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我会怕你吗?

    “你……”

    廖雨辰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明明满腔的怒意无处安放,明明汹涌的(情qíng)绪极尽就要爆发,但是,到底他还是忍下了。

    时候未到,他要忍。

    不能因为母亲这一点‘小事’,就前功尽弃,不是吗?

    男人努力沉淀了数秒,收手放开了顾念,只是再度看向她的眸光,深不见底,就连唇边冷冷的坏笑,也透出诡谲,“好,非常好!”

    “你越是这样,就越让我觉得选择你,是对的!”廖雨辰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而接下来的一切,才更会有趣。”

    顾念移开了眸线,从他(身shēn)边越过时,只道了句,“但愿能如你所言。”

    一错开(身shēn),她便加快步伐走去了远处。

    又重新换了一杯柠檬汁,顾念仰起头,全数饮下,放下杯子的一瞬,她掌心中密密麻麻,沁起的薄汗无数。

    其实,她也不喜欢这样咄咄((逼bī)bī)人,也不想这样和别人打交道。

    但是,廖雨辰对潘秀玉的所作所为,是她最无法容忍的!

    就算她知道帝长川是考虑(身shēn)体缘故才放纵了他这次,她也无法忍,因为在潘秀玉中毒事件前,顾曼丽的惨死,也绝对和廖雨辰脱不了干系!

    顾念慢慢的深吸了口气,脑海中浮现那夜和(奶nǎi)(奶nǎi)对谈的(情qíng)景,也是那时,她从潘秀玉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qíng)。

    是有关帝浩海和顾曼丽夫妻二人,与另一个女人之间的陈年旧事了。

    感(情qíng)这个东西,本来是两个人的,一旦多出一个人,外加一些私心唆使,便会将一切都变了样。

    潘秀玉作为帝家的掌门人,对于这些,又岂能不知?不说出来,是因顾忌(身shēn)份和面子罢了。

    但顾念不同,姑姑已经枉死,她就算想选择沉默,也要首先考虑能否对得起过世之人,不是吗?

    她脑中陈杂漫漫,正走神着,忽然远处一道熟悉的(身shēn)影闪过,顾念一怔,下意识的迈步过去,嘴里呢喃了句,“珊珊?”

    这个时候,乔珊珊怎么会来呢?

    顾念还在人群中寻觅,(身shēn)边一位佣人便已临至近旁,“顾小姐,帝总和您有事详商,楼上请。”

    她莫名微怔,帝长川有事找她?

    抱着疑惑的心境,顾念迈步上了楼。

    三楼的会客室静谧,宽大,数盆偌大的盆栽茂盛,郁郁葱葱的,却像藏匿了獠牙的狮虎,暗藏汹涌。

    随着她推门进入,帝长川屹立窗边的颀长(身shēn)影落目,一(身shēn)清隽的黑色西装,立体有型的侧颜,冷冽又刚毅,明明浑(身shēn)气势磅礴,又富含攻击(性xìng),却好看的令人窒息,与冷色杂糅,潋滟无限。

    他的后方,是一张极大的办公桌,一旁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坐在旁边,看到顾念时,微微的颔首,客气又礼貌。

    看着顾念坐下后,那位陌生男人才起了(身shēn),拿着手中的文件,开口道,“现在公布顾曼丽女士的遗嘱,经过本人生前确认,在过世后,名下所有财产全数归属于侄女顾念小姐一人所有。”

    接下来,律师就开始一一介绍顾曼丽名下的详细财产明细。

    除了房产地产,名车首饰外,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帝氏股权,这也是当初潘秀玉赠与顾曼丽的,对待儿媳妇,老太太从未有过任何亏待。

    顾念坐在那里,惊诧的眸光紧缩,看着律师递送过来的遗嘱,她失神的呼吸不稳。

    姑姑竟然把一切都留给了她?!

    全部交代完,律师又说了两句,便在帝长川(阴yīn)冷的视线示意下,适时的离开了房间。

    取而代之的,律师刚走,就有两位(身shēn)材魁梧的保镖,走了进来。

    两人站在一旁,像两座大山,威严和警觉并存,气势渗人。

    顾念皱了眉,无需思量任何,(身shēn)侧帝长川已经临近,他迈动着步伐,从她(身shēn)边越过,修长清隽的大手拿过桌上另一份文件,推到了她面前,低冷的声线溢出,“签了。”

    她怔了怔,好奇的接过文件,翻开一看,顾念的眸线就沉了。

    是一份股份转让书,已经草拟妥当,只需顾念一个签字,顾曼丽刚刚留给她的帝氏百分之二十股份,便会转去上官妧名下。

    文件下方,上官妧已经签了署名。

    顾念重新抬眸望向了男人,视线中多了几分沉杂,“我为什么要签?”

    帝长川淡色的薄唇轻微勾起,冷冷的寒眸满含侵略的落向了她,“你认为我会将这些帝氏的股份,随随便便的放在一个外人名下吗?”

    外人。

    冷冷的两字,极好的诠释定义了她的(身shēn)份。

    若她是外人话,那么,上官妧又是什么?内人?!

    顾念的心隐隐痛了,强忍深吸了口气,故作镇定的面庞望向他,“所以帝总不想将这些股份让我继承,而是转让给上官小姐?”

    “对,因为她是我未婚妻。”帝长川回复的极快,沉冷的语速足以碾压她的尾音。

    顾念的心一颤再颤,就连放在桌面上的手指,也不由自主的发抖,她只能尽快的敛回,放于了(身shēn)侧,接连晦涩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她落下了长睫,苦涩的笑容晕染,“但怎么办呢?这些股份是我姑姑遗嘱中交给我的,我既已继承,就没有转让的想法,所以帝总,抱歉,恕难从命。”

    话落,顾念也连忙起(身shēn)向外。

    “顾念。”

    帝长川倏然出口,嗓音微冷,简单的两字划过唇舌带着酥麻的魅惑。

    顾念不自然的脚步猛然一下顿住,(身shēn)形僵住了。

    多久了,已经记不清多久了,他从受伤以后,就从未唤过她的名字,那一次还是在他被人下药意识不清时才叫的……

    难道他已经……

    顾念满怀错杂的回过(身shēn),期许的目光迎过去,但到底还是失望了。

    男人冷峻的面色犹如九重冰寒,(阴yīn)沉满载的寒眸冷光涌动,犀利又冷戾,毫不保留的朝着她轻扫,随着他(身shēn)形的靠近,骨节分明的大手捏挑起了她的下巴,“你认为我现在是在和你商量?”

    字音脱口时,他也不屑的甩开了她,冷冽的薄唇轻扬,勾魂摄魄的笑容冷鸷,帝长川些许的光线撇向了一侧的两位保镖,再出口的嗓音,凉薄沁骨,“不签了它,你能走出这个房间吗?”

    顾念纤长的睫毛不自然的颤动,目光透出难以置信。

    帝长川却望着她,笑了。

    他笑起来时,是很好看的,但那笑容夹杂冷意,森寒溢出的同时,痞气和匪气混杂,给人的震慑,可以想象。

    帝长川视线从她(身shēn)上移开,转(身shēn)向外时,对着两位保镖吩咐,“看着她,把文件签了。”

    “是的,帝总。”两位保镖异口同声。

    顾念愣愣的站在原地,错乱的神色随着敛下的目光混合,无措的手指紧缩,迅速的再抬眸,望向男人清冷的背影,开口道,“帝长川,你在担心,或者是害怕什么呢?”

    帝长川前行的脚步一滞,微微紧了眉。

    顾念已然先一步绕过他,却不等反应,便被男人先发制人,“你认为我会怕你什么?”

    她望着他,倏然漾起了唇畔,盈盈一笑的间隙,抬手一把拉住了男人的领带,用力将他(挺tǐng)拔高大的(身shēn)形拉向自己的同时,她另只手也环上了男人的脖颈,踮起脚尖,朝着他的薄唇覆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余生两两不念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271章 我会怕你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