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情谊千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北冥神越 书名:医侠道途
    人是需要睡觉的。

    而每晚这鬼都来(骚sāo)扰“晕老爷”,虽然这鬼也不伤害自己,但是每晚不让自己好好睡觉是个问题啊!晚上不让睡,白天自然就迷迷糊糊,本(身shēn)自己就够晕乎的了,这回又来一个迷糊。这两个糊加在一起,自己脑子成浆糊了!

    不过辛亏这小镇没什么大事,鸡毛蒜皮点小事呢,一般民众们也不找老爷,因为知道这县太爷晕晕乎乎的,脑子不够用。要是有点什么案子,哪怕是三十文,五十文钱纠纷的小案子,和县太爷也能给你拖上半年,才能把这案子审完!要是碰上打仗斗殴的事件,这位“晕老爷”先给你打入打牢,然后隔三差五的就开审。

    这“晕老爷”就这点好,要是跟这案子一百人有关系,那么这一百人全抓起来,这样他问着方便......。

    可惜苦了就苦了这群被抓进大牢里面的人了,也不是杀人放火,也不是(奸jiān)·(淫yín)掳掠,就稍微的一点小案子,鸡毛蒜皮点事,抓进去一呆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人一扣在大牢里,家里就少一个干活的赚钱的人。而且不但说少一个干活的,而且这小镇的大牢不像别的城池那种大牢,是有脏又破,而且还不供吃喝,需要蹲大牢里面的人联系家属,让家属要不一(日rì)三餐的送饭,要不那银子买县衙的大锅饭。

    买大锅饭的才有意思呢!一开饭了,衙役们在大牢里一解锁,带着犯人一起坐在桌子上吃,一边吃一边还聊呢,今天这饭软了,硬了的。吃完衙役和犯人每天轮班刷碗。等一切都收拾利索了,衙役吃饱喝得了,不愿意动弹,就让犯人自己回大牢里去。犯人临走的时候衙役们还嘱咐呢:“进去后,记得把牢门的锁链,锁好,别到时候老爷来检查看着没锁,怪罪我们!”因为都知道不是什么大案子,又都是街里街坊的,所以都不愿意看的太紧。

    因此,因为这个“晕老爷”的脑子太“浆糊”,一般民事纠纷都找“地保”解决。(地保:就是地方上为官府办事的人,约等于现在的居委会。)但傻人有傻福,别看这“晕老爷”这么晕乎的办案,但是由于群众们不愿意来官府打官司,所以上面巡抚来视察的时候,一来调查案宗一看,一年都没有一两起案件,这说明县太爷治理地方有功啊!每次巡视的时候,都多次嘉奖这位“晕老爷”为先进个人,是朝廷的榜样!【~…(爱ài)奇文学.. !*免费阅读】

    而如今这位朝廷的榜样,多次向朝廷请示,自己每晚睡觉被鬼缠(身shēn),希望可以调离。但是都被朝廷驳回,并一顿臭骂:“作为官员,不得迷信鬼神!”

    于是无奈之下,这“晕老爷”只能每夜的和这鬼都斗智!前文书也都讲过了,总之这“晕老爷”想

    了各种方法,都失败之后,也已经麻木了,天天晚上盯着这鬼看呗,就想想这鬼是个大美人!婀娜多姿的盯着自己,这样还能好受一些。

    可是好景不长,最近不到一周的时间,自己每晚心中所幻想的漂亮女鬼,面貌渐渐的能看清了,最开始自己还没怎么注意,后来等发现之后,仔细一瞧这“女鬼”的相貌,怎么是个男相呢?

    但前一周多的时间这鬼都没有相貌,如今有了相貌必然是想要告诉我什么!既然如此我一定要将这相貌记在心中,等白天我能动的时候,我给他画下来!“晕老爷”这么琢磨着,又盯了这鬼一宿,到了五鼓天明,公鸡报晓,这位鬼再次失去了踪影。而这次,“晕老爷”那笔在宣纸上刷刷点点,画出了这位鬼的相貌图来!

    而且“晕老爷”怕画的不像,又多等了一晚,又仔细盯着看了一晚之后,又多次修改这画像的细节,才让下面的差人在小镇四处搜索,看看有没有长这张脸的人!

    其实这么一看,“晕老爷”也不“晕”啊?其实大家没想到“急中生智”这个词,半个月时间,这鬼不让“晕老爷”睡觉,就是一个傻子,也能想出这个对策来了!

    这头衙门一贴出画像抓人,一个小镇人再多,也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不认识谁啊!衙役们都不用搜,拿出画像仔细看看就知道,这小镇之中压根就没这个人。但是该调查也得调查,搜查了几天之后,衙役们告诉老爷:“这小镇之中没这个人。”

    既然没这个人,那就一定是从这小镇来回过往的人群,既然如此,“晕老爷”又发下话了:“既然小镇没有,那你们(指衙役差人们)就在小镇的各个出入口盘查,必然会有一个跟这画像一样的人,来到此地,到时候你们给我绑起来送到老爷我这,我要亲自审案!”

    于是,等别天伤几人刚一到这小镇的时候,这些衙役们都已经再此等候好几天了,一眼看见别天伤的模样,再一对照画像中的人脸是一模一样。差人们知道,老爷并没有说谎,真是碰到鬼了!之前不相信“晕老爷”说话的差人们,如今也都相信了!几人跑过去,拉肩头,拢后背,二话不说给别天伤一捆,抬到了县衙。这才有了前文这些事(情qíng)。

    如今既然都说开了,那么别天伤也解释完了,这个鬼怎么办?别天伤这头琢磨了一下说道:“既然我没残害过谁,那么这鬼变化成我的模样,必然是想告诉老爷,让您找我!那么既然如此,今晚我就和你一个(床chuáng)上睡一觉......。”

    还没等说完,“晕老爷”这头都快吐出来了:“不不不!我每晚都盯着你这张脸,一看,看一宿,我都腻

    味死了,如今你这张脸在和我一个(床chuáng)上睡觉,我到了晚上一睁眼看到是屋顶的鬼,然后到了白天一扭头看着你这张脸!我还活不活了!”

    别天伤这头也不乐意,这事是让我摊上了,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一个糟老头子一个(床chuáng)上睡觉呢?你要是大姑娘小媳妇的嫌弃我也就算了,你?拉倒吧!于是一挥手转(身shēn)就要走,然后说道:“既然县太爷这么不(情qíng)愿,我也就算了,反正我也没犯法,你也抓不了我,今天我们就回客栈,明天我们还得赶路呢!”

    “晕老爷”一看,赶紧拉住别天伤,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也就是他了,他要前脚一走,这鬼天天半夜就这么折磨自己,不让自己睡觉,就自己这(身shēn)板,再有三个月,五个月的人就熬死了。于是赶紧道歉:“哎呀!行行行!你跟我一个(床chuáng)上睡还不行吗!我这头是真没办法了,你就帮帮忙吧!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喂哺婴儿。你可怜可怜我吧!”

    这头“晕老爷”赶忙用“哀怜口”求(情qíng),那头别天伤也并非真走,自然话也就缓和起来了!看到别天伤留下,这头“晕老爷”赶忙让手底下的差人们准备饭菜,因为既然是求人,自然要来一桌上等酒席了。这头别天伤还高声嘱咐呢:“多来酸甜口的!我喜欢吃!”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中国人聊天就有一个好处,就是在酒桌之上的聊事。这头别天伤吩咐:“到了晚上,你把你正妻弄到别的屋子里去,我躺在你正妻的位置上,咱俩都仰面而睡,到时候你睡,我不睡。我假装闭眼睛睡觉,骗这鬼来。等鬼到来之后,你动不了了,我去和这鬼聊聊,他既然变作我的模样,那必然是有什么事(情qíng)和我说!”

    这头“晕老爷”自然一万个答应,几人在饭桌上吃吃喝喝,不一会也就到了晚上。这头“晕老爷”对太乐安霖几位说道:“这衙门后院屋子太少,本来就没几间房,今晚还得给自己夫人倒出来一间,那么太乐安霖几人现在没法留下,住在衙门!现在衙门中就一间拆房算是空闲,能住人。要不就只能让几位壮士先回客栈了!”

    太乐安霖几人一琢磨,这功夫真就体现出太乐安霖对别天伤的好了!他这头一心思:“这县太爷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是到底怕我们人多势众,还是说真有其事,不如今晚我就留下,若是真有什么事(情qíng),我这头还能帮别天伤一手。”

    于是太乐安霖对着燕大昭和田北光说道:“你们先回客栈去,今晚我留在县衙柴房里面,有

    鬼也好,没鬼也罢,这头要是真出点什么事,以我的功夫多少还能有个帮衬。这头呢,燕大昭你去认认路,今晚我就一夜不睡了,明天你一早过来替我!”

    既然太乐安霖这么说了,燕大昭是个没主意的主,人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就行。而田北光和别天伤几人不熟,说白了别天伤死不死跟自己也没太大关系,既然这么说了,自己也不能硬留下,索(性xìng)就听他的直接走便是。而且自己不是没事,这头还押着镖呢,明天听听车千斤的意思,若是车千斤要着急走,明天自己的镖队就得赶路了,今天熬夜可不太好。

    于是,燕大昭和田北光回到了客栈,而太乐安霖和别天伤留在了县衙。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医侠道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四十八章:情谊千斤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