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枝棠 书名:灭星
    楚土见到易天机就好像是见到救星一般,在大周国,除了大周九君之外,易天机的(身shēn)份与地位可以说算是大周国明面上最高的那一类人了,就算是八王世子见了易天机该低头的还是得低头。

    楚土听到冬落直呼易天机之名的时候,他就知道楚终极多半没事了。先不说楚王与国师二人私交甚笃,就冲冬落的那一句张狂之语。易天机就不会任由冬落逞凶下去。

    楚土有些兴奋的说道:“国师大人,汉王世子竞敢如此无礼,直呼大人名讳,这是对大人的大不敬。另大周九君,同气连枝,汉王之子又以武乱(禁jìn),恃武行凶,肆意殴打楚王世子,还请国师大人为楚王世子主持公道。”

    楚土话音刚落,压在他肩头的剑鞘瞬间消失,一柄雪白的长剑轻轻的抵在他的脖颈之上,剑气毕露。

    楚土青铜面具下的脸色一阵潮红,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涌上了喉咙,又被他强行吞咽了下去。

    他只感觉肩头一股大力袭来,剑气如瀑,压得他只剩下一个头颅还在地面之上。这还是顾简之留手的结果,否则他想他在这一剑之下可能已经被压成飞灰了。

    “再多说一个字,我让这天下再无五楚卫。”

    顾简之轻飘飘的说了这一句话之后,便不再关注楚土以及他肩头的雪白长剑,而是手握他之前与叶家大供奉战斗之时的青铜长剑,神色郑重的盯着易天机。

    顾简之的右手搭在剑柄之上,只要易天机有所动作,他便敢拔剑,倒时候,是天崩地裂,还是山河倒灌,关他(屁pì)事。

    楚终极见到易天机时也一脸的喜色,被打得肿得老高的脸上立即笑开了花,在他看来,一个失落了快七十余年的汉王,以及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汉王之子,虽然他知道,这个汉王之子多半是真的,可他对于现在所处的尴尬局面,还是很难接受。

    楚终极含糊不清的说道:“国师大人,我与家父前些年还一同来拜会过你的,就连我在坤区十五巷的宅子也是你安排的,你一定要救我啊!”

    楚终极的声音断断续续,时强时弱,有时候一句话被冬落一脚下去踩成好几截。

    冬落依旧面不改色的出着脚,只要易天机不开口,他就不会停,就算是易天机开口了,他也不一定会停。【¥#(爱ài)奇文学.. ~…最快更新】

    因为,他要试探一些东西。

    他要试探一下洛阳城对他的态度,周天子对他的态度,因为,这关乎到大周国对他的态度,或者说是对汉王的态度,对那句,大周九君,地位相当的态度。

    易天机的出现,伏龙山上瞬间变得静悄悄的,落叶可闻,无论是山上仙家门派,还是山下江湖家族,尽皆静悄悄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这大周国,他们最怕的是

    周天子,那个一人一拳便压得山上宗门,山下江湖不敢高声语的人。其次,便是眼前这个手拄拐杖,(身shēn)负八卦袍,掌控着钦天监的老人。

    如果说周天子只是一拳将他们的心气打散了的话,那易天机手下的修罗(殿diàn)则是将他们的心气都杀没了,杀得他们胆寒,杀得他们再也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志。

    伏龙山、伏虎山、洛河上众多宗门家族之主,眼神十分不自然,大多都在有意无意的逃避开易天机所在的位置,不愿看向伏龙山。

    冬落可不管他们是什么想的,他们在想些什么他只是落脚,只管落脚。

    “以后嘴巴放干净点,少吃点屎,吃多了会被噎死的!”

    说完,冬落直接一脚踹在楚终极的嘴上,将他的门牙都踹落了几颗。

    冬落打定主意,只要易天机不说话,他就一直踹下去。

    易天机皱了皱眉头,他从一出现就闭口不语,就是不想掺合楚王与汉王之事,本来他以为在他出现的时候,冬落便会很识趣的停下脚。

    可是从来算无遗策的易天机没想到却在今天遇到了一个莽夫,失算了。

    易天机偏头看了眼(身shēn)旁的楚清秋以及云在野,可是连眼捷毛都是空的二人不是抬头看天,就是低头望地。显然,楚王与汉王之间的纠纷,他们也不想过多的参与其中。

    易天机一脚踹在云在野的小腿肚上,可是云在野连眼晴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天空中的某朵云。

    易天机内心轻叹了一声道:“汉王……”

    冬落将脚悬在楚终极的脸上,回头阳光明媚的望着易天机,张着大眼晴,满脸无辜的说道:“请问易大国师,叫本王干什么?难不成是想让本王放了这个胆敢谋杀本王之人吗?什么时候在我大周国的国都谋杀大周九君需要付出的代价那么低了?或者还是说,在大周国,只有他楚王是大周九君,汉王就不是了?谋杀汉王不需要付出代价?”

    易天机的眉头跳了一跳,有些同(情qíng)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嘴角流血的楚终极,惹谁不好,偏偏惹一个你惹不起的人。

    对于冬落的话,饶是活了活了不知道多久的楚终极都有些头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冬落非要上纲上线,认为楚终极是挑唆他人密谋杀害汉王,那也没错,因为事实就是如此,甚至于楚终极自己都亲自出手了,可真要如此判定的话,那楚终极的罪名也就大了。

    不止是在大周国,在神州大陆那个国家,弑君,都是死罪。

    楚终极没有回答,而是很明智的选择了跳过这个话题,思索了片刻后道:“汉王,以德报怨何如?”

    “以德报怨?”

    冬落一脚踩在楚终极的脸上,“想要我以德报怨没问题啊!可我在想若是以德报怨的话

    ,那何以报德呢?”

    易天机眉头挑了一挑,不再言语。

    当下最震惊的莫过于楚终极以及楚土二人,在易天机说出汉王二字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是他们听错了,怀疑是不是易天机故意没说世子二字,可是当易天机说第二遍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没有听错。

    伏龙山、伏虎山的众人也都面面相觑,继而震惊无比,在汉王两个字带来的冲击下,就连易天机带来的压迫感也不复存在了。但凡是能说话的,会说话的突然间讨论了看来。像是一窝蜂,猛然间飞散了开去。

    楚终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国师刚才叫你什么?”

    楚终极由于话说得太快,一口气没顺上来,在不停的咳嗽。

    冬落收回了脚,笑眯眯的说道:“汉王啊!”

    楚终极咽了咽口水,瞪大眼晴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是汉王?你怎么能是汉王?”

    别说是他楚终极有点蒙,就是顾简之都有些发蒙,冬落怎么可能是汉王?

    难不成是易天机搞错了?

    不过,这个想法才刚出现,就被他打消了。

    顾简之满脸笑意的看着冬落,好小子,连我都瞒。

    冬落蹲下了(身shēn),看着楚终极道:“不知道牌面大,有洁癖,皮痒,没人敢打的楚王世子准备什么时候动我啊!也不知道楚王世子是受了谁的意?难道是楚王的吗?”

    面如嚼蜡的楚终极有些恐惧的摇了摇头。

    冬落继续笑着说道:“楚王世子,我说过你今天不动我,过了今天你想动,你也惹不起了。今天还有半天的时间,你要不要再试试,也许第三次你小心些,躺在地上,躺进士里的那个人可能就是我了。倒时候见到老汉王,我一定会代你向他问好的。”

    楚终极(欲yù)哭无泪。

    易天机轻呼了一口气,他知道他的话冬落听懂了,也听进去了。

    冬落不再理会楚终极,而是站起(身shēn)看向易天机,微微一礼道:“不知国师大人早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出来,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去忙了。毕竞我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王爷,丹田快被人废了的时候,没人出来,至宝快被人夺的时候,也没有人出来,现在跟楚王之子搞着玩的时候,有人看不下去了,出来了。还真是让人……丝毫不敢耽误国师大人的时间啊!”

    原来如此,易天机可算明白了,原来冬落说那么多话都是说给他听的啊!怪他出手晚了?让其陷入危险之中。

    对此,易天机也没有过多的解释,而是指着楚清秋笑道:“我找汉王没什么事,是他找汉王有事。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易天机说完这句话之后,瞬间消失,有些事没有必要解释,该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的。

    冬落有些疑惑的看着楚清秋,这个大周国司礼监的掌印大监,大周天宫的守门人之一的楚清秋。

    楚清秋虽然也姓楚,但不是楚国的楚。

    (身shēn)穿大红蟒袍的楚清秋拿出一个卷轴恭敬的说道:“这是陛下让我转交给汉王你的,陛下还说,请汉王于三(日rì)之后入宫。”

    说完之后,楚清秋又拿出一块紫色玉佩,一把白色玉剑分别递给楚终极与齐天道:“这是楚王与齐王交给二位世子的。”

    楚清秋与云在野对视一眼,话也没说,径直离开了,显然,这个地方他们也不想多呆,没看到易天机已经先溜了吗?

    冬落双手接过卷轴,也没有打开看,而是冲着正握着一块玉佩发呆的楚终极道:“楚王世子既然牌片大,那就准备十万中品灵石做为和解费吧!当然,这只是你一个人的,至于其它五楚卫的,你就准备一人……五万中品灵石吧!”

    说完之后,冬落向着龙虎场上的四象锁灵阵走去。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灭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五五章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