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能否留下陪陪我

    “滚开。”东皇钰淡淡的开口。

    薛梓希低垂的眸子中划过了一丝狠色,长长的指甲扣在了掌心中,她一个使劲,手心里的疼痛让她暂时忽略了心里的痛。

    她退到一旁,有些难过的开口道:“王爷,臣妾也是怕苏小姐一直攥着王爷不放,耽搁了王爷的事(情qíng),才想这样,没有想其他的想法。”

    “滚。”东皇钰再次开口。

    男子的容颜太过惊艳,就想是带着一层淡淡的让人折服的微光一般,很容易吸引人的目光和眼球,他像是雪山上的那一朵雪莲,过于高贵,过于冰冷。

    薛梓希吸了吸气,双瞳泛着浅浅的水渍,她盈盈一拜,随后很是委屈的开口:“是,王爷,臣妾这就离去。”

    “王爷,药已经熬好了,太医说,趁着(热rè)赶紧让苏小姐喝下。”一名下人从门外匆匆走了进来,手上稳稳的端着一碗黑色的药汁,她一边快步移动,又一边紧紧的看着手中的碗,生怕有药从碗中洒了出来。

    东皇钰眸子微微的闪了闪,看了看下手手中的那一碗黑漆漆的药,还在冒着(热rè)气,眸子闪了闪。

    随后看向了还差一脚就踏出房间的薛梓希,淡声道:“站住,回来给怜心喂药。”

    听到他的声音,薛梓希一双眼亮了亮,可是在听到他让她站住的原因之后,薛梓希心中的恨意窜的比天高。

    她飞快的抹了抹眼睛,随后转(身shēn)看向了东皇钰,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柔媚笑意,“好。”

    苏怜心因为昏迷着,始终不肯张口,所以薛梓希喂起药来也是颇为吃力。

    折腾许久之后,好不容易将一碗药喂完,薛梓希头上布满了细细的汗液。

    从一旁的婢女手上拿来软巾,随意的拭了拭,然后扔到了一旁,双眸中略微有些复杂的看着东皇钰。

    见他皱着眉头看苏怜心,薛梓希突然讥讽的笑了笑。

    她这次很是自觉,并没有想要有过多的纠缠,她软着自己的声音,柔柔的开口:“王爷,那……臣妾就退下了。”

    “嗯。”

    东皇钰没有将自己的目光分到薛梓希的(身shēn)上,他只是淡漠的回答。

    薛梓希看着他无可挑剔的侧脸,只得恶狠狠的看向在(床chuáng)上躺着的苏怜心,心中暗自想着总有一天她会将苏怜心和顾卿颜一起除掉。

    一刻钟后,苏怜心的睫毛微微的颤了颤。

    她随后有些迷茫的睁开了双眸,纯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迷离和彷徨。

    一个转头,便看见了在(床chuáng)边坐着的东皇钰,随后发现自己的手正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衣襟,不由得暗自吃惊。

    一张本还苍白的小脸惊慌失措的看向东皇钰,随后便是火红一片,她咬了咬下唇,有些讪讪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不好意思的开口道:“王爷……我……我不是故意的。”

    东皇钰垂眸,他的喜服一片火红,高贵华丽。

    只可惜,在衣角处被人给抓出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褶皱。

    想到那个还在房间中的女子,他的眼中划过了一丝隐藏的焦灼,站起(身shēn)来,看向(身shēn)旁的太医,淡声道:“去看看。”

    太医点了点头,随后来到了苏怜心的面前,一层轻柔的纱扑在了她的脉搏上。

    不一会儿,太医便皱着眉头站起来,很是不解,他缓缓的道:“柳小姐的高(热rè)退了下去,只是……她的气脉虚浮,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病症,臣暂时查不出来。”

    见太医说她高(热rè)已退,东皇钰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看向苏怜心,带着一丝耐心的开口:“你好生歇息,太医在这儿再给你看看。”

    苏怜心看向他,乖巧的点了点头。

    太医又来到了苏怜心的面前,想要给她再好好的检查一番。

    “噗”

    这声音,让东皇钰再熟悉不过了。

    他脚上的步伐顿了顿,随后快速的转(身shēn),回到了(床chuáng)边。

    只见,女子的乌发遮着脸庞,她两手紧紧的扣住了(床chuáng)沿,指尖因为用力开始发白。而(床chuáng)脚下,却是点点的红色星光。

    她皱眉的时候,看见一双黑边金丝的锦鞋来到了她的眼前,不由得愣神,抬起头来,苦笑着开口:“王爷,我……”

    一个“我”字之后,她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只是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注视着东皇钰。

    东皇钰看向了她,眉头紧锁,太医见此,赶紧上前,继续探脉。

    须臾,太医又将手收了回来,一下子跪到了地上,颤抖着开口道:“王爷,我医术不精,实在是没有看出苏小姐(身shēn)体上患了何病。”

    东皇钰眉梢挑了挑,他只觉得两边太阳(穴xué)突突的跳动,在触及到她带着泪水的眼睛,东皇钰突然唤道:“来人,去把宣染找来。”

    计算着宣染来府邸上的时间,他还可以去找顾卿颜。

    可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一样,苏怜心又伸手抓住了东皇钰的衣角,她的语气中带着害怕和一丝乞求:“王爷,我害怕,能否留下陪陪我。”

    东皇钰无奈,只得点头坐下。

    一刻钟后。

    “无事儿不找我,这一找我就是准有事。”

    一个温柔而带着隐隐的笑意的声音出现在耳中。

    人未到声先至,说的便是这样的人了。

    他一头黑发披在了(身shēn)后,(身shēn)上一席青衣,随着他的走动,晃晃悠悠。

    眉目俊俏,带着一丝雅致,墨色瞳孔中含着淡然的笑意,平静而又让人沉沦。(性xìng)感的薄唇微微上翘,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儿一样。

    他长腿轻抬,几步来到了东皇钰(身shēn)旁,见东皇钰眼底下带着的青黛,瞥了一眼在(床chuáng)上虚弱的苏怜心,嘴角抽了抽。

    这个女子好生厉害,竟然让他这个师弟,再次为了她抛下了刚迎娶的王妃!

    甚至连新婚之夜都未出现在洞房。

    渲染这几天一直在帝都,对于昨天晚上钰王府发生的事,他自然清清楚楚。

    因为是师弟的大婚,他自然也来参加了。

    只不过为了不让人发现他和阿钰的关系,他特地易了容。

    后面因为苏怜心的出现,婚礼被打断,主角都不在了,他也就自行离去了。

    没想到今(日rì)又被云随火急火燎的叫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夙命劫:不复卿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百三十六章 能否留下陪陪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