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封锁长生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狂风过境 书名:盛世权后
    “你不会事到如今,还觉得我是任你宰割的厉王吧?”沈琛墨邪魅一笑,勾着嘴角,朝着太后一步步走去。太后眼中全是惊恐,她没有想到辛辛苦苦培育这么久的儿子,竟然会变成现在这般大不敬的模样!

    晚秋依旧跪在地上,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想要晚秋的解药,那根本无药可解!那是哀家偷学了大端的蛊毒之术,只要哀家心(情qíng)不好,随时可以要了她的命!”太后红着眼睛,仍旧大声的对着沈琛墨叫嚷,却偏偏有种声嘶力竭的感觉。

    沈琛墨毫不在意,一直走到太后的面前才停下。“我知道,若是你想要让晚秋痛苦,必须要有它才行。”

    沈琛墨就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袖子中找出一根长箫,而太后的眼光在落到长箫上的时候,眼神瞬间变得惊恐。猛的看向沈琛墨的眼睛,包含怨恨。

    “你在哀家(身shēn)边都安插了眼线?哀家竟然现在都不知道。沈琛墨,果真不愧是哀家调教出来的人,比起你那个毁了容的亲生母亲,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太后忽然哈哈大笑,宫外的宫人急忙跪了下去,这笑声他们听了二十多年,每一次都是一次心惊胆战,徘徊在生死边缘。

    沈琛墨的眸子一下子变得(阴yīn)冷,手中的长箫应声而断。

    “我忍了你这么多年,才终于等到了今天。你对我有教养之恩,我自然不会大逆不道。如今你手上没有任何可以拿捏我的东西,只要你乖乖的在永和宫颐养天年,我在登基之后,还是依旧封你为太后!”沈琛墨背过(身shēn)去,大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轻轻的搀扶起地上的晚秋,二人一起朝着外面走去。留下的太后瘫坐在软榻之上,一时之间,她还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太后(身shēn)子不适,这段时间就一直在宫中修养,你们知道怎么办吧。”沈琛墨走到门口,对着地上跪着的宫人开口说道。

    宫人们看着沈琛墨的脚,急忙磕了几个头,“奴才遵命!”

    沈琛墨又回过头,深深的回望一眼太后,哪怕什么都看不见,沈琛墨的心里确是说不出的痛快。十八年了,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魏昭华醒来的时候,(身shēn)边已经围满了人。沈措白正担忧的看着她,看到她醒过来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醒了!”悠悠感叹一句,眼角险些渗出眼泪来。

    魏昭华强撑着(身shēn)体从(床chuáng)上起来,喉咙之中有些干哑,沈措白及时递了水过来。魏昭华轻轻的抿了一口,勉强的说道,“怎么回事?我怎么忽然晕了过去?”

    “是最近太过于劳累了,这段时间,就好生在长生(殿diàn)养着,悠悠和安阳会照顾好你。”沈措白解释到,伸出手为魏昭华掩了掩被角。

    魏昭华看看旁边的悠

    悠和安阳,只是担忧的点点头。

    “放心吧,我没事儿。”魏昭华安危着他们,脸上牵强的挂出一抹笑意,“御书房想必还有别的事(情qíng)要忙,你先回去吧。”

    沈措白点点头,拨开魏昭华额前的碎发,才朝着外面走去。安阳跟着送出沈措白,悠悠则留下来照看。

    “一定要看好昭华,这段时间,若非必要的话不要让她出去!”沈措白冷声的吩咐到,

    安阳点点头,“皇上放心,奴才一定会好好照顾郡主!”【@ (爱ài)奇文学.. ¥&最快更新】

    沈措白回头看了看魏昭华的房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魏昭华吃了悠悠递过来的饭菜,又喝完了药,便又躺在(床chuáng)上,沉沉的睡去。

    梦里,魏昭华只感觉到疼,就好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旁边的大火扑面而来,呛得魏昭华睁不开眼睛。偶尔有东西从高处落下,魏昭华只能小心的躲避着。

    不远处的一个孩子正在原处呆呆地看着熊熊大火,魏昭华心中虽然诧异,但还是忍不住对着孩子大声喊道,“快走啊!”

    孩子却好像听不见魏昭华的话一样,仍旧在原地。魏昭华心中急迫,想要朝着孩子的方向跑去,但是两人之间都是熊熊大火,魏昭华根本无从落脚。

    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凶,那孩子似乎有了感召,开始大声的哭泣,魏昭华挣扎着想要过去,却被从天而降的房梁拦住,等到魏昭华在抬头看去的时候,那孩子已经被烈火吞噬。

    “不要!不要!”魏昭华大叫着,旁边的悠悠急握住魏昭华的手,“郡主,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魏昭华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熟悉的(床chuáng)慢,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一场梦。

    旁边的悠悠拿着手帕擦拭着魏昭华额头上的冷汗,满脸的担忧,“郡主可是做了噩梦?群主不用担心,悠悠会守着群主的!”

    魏昭华点点头,因为睡了一觉的缘故,(身shēn)上已经舒服很多。梦中的一切都太过于真实,就好像是真的发生过的一样,就连大火烧灼皮肤的疼痛,魏昭华似乎都能够切(身shēn)的体会到。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魏昭华只觉得舒服许多,朝着外面看去,天已经黑了下来。

    魏昭华穿好衣服,在悠悠的帮助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下了(床chuáng)。

    “郡主想要做什么,奴婢去做就是了,郡主(身shēn)子还没全好,还是不应该劳累的。”悠悠有些担忧的说到,看着魏昭华的样子,想来是要出去。

    魏昭华淡淡的笑着,以为悠悠是担忧自己,示意悠悠自己没事之后就出了屋子的门。安阳手中端着药,看着魏昭华的模样,愣了愣。

    “郡主......”安阳迟疑一下,还是开口叫住就要走出去的魏昭华。魏昭华回头,“我回

    来在吃,你先放在桌子上吧。”

    安阳无奈的摇摇头,直到魏昭华到了门口,才明白为什么悠悠和安阳都在旁敲侧不让自己出去。长生(殿diàn)的门口已经有了御林军把手,看到魏昭华的时候,纷纷弯(身shēn)行礼。

    “郡主万能福金安,我等奉皇上的命令,守护长生(殿diàn),保护群主的安危。郡主若是无事的话,还是请回吧。”守门的侍卫对着魏昭华说道,脸上不带有任何色彩。

    魏昭华淡淡的笑了笑,回过头来看着安阳,“皇上为什么封了长生(殿diàn)?他猜到了我会出去?”

    安阳低着头,不敢直视魏昭华的眼睛。若是说魏昭华的(性xìng)格,也不是不能安安分分的在长生(殿diàn)带着,但是御林军守住门口,多多少少都让人觉得不舒服。

    “皇上是担忧群主的安危,才会出此下策。”

    魏昭华朝着屋子走去,这既然是沈措白的命令,就算是自己杀了在做的人,恐怕都没有办法改变。与其如此,倒不如等着沈措白来。能猜的到自己想要出去,怎么会猜不到自己不喜欢这种拘束呢?

    魏昭华在悠悠和安阳的侍奉下吃了点饭菜,喝了药,便坐在书桌前,随手拿了一本书,放在手中看着。悠悠和安阳见了这个样子,给魏昭华关了门,只在外面候着。

    等到入了夜,天上的月光显得格外的明亮,竟然比屋子里的灯光还要亮堂几分,索(性xìng)魏昭华吹熄了灯,披了件外衣,和悠悠安阳两个人一起坐在院子里。

    “果真,朕猜着,你现在也没睡。”沈措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悠悠和安阳悄悄的退了下去。

    魏昭华笑着看向来人,指了指门外的御林军,“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学着金屋藏(娇jiāo)吗?”

    沈措白轻轻的抱住魏昭华的(身shēn)子,在宫中的这段时间,魏昭华竟然瘦了许多,沈措白不进有些自责。“那天晚上的事(情qíng)我都知道了,深更半夜的,你跑去冷宫吗,总是让人担心个不停。”

    魏昭华笑了笑,“是你把元姑姑安排在我(身shēn)边保护我的?对吗?”

    沈措白放开魏昭华,看着魏昭华闪闪发光的眼睛,竟觉得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几分。“原本是是想要江恒去的,但是江恒在我(身shēn)边还有别的事(情qíng),便只能让她去了。”

    “你一直都知道元姑姑的存在,她服侍过紫玉皇后,你和宣仪都是知道她的(身shēn)份的。”魏昭华淡淡的说到,沈措白点点头,魏昭华猜的一点都不错。

    “我想去冷宫看看。”过了半响,魏昭华才开口说道,沈措白的神色愣愣,摇摇头。

    “你(身shēn)子还没有完全康复,这段时间就先好好休息,若是(日rì)后有机会的话,我带着你一同去?”沈措白虽然想要征询魏昭华的意见,但是说出的话确是毋庸置疑的。

    魏昭华背过(身shēn)去,看向天空中的月亮,竟是满月。

    “我猜如果现在我不去看的话,等到再去看的时候,冷宫就已经不存在了。”魏昭华的眼神带了些许惆怅,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要去看看那个毁了容的女人,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模样,当初的决定,有没有后悔过。

    沈措白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关于冷宫的事(情qíng),宣仪没有告诉你的,我来说。”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百一十章 封锁长生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