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章 大小姐的脾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刁世贵和华得官的总旗官儿放在冠盖云集的京城只有芝麻绿豆大,他俩却是从祖爷爷那辈就在京城锦衣卫里头厮混的主儿,三教九流街坊市井之间混得溜溜熟,什么地痞流氓、赌档掌柜、记院老鸨、低品太监,乃至达官显贵府邸的长随、门房、小二爷,就没他俩不认识的。

    游七太爷就是张居正相府的大管家,姚八太爷大名叫姚旷,本来是张居正(身shēn)边的长随,近来也升了管事。

    俗话说宰相家人七品官,张居正独掌朝纲,以摄政自居,家仆又何止七品?游七、姚八背倚大树,势倾中外,众官都争相巴结,托他俩在张居正面前美言,因此而升官、弄到肥缺的比比皆是。

    以刁世贵、华得官的能耐,也就敢吹吹认得姚八,至于游七,他俩晓得厉害,连吹都不敢吹,免得牛皮吹破反受其害。

    陆远志和牛大力都有些不乐,明晓得这两个是来奚落秦林的,(身shēn)为锦衣堂上官连相府的奴仆都巴结不上,还得指着属下两个小总旗来引见,这脸往哪儿搁?

    偏生人家表面上是好意要替你引见,没有什么话好驳他,也只好闷在肚子里自己生气。

    秦林却装得比任何时候都老实,欢欢喜喜的道:“啊呀,真是运气好!亏得冯指挥为本官拨来两位这么得力的属下,否则还真摸不到门路呢。那么,便请两位替本官和那位姚八,或者游七说说,安排本官拜谒张相爷吧!”

    刁世贵、华得官两个差点没咬到舌头,两人面面相觑,实在没想到秦林脸皮居然这么厚,把别人的奚落当了真,还顺杆就往上爬!而且、而且风大不怕闪了舌头,游七、姚八的乱叫,还要人家安排他拜谒张相爷,你当相爷是破庙里的土地爷呢,想见就见?

    可牛皮已经吹了出去,再收回来反而叫秦林看了笑话,没奈何,刁世贵目光巡梭,找了个相熟的门子,笑眯眯的打躬作揖:“赵老哥,我们司里长官想拜拜姚八太爷,您看……”

    “哎呀刁老哥的吩咐,小弟敢不从命?”那门子赵老哥的表(情qíng)不像开始对陆胖子那么冰冷了,满脸堆下笑来,正当刁世贵暗自得意时,他又话锋一转:“可惜不巧得很,张相公进宫还没回来,咱们姚八太爷随在他(身shēn)边,这会儿也不在府中。”

    刁世贵难免有些失望,但门子的态度已让他觉得比秦林有了面子,笑嘻嘻的回来禀报:“秦指挥,不是咱不尽力,确实是不巧得很,姚八太爷不在府中,要不,您老下次再来?”

    华得官在旁边笑得牙齿痛,下次再来咱可不替你引荐了,你等着吃闭门羹吧!爷们在京师地面上混了几十年,像你这号年轻气盛的外省土老冒见得多了,不叫你多碰几个钉子,你不晓得京城水深水浅!

    秦林只是无所谓的笑笑,走上一步,主动和那门上的老赵拉手,“这位赵老哥是吧?在下锦衣卫指挥佥事秦林……”

    “张嘴就是老哥老弟的,你谁呀?”老赵半点面子也不给,就要挣开去,可接下来眼睛一瞪,嘴巴一张,喉咙口咯的一声,满脸堆下笑来。

    原来秦林手笼在袖子里,神不知鬼不觉一锭马蹄金就送了过去,这才笑眯眯的道:“请哪位进去和管家大爷说声,和敬修、懋修两位公子月夜泛舟的故人到了。”

    我靠!刁世贵、华得官两个见了秦林这一手,差点儿打了个倒栽葱:这哪儿是外省来的愣头青啊?“袖里乾坤”耍得炉火纯青,官场上历练了几十年的老滑头,也不过如此了吧。

    至于什么故人,自然是扯淡的,哪个到相府来拜谒的不是东拉西扯的攀关系?

    老赵也是微微笑,掂掂马蹄金沉甸甸的压手,暗道这个官儿倒懂事,便笑眯眯的叫他等一会儿,自己进去回。

    秦林颇为悠闲的在石阶上踱来踱去,还饶有兴致的伸手去摸相府门前那两只大石狮子,别人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众多门子、锦衣校尉、等着求见的宾客,乃至刁世贵、华得官两个,都等着看他的笑话。

    一招袖里乾坤搞定门子老赵,可府中管事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看看这锦衣官儿也没带什么箱笼、抬盒、大捧大捧的黄白之物,以区区四品锦衣佥事的位分,哪有那么容易就见到大明的当朝第一人?恐怕连府中管事都结交不上吧!

    没等多久,忽然有位(身shēn)穿玄色金团花丝棉袍的中年人连滚带爬的跑出来,一边跑还一边骂老赵:“狗[***]的货,爷怎么和你们说的?要是有位姓秦的锦衣佥事来了,赶紧告诉咱……结果倒好,差点叫人家吃闭门羹,哼,你们耳朵都长到(屁pì)股上了?”

    门上的众位门子、值守校尉,等着求见的宾客,眼珠子哗啦啦往下掉了一地,原因无他,这位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中年人,就是相府大管家,大名鼎鼎的游七太爷!

    游七有多牛?他不仅是相府的大管家,还是张居正与冯保的中间人,出手便有风云雷雨,与冯保家奴、时任东厂掌刑千户的徐爵平起平坐,宫中的小太监、朝中的言官,都(热rè)心与他交结,相互称兄道弟,一二品的大臣见他,也都客客气气称游七为贤弟或者“楚滨先生”,甚至连边关将帅也有主动拜到他门下的。

    偏偏这位相府大管家、楚滨先生,为了见小小的四品锦衣佥事,跑得满头大汗,唯恐怠慢!

    游七在相府多年,一双眼睛毒辣得很,扫视一眼便看准了秦林,擦拭着汗水,笑容满面的一揖到地:“这位就是秦指挥?小的是相府家奴游七。哎呀,门上的小子们狗眼看人低,您老看小的面上别和他们计较,来来来,快些里面奉茶,等我进去禀报两位公子和小姐。”

    那老赵见这阵势,魂魄都快吓掉了,连忙哭丧着脸,一再哀恳着才把刚才那锭马蹄金塞还给了陆胖子——他可不敢当面还给秦林,被游七太爷瞧见如此怠慢贵客,怕不把他两条腿打断?

    秦林却是苦笑着摸了摸鼻子,两位公子好见,小姐有些不好见面哪……没奈何,不报这层关系又见不到张居正,只好按游七的安排坐在门房旁边的偏厅上等。

    这一番待遇就不同了,七八个门子都过来端茶倒水,泡着上好的六安瓜片,瓜子花生蜜饯点心流水价端来下茶。

    与此同时,刁世贵和华得官两个大眼瞪小眼,失魂落魄的溜着走。

    “老刁,怎么我觉得腿有点软呢?”

    “老华呀,我脑袋也晕晕乎乎的哩。”

    两个人都寻思这位长官和相府到底是什么关系,能叫京师炙手可(热rè)的游七太爷像奴仆下人一样服侍他?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他老丈人魏国公在京师可以说没什么势力,根本不可能叫相府的人如此卑躬屈节呀!

    “恐怕秦指挥和冯指挥,是要有一番龙争虎斗了,”刁世贵若有所思的说着,不知不觉嘴里已把“姓秦的”、“土老冒”、“愣头青”换成了“秦指挥”。

    突然背后有人打招呼:“两位老哥,好久不见哪?请留步。”

    回头一看,是李皇亲家里的崔管事,武清伯李伟就是当朝慈圣李太后的父亲,万历帝登基以来这几年,武清伯府在京师中也算红极一时。

    刁世贵、华得官不敢怠慢,赶紧和这人作揖打躬,问他来意。

    崔管事把手一招:“有位贵人想见见两位,请随我来。”

    武清伯府的管事都要口称贵人,刁、华两位可不敢违拗,老老实实的跟着崔管事走,刚走到胡同里头,忽然头顶一痛,就失去了知觉。

    等他俩被凉水泼醒之后,就(身shēn)处一间光线昏暗的房中,刚想动动,七八道寒光闪烁,冰冰凉凉的剑锋架在了脖子上。

    有人((逼bī)bī)着本来尖细的嗓子,粗声粗气的道:“不准动,动一动就死!”

    这声音有些像女人装男人说话,或者……太监?

    一个沙哑中带着磁姓,却又改换了调门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问你们什么,老实回答,有句虚言,立刻送你们归(阴yīn)!”

    刁、华两个吓得浑(身shēn)汗出如浆,知道遇到惹不起的人物了,胆战心惊的往那边看,只瞧见一双圆溜溜、亮闪闪的眼睛,在黑暗中盯着他俩。

    “小的们不敢说谎,贵人要问什么,小的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刚才张府那游七,是怎么和姓秦的说话?”

    原来是为着秦指挥和相府的事(情qíng)!刁世贵登时放了一半的心,赶紧详详细细把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

    那人听到后头,就有了几分怒意:“游七是说的通报两位公子和小姐?”

    “确实如此,我两没有半句虚言!”刁世贵和华得官指天画地的发誓。

    那人手一挥,刁世贵心头一凉,脑袋上又被重重敲击,晕了过去。

    灯光亮起,徐辛夷徐大小姐香腮气鼓鼓的,丰润的嘴唇撅了起来:“哼哼,果然又去会那位相府千金了……”

    杀气腾腾啊!

    女兵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侍剑指着刁、华两个问道:“小姐,这两个怎么办?”

    “打一顿,远远扔出去!”徐辛夷双手叉着小蛮腰,踱着步子把地上两条死狗踢了几脚:“哼,想欺负秦林?太可恶了!”

    侍剑为首的女兵们都嘻嘻直笑:小姐到底是向着秦长官哪。

    “笑什么笑?”徐大小姐杏眼圆睁,怒道:“秦林是我丈夫,只有本小姐才可以欺负,别的什么人想欺负他,没门!”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猫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348章 大小姐的脾气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