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黑,真黑

    楚非衍笃定一笑:“姚儿,这里是凌冠山口,处处皆是山路侠道,大军前行缓慢,若我在此处设下埋伏断掉山道,姚儿会做什么?”

    苏姚把自己带入领军将领的位置,仔细想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凌冠山口整个成葫芦形,如果相爷在这里把路给断掉,那么进入山谷里的那些人必定遭受埋伏,没有了生机,那么我会立刻让人撤退,减少损失。”

    “那如果我再在距离凌冠山口三里出的这处峡谷,再次设伏呢?”

    “那我岂不是陷入了前后夹击的境地?这样的话前有狼后有虎,也不知道哪处的力量薄弱,只能另辟蹊径,改走两处伏击之间的小路,甚至会让大军暂时躲避入山林。”

    “不错,姚儿真是聪慧,可若是山林之中有狼群、毒虫呢?”

    苏姚忍不住瞪大眼睛:“这还怎么玩儿?相爷直接告诉我,四面八方都有埋伏不就是了?”

    “不会,这个时候,会有之前凌冠山口被伏击的兵将退回来报信,说是只要度过了前方的凌冠山口,之后便是一片坦途,没有埋伏。”

    “那就死马当活马医,硬闯凌冠山口。”苏姚想了想,总觉得这样的决定有些不妥,可是当下也没有更好的退路,只能先走走看了。

    “姚儿虽然选择硬闯,但是心中必定有所迟疑。但是闯过去之后,的确是一片安宁,没有丝毫埋伏,甚至还有时间让你带领着大军就地休整。接下来姚儿会如何?”

    “之前经历了埋伏,接下来必定派斥候前去查探,看看是不是还有异常。”

    “如果斥候查看回禀,说是并未发现异常,且接下来走了两(日rì)都是这样呢?”

    “那么之前的警惕心应该放下的差不多了……”

    “所以接下来下一处设伏的地方我会选择东渡山。”

    “东渡山……这里并不太适合设埋伏,藏不住多少人的,与其在东渡山动手,倒不如选择往后退三里的位置,这里是一处峡谷口,地形虽然没有凌冠山那边如此得天时地利,但条件也不差……”

    “这里的确不适合,但是我要做的只是打草惊蛇。如果大军在东渡山遭遇了埋伏,姚儿第一反应会如何做?”楚非衍唇角含笑,眼神柔和的望着苏姚。

    苏姚却硬生生的打了个寒战:“相爷这幅模样,着实是吓人,我怎么觉得你话里话外都有(阴yīn)谋呢?刚才我说了,东渡山不适合设埋伏,反倒是后退一些的位置条件更优,再加上之前被埋伏的经历,我恐怕不会选择后退,而是再次硬闯。”

    “等的就是你硬闯,姚儿沿着道路向前瞧瞧十里外的地方,这里的地势像不像第二个凌冠山?”

    “相爷打算在这里设伏兵?”

    “不错,在这里设伏兵,至少能够留下大军之中一半的人手!”楚非衍

    手指轻轻地扣在地图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姚儿觉得如何?”

    苏姚仔细想了想,半晌之后对着楚非衍竖起了大拇指:“相爷你可真黑,恐怕都黑透了!”

    楚非衍人失笑,上前把苏姚揽在怀中:“姚儿怕我了吗?”

    苏姚抬手扯住楚非衍的衣襟,将他拉的近了一些,一双美目光芒潋滟:“我有许久没有看到相爷这般运筹帷幄的模样了?”

    “姚儿不喜欢,处理完这些事(情qíng)之后,我们便回鬼医谷。”楚非衍揽住苏姚的腰(身shēn),轻轻的向自己怀里带了带。

    苏姚摇了摇头:“我怎么会不喜欢?想当初第一次见到相爷的时候,你坐在高高的轿撵之上,一行一动,宛若天人之姿。之后慢慢相处,相爷犹如冰一样,一点一点的软化,直到现在变得像是温泉一般,无论什么时候碰触,都能够感受到满满的暖意。骤然看到相爷拾起往(日rì)的模样,总觉得比之前更(爱ài)你了一些……”

    苏姚说完,耳根不争气的红了红,心脏也如小鹿一般胡蹦乱跳,让她不由在心里唾弃自己:都老夫老妻了,说两句(情qíng)话怎么了,怎么还克制不住脸红心跳?再说了,相爷方才那副模样,是真的犹如反派boss那般,这放到现代,妥妥的腹黑霸道总裁。

    虽然说总是有女孩子觉得腹黑霸道总裁太过时了,可若是天上真的掉下来这么一个,绝对颠儿颠儿的跑过去双手抱在怀里,再也不撒开。

    谁还没个少女梦啊?

    楚非衍低声轻笑,眼神之中光芒熠熠:“那明(日rì)我便换下这一(身shēn)白衣,也穿一穿玄色的衣袍,这样会不会更加符合姚儿心中想的模样?”

    想到穿上一(身shēn)黑袍的楚非衍邪魅一笑的模样,苏姚心头狂跳两下,还别说,想想就觉得(挺tǐng)带感的:“咳咳……算了,相爷不是喜欢穿白衣吗?没有必要为了我换别的?”

    “我穿白色的衣裳,是因为姚儿觉得好看,可如果姚儿想看我其他模样,自然也没问题。我记得之前姚儿说过,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如今这句话也应该送给你。只要姚儿喜欢,多换两件衣服算什么?”

    哪怕是不穿……咳咳……

    楚非衍瞧着苏姚晶亮的眼眸,耳根也不由的红了红。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可感(情qíng)却不见丝毫的淡薄,反而一(日rì)比一(日rì)醇厚。

    苏姚觉得房间之中的气氛有些升温,让她脸颊越来越红,不由得转开话题:“相爷都盘算好了,那就赶紧做布置吧,免得错过了好时机。”

    “好。”

    “那我……那我先去看看小宝儿,顺便也给卿晨写封信,让他调派一些人手协助。”

    “嗯。”

    苏姚急匆匆的离开,楚非衍撇了撇外面的天光,(日rì)头正慢慢的升起,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天儿什么时

    候才黑呢?”

    名臣进门想要禀报事(情qíng),正好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愣了愣:“王爷,才刚刚过了早上的时间,天黑还早着呢!”

    楚非衍冷眼扫过去,吓得的名臣一个激灵:“不是让你先好生养伤吗?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我觉得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再说只伤了一条手臂,也没什么要紧的。”

    “这样啊,那看来不用挽香每(日rì)给你送药了。”楚非衍悠悠的说道,“待会儿我便让人告诉王妃一声,省得挽香来回跑着麻烦。”

    名臣一把捂住(胸xiōng)口:“王爷,刚才的确是好多了,可是听王爷这么一说,突然又觉得气血翻腾……”

    “有什么事快说,说完赶紧回房间歇着去。”

    “哦,沈家那边来了消息,说是沈毅不会有什么问题,沈家敢以全部的(身shēn)家(性xìng)命做保证。”

    楚非衍微微的皱了皱眉:“我知道了。”

    “属下告退。”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奸妃如此多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764章 黑,真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