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得好死

    担心他们两人不和发生争执的卢妍,从某一处角落悄然下楼的时候,恰恰就只听清楚慕少华的“只要卢妍”这四个字。

    一时之间,竟然又被浮动芳心。

    也是,她这个小小女人从来都无法抗拒慕少华的一点点好。

    当然,她也大概清楚他们这到底是在争什么。

    “干爹,少华。”她缓缓走过去叫了两人一声。

    而后将目光放在慕少华(身shēn)上,微微一笑,“少华,我不想跟你走。”

    一句话,清晰表明她的态度。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常年和我一样为你提心吊胆,我想过点安稳的生活,你放过我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在淌血。

    她想了很久很久,才决定以退为进,想要试一试自己在对方心底的地位到底如何。

    是不是哪怕自己离开对方,他也没有半点所谓。

    “你……你说什么?你明白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吗?”慕少华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甚至怀疑站在他眼前的卢妍根本就不是卢妍。

    那个深(爱ài)他的卢妍,怎么会如此残酷的和他说出这番话?

    “我明白自己到底在说什么,那你又到底清不清楚现在你走的是一条彻头彻尾的不归路?你是想带着我和孩子一起去死吗?”卢妍眸中含泪,她也不想将话说的这么绝,但她却不能不这样说。

    她太希望眼前这个男人能够为了自己和孩子稍微退让那么一点点,为什么要为一个死去的人,毁了他们这些活生生活着的人的安宁?

    而且还是一个生前作恶多端的死人。

    “卢妍,我以为你懂我的,我真的以为你懂我的。现在你居然和那些人站在一起指责我?”慕少华倒退一步,脸上有些许的受伤神(情qíng)。

    这是他,好不容易才能(爱ài)上的女人。这个女人给了他和别人不同的感觉,很多时候他都会由衷的感到温暖。

    不曾想……今天两人竟然会走到如此这般地步。

    “少华,我的心里始终有你。哪怕你罪恶滔天恶贯满盈也依旧是我深(爱ài)的丈夫。但是我不能让孩子和你同流合污,我想给他一个最好的生活和成长环境。”

    为了他们以后有可能存在的幸福生活,卢妍这一回算是拼出去了,只希望能唤醒眼前男人的一点点感(情qíng)。

    “卢妍,这样说来,你是宁愿留在这里都不愿意和我走对吗?”

    慕少华笑得有点神伤,好不容易付出点真心,竟然被人舍弃,论谁都不会高兴的起来。

    “是。”卢妍强撑着(情qíng)绪点点头,她绝不能在这个时候舍弃干爹而去,那样太过分了。

    既然已经是南父的干女儿,那她就要尽到一份做女儿的责任心。

    至于慕少华这边,她不是失望,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希望对方能够停下手来,不再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qíng)。

    “好,那你好好保重(身shēn)体,我先走了,改天有空再来看你。”

    慕少华并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既然对方都将话明明白白的跟他说了个一清二楚,那他又何必死赖着不走。

    一个男人,还是很要面子的。

    看着慕少华越走越远的背影,卢妍终于还是忍不住那心头(情qíng)绪的大爆发,一下子就泪流满面。

    蹲下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到底她还是没办法放下这个男人,所有(情qíng)绪都像是为了这一个男人而生一般。

    为他欢喜为他悲伤为他痛苦,这一切她都甘之如饴,但是为什么对方就不能够放弃复仇这件毫无道理的事(情qíng)。

    慕少卿,本就该死啊。

    南父看着这个干女儿悲痛(欲yù)绝的模样,手抚在人后背上轻拍了两下安抚对方。

    “哭吧,哭吧,哭出来心里就好受多了。你是我的干女儿,干爹绝对不会让你受欺负。一个慕少华算得了什么,只要你愿意,天下间还有千千万万的慕少华排着队等你来挑选呢。”

    南父前一半话说得还算正经,后一半话倒是让人感觉有点不着调。

    却是生生逗笑了陷于悲伤(情qíng)绪中的卢妍,不(禁jìn)喜极而泣。

    “看,这不是笑了吗?笑了就好,老是哭丧着脸干爹可是会不高兴的。”

    于是,卢妍又发自真心的绽放了一抹笑容。

    南父与卢妍之间的父女关系可谓是越处越好,都快要赶上南羽这个亲生女儿了。

    至于慕少华,从南家别墅离开后,就一个人上了酒吧去借酒消愁。

    可惜借酒消愁又有什么用,麻痹自己的神经也只能让自己愁更愁而已。

    酒吧里面的酒,向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先生,您还要吗?如果不喝酒的话,本店要打烊关门了。”酒保礼貌的走过来弯下(身shēn)体在他耳边开口说道。

    要说这酒保也是心累啊,每天凌晨两点的上班时间都总是不能按时,总会碰上那么一两个喝醉的人赖着不走。

    然后他这个最后走的人就要负责收尾工作,跟醉鬼交谈,被骂上两句打上几下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qíng)。

    这不,慕少华还真是给面子,一玻璃酒瓶就硬生生的砸在桌面上。

    瞬间,原本完好无缺的酒瓶裂开,没有喝完的酒水从里面喷涌而出,玻璃渣子也碎了遍地。

    酒保扶额,这个顾客一看就知道(身shēn)份不俗,他不敢贸然得罪,但是这满地玻璃收拾起来也算是费劲。

    “你这是什么意思……赶人吗?还是觉得我给不出钱?我给钱,我给你钱,想要多少要多少!爷想在这里包夜行不行!”慕少华拎起酒保衣领就大吼一句,双眸布满(阴yīn)狠可怖的血腥色。

    “不是不是……这位大爷您误会了,我就是问一句而已,问问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您想干什么都可以,您想怎么样就怎样。”酒保马上就秒怂,看样子他今天想要按时或者早点上班,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实施的梦。

    而且还有这满地玻璃渣子等着他老打扫干净,想想也还真是糟心。

    闻言,慕少华才大发慈悲的放过对方,松开对方的衣领将酒保摔了下来。

    过往和卢妍的一幕幕在眼底前闪现开来,当然其中也不止只有卢妍,还有他那个已经去世的大哥。

    那张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不断的重复着四个字,而那四个字就是“替我报仇”。

    耳边连续不断的响起这句话,使得他根本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只能一遍遍的重复保证,“大哥,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那些害过你的人,一定都会不得好死。”

    “我一定会让他们不得好死!”他仰天长啸,这一次,又是心里的心魔占据上风。

    卢妍仿佛永远只能排在他心底的第二位,哪怕她已经怀了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复仇娇妻千千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得好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