔再客气,是不拿侄婿当自家人看了,”秦林笑着客气两句,就抽(身shēn)离开,太医院使这么点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

    李建方兴高采烈的回到屋里,在沈氏面前格外得意:“你这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秦姑爷如今做到柱国、太子少保,区区太医院使算个什么?咱只管辞官回南京,到时候照旧起复原官!”

    沈氏头一次没有和丈夫争执,经常被她骂做窝囊废的丈夫,好像忽然之间就变得高大了许多。

    “岂止你要南归,恐怕婚后我也会离开京师呢!”秦林离开李建方之后,一个人自言自语。

    徐文长从厢房闪(身shēn)而出:“少保打听清楚了吗?”

    “果然不出所料,”秦林笑道:“副都御史王篆、浙江道监察御史张聪、福建道监察御史孙广延联名上本,奏请朝廷派遣大员巡查闽浙开海诸项事务,想来这差使就是岳父大人送给我的了。”

    “太师办事真是雷厉风行啊!”徐文长也笑起来。

    当朝首辅太师独生女儿下嫁秦林做妾室,即使有张居正装病那出戏,也必然轰传京师,流言蜚语满天飞,所以官场老滑头徐文长算准了,张居正肯定会想办法让秦林外放一趟避避风头。

    徐老头子又坏笑起来:“不过秦少保还是打起精神,准备明曰的婚礼吧,张小姐天仙化人,京师不知多少青年子弟羡慕少保呢!”

    那当然,秦林这厮得意之极,不知怎的心头就一团火(热rè)烘烘的,连心跳也加快了几分……看你还能撑到几时!徐老头子看着秦林背影,十分“(阴yīn)险”的笑了,我的周易参同契玄功早年传了李如松,这又要有新的传人啦,哇哈哈哈……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猫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686章 徐文长的盘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