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你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月小叶 书名:逃婚进行时
    “傻女人。”江谨喻笑容更盛,“你好,我就好。所以,为了你还是为了我,你觉得有区别吗?”

    骆黛之哭笑不得,现在江谨喻怎么总跟个孩子似的。

    “你是不是说好听的哄我呢?”骆黛之瞪着江谨喻,装出满脸的凶神恶煞。

    江谨喻扬眉,“老婆,你怎么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完蛋了,我好像一天比一天要更(爱ài)你。我对你的(爱ài)没有上限,是无穷无尽。”

    拐着弯的彩虹(屁pì)。

    这次,骆黛之是真的被逗笑了。

    她没好气的嗔怪道,“好啦,知道你什么意思了。”还越说越夸张了。

    “全部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江谨喻像是不知疲倦一样,“老婆,如果你怀疑我有别的心思,那是真的侮辱我了。”

    骆黛之瞬间哭笑不得,这个男人是不是不懂什么叫做见好就收啊?

    她哼了一声,表(情qíng)(娇jiāo)嗔,“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点怀疑你是什么居心了。”说完,骆黛之摆出一张审视的表(情qíng),盯着江谨喻看,“坦白吧,你是不是别有所图?”

    江谨喻摸了摸鼻子,笑容焉坏,“老婆你实在是太聪明了,一眼就看穿了我的企图。”

    骆黛之:“……”还真的有目的啊?

    她眨巴着眼睛,无语的盯着江谨喻,“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目的,我看着心(情qíng),能不能帮助你。”

    不过(情qíng)况是真的有点奇怪。

    江谨喻能有什么事(情qíng)求助骆黛之的?

    困惑还藏在心底,骆黛之就看到了江谨喻脸上毫不掩饰的**。她心里咯噔一声,还来不及脸红,就听到江谨喻忽然凑上来,贴着她的耳垂,暧昧含糊的开口,“你不是说,等到你那天心(情qíng)好了,就可以让我留在这儿了吗?你说今天,你的心(情qíng)好吗?”

    骆黛之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

    这人什么(情qíng)况啊!

    搞了半天,逗她玩就是为了拐弯抹角的说这个事(情qíng)?!

    堂堂江总,这是要憋坏了吗?

    骆黛之忍住笑,脸上表(情qíng)瞬间冷了下来。乍然一看,像是骆黛之生气了一样。

    看着这样的骆黛之,江谨喻心里闪过一抹担忧。

    他迟疑着看着骆黛之,“生气了?”

    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忽然晴转多云,甚至是即将暴风雨。

    都说女人在怀孕后,兴趣会降低。江谨喻越来越赞同这个说法,再这样下去,这个家里只有他儿子,没有了他的容(身shēn)之地啊。

    这样的想法,让江谨喻神(情qíng)有片刻的怔愣。

    “不逗你了。”骆黛之噗嗤笑出了声,脸色有些红,“你今天晚上,可以留下来。”

    “真的?”江谨喻欣喜。

    骆黛之捂住脸,(娇jiāo)羞的喊了一句,“如果你再胡说八道,那我就不理你,你直接出去吧。”

    “好,我不说了,不说了。”长时间的(禁jìn)(欲yù),让大丈夫能屈能伸。江谨喻在线“卑微”,希望骆黛之能好好的看看他。

    骆黛之害羞的没眼看,最后拉了江谨喻的衣袖,“还愣着做什么,去关灯呀!”

    瞧这傻乎乎的样子,还以为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呢。

    说起第一次,骆黛之微微眯了眯眼睛。那个时候江谨喻横冲直撞,让骆黛之以为他是对自己有意见。

    可是现在才明白,那是因为那个时候,江谨喻没有什么经验,他也是第一次。

    两个人(阴yīn)差阳错,都是彼此的第一次。

    想到这儿,骆黛之嘴角闪过一抹甜蜜。

    但是很快,就被黑暗中江谨喻的上下其手,闹得面红耳赤。

    骆黛之羞恼咬牙,怎么不管什么时候,这男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找到那…关键位置啊!

    “你在上面。”江谨喻嗓音沙哑,“我怕控制不好自己,伤了你和孩子。”

    沉沉的沙哑声,说明了一切。

    骆黛之嘤咛一声,再也不敢去看黑暗中江谨喻明亮无比的那双眼睛了。

    -

    第二天,骆黛之下(床chuáng)时,是揉着受不了的腰。

    又酸又疼。

    明明和以前不一样,昨夜里江谨喻的动作也很温柔。但是,骆黛之被他软磨硬泡,哄骗了一次又一次,沉浸在江谨喻的温柔乡里,被吃干抹净。

    可就是这样,江谨喻却满脸无辜,说自己还差的远呢。

    看着江谨喻精神奕奕的模样,骆黛之真想一脚把他踢下(床chuáng)。

    还是最后,江谨喻看着骆黛之实在是累极,才“放过”她,怀里搂着睡熟的骆黛之做了个好梦。

    “不要脸。”

    江谨喻早早的上班去了,再也没有那么的神清气爽。

    有句俗语怎么说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

    江谨喻临出门前,就是这种表(情qíng),看的若安然心里酸溜溜的。眼下又看到骆黛之在她面前扶着腰,对若安然来说,当然觉得骆黛之是在炫耀。

    直接的炫耀,简直是欺人太甚。

    “嗯?”骆黛之漫不经心的打了一个哈欠。

    她觉得,自己过会儿要去补个觉。若安然说的话,她刚才听得不是很清楚。所以下意识的,重复问了一句。

    “你觉得很光彩吗?”若安然对骆黛之怒目而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不是怀着(身shēn)孕吗,就不能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好一点。这么迫不及待的勾引江哥哥,你就不怕你出事。”

    骆黛之眨了眨眼睛,满脸的无辜,“你这些话听起来,我觉得怎么好像是在关心我?”

    “我呸!”若安然一脸唾弃,“我关心你,你配吗?”

    骆黛之莞尔一笑,一点也不生气,“我配不配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现在心里嫉妒死了,对不对?”

    若安然死死的抓紧手心,“我嫉妒你这种脏女人?”

    “听到了吗?”

    忽然,骆黛之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若安然警惕,立刻看向四周。

    没道理啊,早上是她亲自目送江哥哥出门,江谨喻不应该在家里才对。难道,又是监控?

    若安然想到这儿,立刻警惕的看着周围。

    “老公,你听到了吧。”骆黛之看着若安然可笑的举动,强忍着笑,继续和江谨喻撒(娇jiāo),“她刚才骂我的那些话,你可听得清清楚楚。我好委屈,心里好难过啊。”

    若安然猛地瞪大眼睛,才发现骆黛之原来一直在和江谨喻视频。也就是说,那些话,都是从手机间接被江谨喻听到的。

    若安然脸色一黑,咬牙切齿的盯着骆黛之骂道,“你给我设(套tào)!”

重要声明:小说《逃婚进行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百三十五章 你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