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章 秦一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宣大总督府邸,郑洛像眉头苍蝇似的转来转去,口中时不时的长吁短叹,再也没了早晨在白登山吟诗作对的名臣风范。

    王师爷和幕僚们也陪着哭丧脸儿,大气不敢喘一下,众人都晓得都堂大人为啥心烦意乱:秦钦差不出事则已,真要战死沙场,负责宣大防务的郑都堂就被架在火炉子上面了。

    稍有差池,清流和政敌们便会拿秦某人的血做武器,把郑都堂戳得千疮百孔——哪怕清流们内心深处其实对秦某人这“一介武夫”不屑一顾!

    “唉,这个秦钦差,这个秦钦差啊……”郑洛不停的踱着步子,双手一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幕僚们诉苦:“蒙古铁骑大举叩关,本都堂焦头烂额,偏偏秦某人又来添乱,岂不是雪上加霜!”

    王师爷站起来,哈着腰道:“东翁吉人自有天相,秦将军必定平安而归。”

    说来可笑,郑洛是不是吉人天相,和秦林平不平安有啥关系?偏偏形格势(禁jìn),本来毫无关系的两个人,这会儿竟成了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

    报——总督府的亲兵举着流星火牌,从街上飞驰而来,飞(身shēn)下马,足不点地的跑进府衙。

    追回秦钦差了?众人都伸长了脖子,郑洛更是掩饰不住的焦急,一叠声的催道:“怎么样,迎回秦钦差了?”

    亲兵硬着头皮道:“秦钦差一路往虎峪口而去,众位将官追他不上,相距二里有余。”

    怎么搞的,怎么搞的!郑洛急得团团转,额头汗水直往下滚。

    王师爷也好不到哪儿去,兀自强颜欢笑,劝道:“东翁勿忧,虎峪口不开,他出不了关。”

    报——又是一骑流星探马,急如星火的禀道:“秦钦差以锦衣卫都指挥使专断之权,强令虎峪口启关,已出关去了!”

    天哪……郑洛只觉(胸xiōng)口一闷,浑(身shēn)的力气被抽得精光,捂着(胸xiōng)口瘫坐在太师椅上,两只眼睛发直。

    关外是凶悍无比的蒙古铁骑,秦林铁定有去无回,他这一死不打紧,宣抚钦差大臣在宣大防线的虎峪口英勇战死,守土有责的宣大总督却畏敌不前、措置失据,以致敌军从容叩关,击破敌台若干、阵亡将士若干、掳去百姓若干,试问该当何罪?

    有秦林这一死做参照,除非郑洛也跟着跑出去战死,或者立下直捣归化城、擒获黄台吉那么大的功劳,否则他宦海沉浮二十余年的一世英名,就彻底付诸流水啦!

    王师爷还在尽力安慰郑洛,只是脸色比哭也好看不了多少,众位幕僚则各自盘算,郑都堂怕是没戏了,咱们树倒猢狲散,各奔前程吧。

    正当宾主各怀鬼胎之时,又是一骑流星快报飞骑而来。

    不用说,这一定是秦钦差浴血沙场英勇战死的消息了!郑洛手肘撑着桌子,手掌扶着额头,连眼睛都懒得抬起来。

    “大喜、大喜呀!”那铺兵大声道:“秦钦差勇不可挡,于千军之前横枪立马,一枪便取了蒙古监军使者姓命,余众惊惶溃走,我军大获全胜!”

    啊?众人听得呆住了,明军有数的勇将是俞龙戚虎、东李西麻、邓神枪刘大刀,俞大猷戚继光不但武艺绝伦,更是统带十万大军横行天下的帅才,东李是李成梁、李如松父子,西麻是麻贵麻家将,邓子龙号神枪,刘綎使一百二十斤大关刀,正说病死了俞大猷,名将榜上缺一人,莫不是要新添这位秦一枪?

    王师爷直着眼睛愣了半晌,忽然把大腿重重一拍:“哎呀呀,刚才怎么忘了秦将军的出(身shēn)履历?该死,学生实在该死!”

    什么履历?郑洛和众幕僚都把他看着。

    王师爷眉飞色舞的道:“这位秦将军屡破大案,又善于抚夷,所以积功升为锦衣卫都指挥使,但他老兄真正简在帝心,乃是那次救驾之功,话说缅甸莽应里进贡一头白象,竟在御前发起狂来,朝陛下直冲过去,幸得这位秦将军力能格象,赤手空拳降服疯象,从此便名动天听、圣眷优隆。”

    哎哟妈呀,众人听得舌头齐齐一吐,听说那李如松能举五百斤石锁,又有刘綎用一百二十斤大关刀盘旋如飞,就已是骇人听闻了,秦钦差赤手可敌疯象,两臂怕不有上千斤的力气?

    “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刚才见他也不过寻常(身shēn)材,本都堂竟忘了这一遭!”郑洛啧啧赞叹着,眼神又活泛起来,还端着茶碗喝了口水,稍微安心,又问快报铺兵:“那么,秦钦差这会儿已经回转来了?”

    铺兵道:“启禀都堂大老爷,秦钦差领着众将官,直接从关外杀奔白羊口去了。”

    噗——郑洛一口茶喷了那铺兵满脸,眼睛瞪得快要凸出来:“什、什么,从关外杀奔白羊口?现而今蒙古大军南下,他知不知道关外有多少敌骑?!”

    千里边塞处处烽烟,如果土默特部二十万控弦之士尽数南下叩关,就算秦林浑(身shēn)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众人心中再次惴惴不安起来,只好自我开解。

    王师爷劝道:“东翁,我看秦将军神勇无敌,什么俞龙戚虎、东李西麻、邓神枪刘大刀,全都不如赤手格象秦一枪!他定能率军大破蒙古,平安归来!”

    众人也齐声称是,将秦林说成关云长再世、李元霸重生,吹得越厉害,也就越觉得心安。

    “但愿如此吧!”郑洛稍微打精神,勉强在地图上查看形势,翻看各处过来告急的飞报文书,发下命令叫各军务必坚守不出,以防中了鞑虏的诡计,又要关内各城池准备滚木擂石金汁等物,预备万一被打破关卡,便要据城固守……鼓点般的蹄声从东边飞速过来,那是白羊口的方向!郑洛顾不得什么封疆大吏的沉稳气派,竟率众迎到了官厅外面。

    那铺兵跑得急了,气喘吁吁的滚鞍落马,一个劲儿的喘气就是说不出话,郑洛急得要命,亏得铺兵脸露喜色,晓得不是什么坏消息,否则郑洛真得急出毛病来。

    偏偏这铺兵(胸xiōng)口喘气像拉风箱,呼哧呼哧的道:“秦、秦、秦钦差……”

    不必说啦!郑洛没好气的摆摆手让他滚蛋,因为东面众将士踊跃而来,高高兴兴的掌着得胜鼓,当头一位年轻的将军骑着踏雪乌骓耀武扬威,不是秦林还是哪个?

    秦林打马直到总督府前,一记漂亮的骗腿下马,笑嘻嘻的拱拱手:“秦某拜上郑都堂!”

    郑洛真是喜从天降,立即降阶相迎,双手把臂将秦林请进总督府,口中不停的道:“好,好,了不起,秦将军勇于熊罴!单枪匹马耀威于蒙古大军之前,于鞑虏南下叩关之际,率两千兵马横行塞外,岂不是长坂坡杀个七进七出的赵子龙?说什么俞龙戚虎,夸什么东李西麻,以本官看哪,冲锋陷阵、所向无敌,军中唯有秦一枪!”

    陆远志和牛大力押着额礼图,闻言笑得肚子痛,哪怕你郑总督在官场上混成了油浸琉璃蛋,咱们秦长官不按(套tào)路出牌,照样把丫的耍得团团转。

    额礼图诧异,不晓得这两个笑什么,倒是格外后悔:“唉,原来秦将军竟这般了得,老家伙看走了眼!早知道有这位勇猛无敌的将军在,老家伙就是再怎么胆大,也不敢来捋虎须啊。”

    郑洛闻声才看到这老东西,他做宣大总督也不全是吃饭拉屎,倒也常借开关通商与蒙古各部贵族会晤,因此认得额礼图,一下子吃惊非小,眼睛往秦林脸上望,心道秦将军果真了得,把这老狐狸都捉了来。

    秦林大声道:“此次蒙古人大举叩关,其实别有内(情qíng),方才额礼图率部请降,本官看他还算恭顺,前来捣乱是被胁迫,便放他部族众人回去,将黄台吉的使者捉来送给咱们。老东西则被本官押到这里,教他亲口向郑都堂请罪!”

    话音未落,本城锦衣百户蒋万全押着几个客商打扮的人走过来,老远就弯腰小步快跑,呼啦一下跪在地上:“见过钦差秦将军、郑都堂,秦将军果真慧眼如炬,这几个客商就是黄台吉派到关内散布谣言的探子,三娘子不肯下嫁、草原各部失去约束的谣言,就是他们嘴里传出来的。”

    郑洛先是惊喜交加,这就证明秦林说的佯攻是正确的,那么他这个守土有责的宣大总督总算可以松口气了;接着就十二分的惭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白净的面皮羞红了半边,讷讷的低声道:“秦钦差,本官、本官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郑洛虽然多谋少断又一副官场上混久了的迂腐气,但还算得上尽职尽责。这时候官场上时兴的就是推诿扯皮那(套tào)——否则张居正也不必搞考成法来鞭策这群官吏了,郑洛的所作所为,其实绝大部分官员如果坐到宣大总督位置上,差不多都会这么做。

    崔献策利用大明官场的这(套tào)弯弯绕,定下的毒计实在很巧妙,只可惜遇到了秦林这么个“愣头青”……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猫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657章 秦一枪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