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前倨后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法术接连被破,曹功泽的心已经悬了起来。不过练气期九层和练气期七层,这巨大的差距依然让他对自己充满信心。

    就算那面小旗真的是厉害法器,乃至灵器,也绝对不足以让秦川仗之逆转局势,胜利依然属于我!

    曹功泽心中这样想着,更加狂猛地催动灵力,挥舞羽扇。

    以前他跟人战斗的时候,挥动羽扇的动作总是显得快捷飘然、潇洒轻松。

    但是这一次,他手中的羽扇却仿佛变得有千钧重一般,每次挥动,都极为缓慢,极为凝重。

    而伴随着他的挥动,羽扇中竟然开始释放出一股又一股漆黑的雾气。雾气在曹功泽周(身shēn)盘旋几下,然后争先恐后地朝秦川扑过去,瞧那架势,就如同出笼的妖魔,要将秦川整个都吞噬下去。

    此次施展的,正是曹功泽风玄扇中的杀招——蚀体(阴yīn)风。那些扇子中涌出来的黑风,凝而不散,蕴含剧毒。只要皮肤上沾到一点儿,立刻便会周(身shēn)溃烂而死,灵丹妙药也难救。

    这蚀体(阴yīn)风杀伤力巨大,但也极为耗费灵力。即使刚才在面对金臂盲猿的时候,曹功泽也没有使用。现在却对秦川一个练气期七层的修士使用了,可见他内心中置秦川于死地的**是何等迫切。

    数道黑雾(阴yīn)风在空中相互重叠纠合,变得极为庞大,最终凝结成为一团漆黑大雾,将秦川严密地笼罩在其中。并且逐步向秦川迫近,马上便可以接触到他的肌肤。

    曹功泽看到这一幕,脸上立刻浮现起残忍的笑容。此时秦川已经被黑雾包围了,插翅也难逃。只要待会儿黑雾染上他的皮肤,等待他的,将是骨(肉ròu)全被腐蚀干净、死掉之后,连尸体也留不下的可怕下场!

    “哈哈哈哈,姓秦的,下面你马上就会体验到一种刻骨铭心的死法了!老夫这蚀体(阴yīn)风,绝对让你满意!”急于看到秦川哀嚎惨叫的下场,曹功泽一边得意地狂笑着,一边加速催动灵力,控制黑雾包围秦川。

    哪知道,眼看秦川即将被黑雾侵袭入体的时候,异变陡然发生。只见秦川手中的五彩小旗连番挥动几下,这些目标明确的蚀体(阴yīn)风,突然间变得混乱起来。不再朝秦川的(身shēn)体迫近,反而绕着五彩小旗不停盘旋。

    “这……这……这不可能!”曹功泽看到这一幕,简直惊恐万分。他手中握着风玄扇,一边发疯了一般连环挥动,一边口中惶急大叫:“动!动!动!收!收!收!”

    可惜的是,他既不能再让蚀体(阴yīn)风既按照自己的意思动,也已不能将它们收回风玄扇中。竟然已经对那些黑雾完全失去了控制!

    看到曹功泽那惶急狼狈的样子,秦川的嘴角不(禁jìn)浮现起一抹冷笑。

    这面阵旗的颜色是五彩色,用来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而阵旗上写着的地水火风四个字,则指代着一个新世界。

    小乾坤杀阵一旦启动,五十九件法器所覆盖的范围,将自成一个小世界。而掌握阵旗的秦川,在这个小世界中就是唯一的神。不但可以言出法随,任意施放任何法术,而且连对方施放出来的法术,也可以轻松化解,甚至夺为己用,反攻对手。

    除非落入阵中的人实力太强,施放出来的法术威力已经超出了小乾坤杀阵所能掌控的上限,这样的话阵法便对他无效。否则的话,任何人进来,都将成为秦川砧板上的鱼(肉ròu),任凭宰割。

    现在,曹功泽就是秦川砧板上的第一块鱼(肉ròu)。

    看到蚀体(阴yīn)风居然倒戈攻向自己,曹功泽完全慌了神。这杀招他以前使用的时候,只觉得无往而不利,却从来也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亲(身shēn)体验的一天。

    被黑雾沾上哪怕一点,都将是尸骨无存的下场。这利害曹功泽当然晓得,连忙拼命挥动风玄扇,在周(身shēn)结成一道道的风系法术防御——风墙、风盾、风网……只可惜,在阵法的小世界中,秦川说了算。每次曹功泽忙活半天凝结而成的法术,秦川只要五彩小旗一指,立马便会让那法术消失无踪。

    在这连番戏耍之下,曹功泽已如同掉入冰窖之中,浑(身shēn)一片冰冷。

    就算自己的法力比秦川深厚再多,却无法成功施放出任何法术,这又有什么用?

    大是打不过的,还是赶紧逃吧!虽然此时此地还有许多飞云门弟子在场,但关键时刻,小命儿最要紧,其他的一概顾不得了。

    曹功泽怀着最后一点儿希望,羽扇猛挥,口中大叫一声:“起!”(身shēn)体立刻腾空飞起。

    他有风玄扇这顶级法器辅助,施展风系法术威力远超一般修士。在施展御风术飞行的时候,速度也比其他人快很多。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仗着超快的飞行速度,先逃得小命再说。

    哪知道,刚刚飞离地面几丈高,曹功泽忽然感觉(身shēn)体周围的天地灵气仿佛被人一瞬间抽空了一般,根本无风可御。堂堂练气期九层的修仙者,掌握多种玄妙法术的高手,竟然连飞行都飞不成,就这样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

    “扑通”一声,曹功泽从天空跌落到地面上,发出不小的声音。虽然有罡气护体,并没有跌伤,但是曹功泽的心却被这一下跌得粉碎。

    他从御风飞行逃跑,到重新跌回地面,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是这一眨眼的变故,却在一帮飞云门弟子中造成了极大的恐慌。

    本来一众飞云门弟子都认为,以掌门九层的修为,要灭掉秦川不过是举手之劳。哪知道先是风刃倒戈相向,再是风墙莫名消散,让他们大为吃惊。

    原本他们以为秦川已是瓮中之鳖,现在才发现原来人家并不是吃素的!

    不过虽然如此,众飞云门弟子对掌门还是充满信心,毕竟修为的差距摆在那里。因此当曹功泽施放出蚀体(阴yīn)风的时候,他们已经预见到了秦川满地打滚哀嚎的惨状,都幸灾乐祸地等着欣赏。

    哪知道,最终的结果却让他们目瞪口呆。曹功泽风玄扇的杀招,竟然同样被秦川轻松控制,反而成为了他攻击曹功泽的利器!

    每个飞云门弟子明明都亲眼看到了事实,但是心中却万万不敢相信秦川居然拥有如此超乎想象的神通。

    他真的只是一个区区练气期七层的小门派掌门吗?还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恐怖高手?

    正当众弟子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又看到了掌门曹功泽飞(身shēn)逃走的一幕。这让他们的心彻底凉了。

    这已经足够说明,曹功泽知道取胜已经无望,开始不顾门人生死和掌门尊严,要独自逃命!

    可惜的是,在秦川面前,连逃命都变得奢侈。御风飞行这种最基础的法术,但凡修为到达练气期第四层,每个人都可以轻松掌握。但是曹功泽堂堂练气期九层的修仙者,掌握多种玄妙法术的高手,却直(挺tǐng)(挺tǐng)地从半空跌落!

    在曹功泽跌落下来的同时,那些蚀体(阴yīn)风也已经扑到,登时化成一个圆球,以曹功泽为圆心,将他团团包围在其中。

    曹功泽连忙疯狂催动体内灵力,虽然暂时阻止了(阴yīn)风的((逼bī)bī)近,但是他已经完全陷入了绝望之中。

    空有宝扇,却无法施放任何法术,连逃生也毫无可能。即使自己能够暂时阻止(阴yīn)风,但是当体内灵力耗尽之后,自己依然难逃被(阴yīn)风蚀体的恐怖下场。

    想当初,自己曰曰期盼遭逢秦川,然后给他尝尝(阴yīn)风蚀体的滋味。现在真的相遇了,要被(阴yīn)风蚀体的人,却是自己!

    曹功泽曾经亲眼看到过许多人被自己的(阴yīn)风腐蚀而死的悲惨下场。一想到这里,便觉得无比恐惧。

    绝望之下,他终于顾不上任何颜面,双膝一软,跪倒在秦川的面前:“秦掌门,我服了,我服了!求秦掌门撤去(阴yīn)风,饶我姓命啊!”

    秦川见曹功泽跪地求饶,手中小旗一收,蚀体(阴yīn)风顿时止住了攻势,但是却并未撤去,依然在曹功泽的周(身shēn)严密环绕。

    曹功泽看到哀求见效,心中立刻升起了活命的希望,赶紧摆出一副屈从臣服的样子,连连说道:“只要秦掌门不计前嫌,愿意开恩,曹某这把老骨头,愿意从此臣服于羽化门麾下。但有所命,不敢不听!”

    秦川笑了,但是笑容之中却蕴含着丝丝冷意:“‘姓秦的’变成‘秦掌门’,‘老夫’变成‘老骨头’,曹掌门为何前倨而后恭?”

    曹功泽脸上不(禁jìn)浮起羞愧难容的表(情qíng)。毕竟,跪倒在一个向来被自己看不起的人脚下,这种屈辱实在是难以言喻。

    但是此(情qíng)此景,颜面、尊严早顾不上了,保住小命才是第一。因此曹功泽很快便调整好(情qíng)绪,以更卑微的姿态说道:“以前是曹某有眼无珠,冒犯威严。今曰确实知错。只要秦掌门肯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曹某绝对真心归顺,率领飞云门全门投靠,成为羽化门的忠实附庸!到时候羽化门加上飞云门,绝对可以扫平除长河剑派、先天宗之外的任何门派,让秦掌门称雄一方!”

    称雄一方,这确实是秦川的心愿。但是秦川绝不相信曹功泽这种人会真心降服。

    反正自己有掌门系统辅助,只要战略得当,凭一己之力照样可以成长为强大的门派,根本无需养一条随时有可能反咬主人的狗在(身shēn)边。

    心中主意已定,秦川脸上慢慢浮现起笑容,淡淡地对曹功泽说道:“曹掌门,还记得刚才交手前,咱们两个的对话么?”

    曹功泽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连忙恭敬地回道:“当时曹某狂妄自大,口出狂言,还望秦掌门不要计较。”

    秦川道:“你喜欢口出狂言,那是你的事。我这个人却言出必行。我说过,即使你跪在我的脚下哀求,我也是不会饶你狗命的。所以,今天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话音一落,秦川立刻挥舞起手中的五彩阵旗。小乾坤杀阵运转,蚀体(阴yīn)风立刻盘旋而上。无论曹功泽如何催动灵力,均已无法抵抗。

    “啊——!啊——!”被(阴yīn)风吹到(身shēn)体上之后,曹功泽顿时发出了数声无比凄惨的哀叫,只觉得浑(身shēn)如同在被亿万虫蚁同时叮咬,麻痒剧痛,苦楚难当。

    堂堂一代掌门,不但惨呼连连,而且很快就开始痛得满地打滚起来。伴随着他的惨叫和翻滚,(身shēn)体上的血(肉ròu)也在以(肉ròu)眼看得见的速度渐渐消融。

    等到哀嚎升停止的时候,原本(身shēn)材(挺tǐng)拔健壮的曹功泽,竟已只剩下一堆白骨。

    蚀体(阴yīn)风之威力,可见一斑。

    秦川看到这一幕,心中也觉得这(阴yīn)风实在有些过于(阴yīn)毒。曹功泽(阴yīn)险毒辣,虽然该死,但是这死状实在有些凄惨了。

    当然,心中同(情qíng)归同(情qíng),手底下是绝对不能留(情qíng)的。斩草就必须要除根。

    除掉曹功泽,也必须一同除掉在场的飞云门众人。否则被他们将消息传回飞云门,将来羽化门还是要面对不小的麻烦。

    从曹功泽遗留下来的白骨上收回目光,秦川抬头看向了正在不远处格格战栗的其他飞云门弟子。

    这些飞云门弟子见掌门都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走,此时哪里还敢生出抵抗之心?一见秦川看过来,立刻由长老孟阳带头,齐刷刷跪倒在地,放声哀求:“秦掌门,饶命啊!方才追杀你们,全是掌门曹功泽的命令,其实我们跟你们无冤无仇,只是奉命行事啊!求你饶过我们的小命!”

    秦川并非嗜杀之人,但是也不会被这些人的哀求所打动。冷冷说道:“你们说的不错,我们是无冤无仇。但是此时若是反过来,我落入你们的手中,用这样的话来哀求你们的时候,你们会放过我吗?”

    不需要他们回答,秦川心中有自己的答案。

    “不要怪我心狠,怪就怪你们站错了队吧。”话音一落,秦川手中的五彩阵旗再次挥舞起来,顿时,小乾坤杀阵笼罩的范围之内,黑云滚滚,风雷大作。瞬息之间,阵内的其他飞云门弟子也皆化为亡魂。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玄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32章 前倨后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