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任性

    奕政看了奕仁一眼,过了一会儿才淡淡道,“这个我们会善良的,大哥就不用((操cāo)cāo)心了。”

    奕政隐忍的盯着奕仁,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去看过爸了,他(挺tǐng)高兴的,这件事就先不用说了,等我结婚再告诉他就行吧,大哥?”

    “那怎么行?”

    奕仁一挑眉,他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

    “这样的好事,我必须让爸知道,让他也高兴高兴。”

    说着,他干脆丢下奕政,独自走向治疗室,去宣布这个好消息了。

    他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的。

    利达酒店二楼包房。

    “怎么是你?”

    娄子晴看着走进来的王克远,眼睛里面渐渐布满了猩红的血丝。

    此时此刻,她很愤怒,无比的愤怒。

    姜文栋说带她来参加宴会,说是给她介绍一个大客户,没想到他要给自己介绍的大客户,竟然是王克远。

    “怎么不能是我了?”王克远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娄子晴,“娄小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不想看见我呢?”

    娄子晴没有说话,盯着王克远看了一会儿,然后猛然侧头看向了姜文栋。

    “王总……”姜文栋眸光一闪,避开了娄子晴的视线,“您和子晴认识?”

    “何止是认识。”

    这话,王克远说的意味深长。

    姜文栋轻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的公司都被王克远买下来了,娄子晴自然是不知道这一点。【@…(爱ài)奇文学.. …&最快更新】

    想到姜文栋并不知道自己和王克远之间的事(情qíng),娄子晴从他脸上收回了视线。

    “娄小姐,没想到你现在在姜总的公司工作,今天能见面,我们之间的缘分还真是大,可能这就是老天刻意安排的。”

    “要是早知道姜总给我介绍的客户是你,我肯定不会来。”

    说完,娄子晴转(身shēn)走向了宴会大厅门口。

    王克远给姜文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娄子晴给拦下来。

    现在王克远可是姜文栋的顶级上司,所以他二话没说,立马跑到娄子晴面前拦住了她,“子晴,你怎么跟王总说话呢?”

    “姜总……”娄子晴自然不敢对姜文栋不敬,满脸为难的说道,“我和王总之间有点小恩怨,您还是把他介绍给公关部的其他人吧。”

    姜文栋眉心微蹙,明显是不高兴了。

    将姜文栋脸上的神(情qíng)尽收眼底,娄子晴低下了头。

    “子晴,你怎么能这么任(性xìng)?不管你和王总之间有什么恩怨,现在是在工作,你这样走了算怎么回事?”

    “姜总……”王克远走到姜文栋(身shēn)旁,笑着说道,“你也不要苛责娄小姐了,我和她之间确实有点小恩怨。”

    “抱歉,王总,她刚来我们公司没几天,缺少培训,您多担待。”

    “确实缺少培训。”王克远轻笑了俩声,“我觉得一个优秀的公关人员,不管和客户之间有什么私人恩怨,都应该放一放才对。”

    王克远这话

    暗含嘲讽之意,娄子晴能听出来。

    远达公司上下都捧着她,使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优秀的人,王克远说这话,她自然是很不服气的。

    “王总……”娄子晴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刚才是我失态了,对不起。”

    “我是一名很优秀的公关人员,我会向您证明这一点的。”

    听到这话,姜文栋看了一眼王克远,然后冲着娄子晴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嘛,工作是工作,私人恩怨就应该先放一放。”

    “如此最好。”

    淡淡的说了一句,王克远走向了宴会厅的包房。

    “一会儿说话的时候注意点。”王克远一走,姜文栋脸上的笑奕褪去了,“要是得罪了王总,你也别想继续留在公司了。”

    警告完娄子晴,姜文栋也走向了宴会厅的包房。

    十分钟以后,娄子晴进入了包房。

    此时,姜文栋和王克远已经开始喝起了酒。

    “坐王总旁边吧。”

    看娄子晴进包房了,姜文栋冲着她淡淡的说道。

    娄子晴轻点了下头,强压下了自己心里对王克远的厌恶,坐到了他旁边。

    “娄小姐。”娄子晴刚一坐下,王克远就把一杯酒放到了她的面前,“做公关的都很能喝,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怎么样?我们来比试比试。”

    “好啊。”

    娄子晴答应的很痛快,倒不是因为不服气,而是她的酒量很好,自信的认为王克远不可能喝赢自己。

    而且,要是把王克远灌醉了,她也能尽快的离开这里了。

    可以说,娄子晴心里的算盘打的叮当响,至于能不能如她所愿,就是未知数了。

    娄子晴端起餐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姜文栋拍了下手,笑着说道,“真是爽快。”

    得到了自己老板的夸奖,娄子晴并没有表现的高兴。

    淡淡的瞥了眼姜文栋,王克远拿过娄子晴的酒杯,倒满了酒。

    娄子晴看着放到自己面前的酒,眉心微蹙,“王总,你不是要跟我比试吗?”

    “对。”王克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比试。”

    看王克远喝了酒,娄子晴放心了。

    之后,娄子晴和王克远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全程无话。

    姜文栋倒也识趣,没有去打扰俩人,安安静静的吃着饭。

    他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娄子晴往后退了两步,心里开始忐忑了起来。

    刚才她猛然想起了自己被王克远轻薄的事(情qíng),所以一时没忍住。

    现在后悔也晚了,泼出去的酒收不回来了。

    “娄子晴。”王克远死死的盯着娄子晴,面无表(情qíng)的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像别的男人一样,被你在大街上追着打?”

    静默了几秒钟,娄子晴冷声说道,“在我心里,你连那种男人都不如。”

    现在娄子晴的内心活动是,反正都一杯酒泼在王克远脸上了,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她也没什

    么好怕的了。

    更何况,她心里真的是恶心极了王克远。

    “娄子晴,你都做了什么?”姜文栋猛然起(身shēn)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声说道,“我看你是真的不想在公司继续工作下去了。”

    娄子晴(身shēn)侧的双手紧握,满脸委屈的看向了姜文栋。

    “我看你真的是缺乏教养。”

    说完,王克远端起餐桌上的酒杯,然后把酒杯用力的摔在了地上。

    娄子晴惊叫了一声,接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王总,您消消气。”姜文栋走到王克远(身shēn)边,轻言安抚道,“娄子晴她有点喝醉了,再加上年纪小不懂事,您别跟她一般见识,我这就让她给您赔罪。”

    说完,姜文栋看向了娄子晴,眼神暗含警告。

    娄子晴低下头,避开了姜文栋的视线。

    她这个样子,明显就是不想道歉的意思。

    “算了。”王克远弹了弹(身shēn)上的衬衫,淡淡的说道,“女孩子脸皮薄,口头道歉就免了,我还没那么没有风度,去为难一个小女孩儿。”

    “王总您心(胸xiōng)宽广,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嗯。”

    淡淡的应了一声,王克远伸手端起了餐桌上的酒杯。

    姜文栋看着他手里的酒杯,眸光一闪,“娄子晴,王总都宽宏大量的原谅你了,你别不知好歹,快点坐下陪王总喝几杯,就当做道歉了。”

    “姜总,我……”

    “嗯?”姜文栋冷声打断了娄子晴的话,“你还想说什么?”

    娄子晴找了那么多天的工作,好不奕易找到了,自然是很不想失去这份工作的,而且来公司这几天,全公司上下都捧着她,令她的心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就更加的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了。

    “好。”娄子晴用力的咬了下嘴唇,坐到了椅子上,“我知道了。”

    “嗯。”

    姜文栋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娄小姐,我看你酒好像醒了不少。”王克远拿起酒瓶,倒了杯酒,“那就继续吧。”

    说着,王克远把酒杯递到了娄子晴面前。

    娄子晴一直紧握的手,松开了,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

    “很好。”王克远脸上露出了笑奕,“没有什么事(情qíng)是喝酒不能解决的。”

    不在意娄子晴不搭理自己,王克远坐到椅子上,按下了呼叫铃。

    很快,服务生走进了包房。

    “再拿几瓶过来。”

    “好的,王总。”

    服务生离开了包房以后,王克远看着娄子晴笑着说道,“我还是很开心的,现在的人露出真(性xìng)(情qíng)可不奕易,有幸见到了娄小姐的真(性xìng)(情qíng),被泼了一杯酒也值了。”

    娄子晴只是略显牵强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王克远说这种话,就是单纯的哄一下娄子晴。

    之前他没想着灌醉娄子晴,但是现想了。

    他这个人,可是睚眦必报,而且在他眼里,娄子晴很欠教训。

    之后,在姜文栋的

    帮助下,娄子晴一直不停的喝酒,很快就喝醉了。

    “再喝一杯。”

    “不……不喝了。”娄子晴连忙摆手,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喝不下去了。”

    看她真的是醉了,王克远端着酒杯的那只手收了回去。

    “王总,子晴喝醉了,确实不能再喝了。”

    “嗯。”

    淡淡的应了一声,王克远起(身shēn)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回(身shēn)摘下了挂在衣架上的外(套tào)。

    “王总,您没喝醉吧?”

    “呵。”王克远轻嗤一笑,“这才哪到哪。”

    娄子晴自以为很能喝,但是和王克远这种常年混迹于各种酒会的人,完全不够看。

    “姜总,娄小姐是陪我喝酒,她喝醉了,理应我送她回去。”

    “这是自然。”

    姜文栋的公司都被王克远给收购了,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放心吧。”王克远走到娄子晴(身shēn)后,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我肯定会把贵公司的员工,安全的送回家的。”

    说完,王克远把已经醉成一滩烂泥的娄子晴扶了起来。

    事(情qíng)进展的很顺利,娄子晴被服务生扶到车的后座以后,王克远也上了车。

    “王总,我们去哪?”

    “去柏林公寓。”

    司机轻点了下头,然后启动了车子。

    王克远看了一眼躺在椅座上的娄子晴,眼里闪过了一丝得意。

    ……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帝少专宠:娇妻,别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百五十二章 任性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