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阮瑜儿出来了

    “阮瑜儿真的出来了?”

    自从威尔逊事件之后,阮宁渊还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或者说,担心过。

    仔细算算,才不过两天而已,他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一起去医院体检看宝宝的(情qíng)况,就出现了这种事(情qíng),阮宁渊无声地叹了口气,她感觉上天是在有意为难她,不,准确地说,是为难他们两个。

    “两天清净(日rì)子还没有享受完呢。”阮宁渊靠在沙发上,抱着一只膝盖,闷闷不乐地说。

    左靳南和杨助理打完电话回来,就看到她这个样子。

    阮宁渊在担心什么,他当然知道。

    阮瑜儿如今的精神状况已经与从前大大不同,(身shēn)上充满了各种不确定因素,就是个放在人群中,时刻会爆炸的炸弹。

    现在这颗炸弹的目标只可能是他们两人。

    “别担心了。”左靳南在沙发后面抱住她,“我已经让安排杨助理做了一些措施。”

    阮宁渊握住他的手点点头,心里面得到一点安慰。

    眼看着爷爷的(身shēn)影出来来,她深吸一口,暂时将这件事(情qíng)压到心底,因为爷爷年级大了,何必让他老人家跟着一起担惊受怕呢。

    于是赶紧找了一个话来问,“爷爷,是不是可以吃饭啦?”

    “还有个把小时。”左老爷子说,仔细看了看阮宁渊的脸,“丫头怎么啦?”

    这话是问的左靳南。

    阮宁渊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怎么了?”

    两人的眼睛都向左靳南投过来。

    “好了爷爷,宁渊没有出什么事儿,您就别在这瞎琢磨了。”左靳南把扶到沙发上坐下,“宁渊没毛病也得被您说出毛病来。”

    虽然左靳南让她别担心,但阮宁渊对阮瑜儿的防备,是不可能一时半会就卸下的。

    因为她之前经历的种种,都跟阮瑜儿相关。

    刚过去的威尔逊事件,刚开始,不也有她吗?虽然是被人利用,那前提也是因为她存了一个要自己命的心思。

    这一晚,年轻的夫妇就在左老爷子这里住下了。

    “怎么还不睡?”左靳南洗完澡出来,阮宁渊还半靠在(床chuáng)头,瞪着一双眼睛。

    “睡不着。”左靳南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腰间,水都没有擦干,顺着他的肌(肉ròu)线条往下落,在松松打了个结的毛巾处消失。

    时隔多(日rì)看到这幅美男出浴图,阮宁渊觉得嗓子有些发干,刚刚要说什么来着?她眨了眨眼睛,竟然已经想不起来了。

    昨天她吃完就又迷迷糊糊睡着了,睡意很大,像是要把前面多(日rì)没睡好的给补回来,所以左靳南什么时候洗澡,又是什么时候出来,她是一概不知,只在早上醒来时,发现在即被搂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想什么呢?”左靳南拿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阮宁渊嗔怪他,“你怎么不穿衣服?”然后往下一滑,把被子拉到头顶。

    (身shēn)边不多时就拱进来一个人,阮宁渊不动。

    “睡着了?”

    她迅速答:“嗯。”

    耳边传来左靳南的轻笑,阮宁渊恨不得现在跳起来给自己一个巴掌,这智商真是越过越回去了。

    左靳南要从她脑袋下伸过手臂枕着她,阮宁渊不肯,死死地黏着(床chuáng)。

    左靳南试了两次,他想不通阮宁渊看起来这么柔弱一人,是怎么有力气让自己全(身shēn)黏在(床chuáng)上的,一点空隙都没有。

    阮宁渊有些得意,笑声还没传出来,就感到自己后颈被他手指轻轻刮了两下。

    她的后颈很敏感,这一刮,她立刻侧(身shēn)蜷起来,左靳南就瞅准了这个机会把手臂伸过去了。

    阮宁渊泄愤似的在他手臂上一阵碾,其实她这么瘦,一个脑袋能碾出多大劲儿来?左靳南压根没当回事,就是那毛茸茸的一团头发,随着她的摇摆在他胳膊上,还有(胸xiōng)口上撩着,发痒。

    他先容她幼稚了一会儿,但这痒劲儿越来越大,他渐渐也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阮宁渊碾累了,顺着左靳南的力道滚了半圈,正好滚到他怀里。她伸出一只手也搂住左靳南的肩,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背上划来划去。

    她是无心的,因为昨天睡得太多了,现在还早,也睡不着。

    这对左靳南来说是一种折磨。

    阮宁渊的手划到第五次,左靳南捉住了它。

    “别动,睡觉。”

    “我现在睡不着。”阮宁渊低声说,气息吹在左靳南的(胸xiōng)口上。

    左靳南暗叹一声,“别乱动,躺正。”

    声音有些喑哑,但阮宁渊心里想着事儿,就没有注意到。

    她的注意力都被这几个字的字面意思给吸引了。

    “刚刚把我翻过来的是你,现在让我自己翻过去睡的也是你,真是善变!”踢了他一脚,她才翻(身shēn),两人之间落了一个人的距离。

    左靳南暗吐了一口气,把那股子冲动给压下去。

    偏偏这丫头不领(情qíng)。

    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追的老婆,咬着牙也得哄好了。

    “生气了?”

    他把人再翻过来,看到阮宁渊来不及收回的笑。

    “存心的?”他的眼神变了变。

    阮宁渊现在也不怕他,乐颠颠地点头,大方承认,“对。”

    她刚说完话,左靳南的脸猛地压了下来。

    隔得这么近,两人的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睡不着?”他又慢悠悠地问。

    阮宁渊这才有些慌了,心擂鼓似的,想把被子网上扯一扯,但手都被左靳南给压在(床chuáng)垫上,所以她现在根本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ròu)。

    她偏头不去看他,“睡,睡得着,”还故意打了一个哈欠,“你看,我确实困了。”

    左靳南没有动。

    阮宁渊看着那扇关着的门,努力忽视面前的男人,手挣了两下,当然只是徒劳。

    “睡了,我要睡了。”蚊子哼哼似的两句。

    可怜又软萌。

    左靳南只是吓唬吓唬她,没真想做点什么。给她把被子拉好,抚了抚沾在她脸上的乱发。

    “睡吧。”

    这一声仿佛有魔力似的,阮宁渊慢慢闭上了眼睛,(身shēn)体直往下坠,困意立刻席卷了她。

    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她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淅淅沥沥的水声。

    他不是已经洗过澡了吗?怎么又洗一遍?

    这个念头刚起头,她就彻底和周公见面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前妻,复婚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86章 阮瑜儿出来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