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床照不就是上床吗

    古谚跟着林俊走下了楼,来到一片空地上。古谚揪住了林俊的衣领,低声却是很严厉的问道:“林俊,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想和你玩捉迷藏,我只想你爽快点。如果你觉得我有欠的,得罪你的地方,你立马过来,要杀要剐,随便你。只是,我不想和你这么玩下去,这么个玩法,太累,太辛苦!”

    林俊不觉大笑了起来:“古谚,你是不是得罪人太多,人人都想要整你?我告诉你,古谚,我的确很恨你,我真的很希望看到你痛苦,看到你一无所有!但是,你是我姐夫,尽管我对你有恨,我对我姐却没有恨,我不想看到我姐痛苦。所以,我警告你,古谚,千万别再有那种不雅照出来,很难看的,你懂吗?”

    “你不想你姐痛苦?你说的和做的一样吗?你不想你姐痛苦,你为啥要在你姐面前提起这事?你不是要我难看,而是要你姐痛苦!林俊,你别冠冕堂皇的伪装自己,我不是傻子,我不会被你牵着鼻子走的!”

    古谚的话令林俊有了一刻的震动,他的确不想林小小痛苦,但是,他又很喜欢看着林小小痛苦。他想到了王总那天把林小小找来,当着林小小的面说要把房子的产权让给林俊,只要林小小同意和古谚离婚。林小小那时相信了王总的话,而没有相信林俊,这令林俊很愤慨。

    林小小在那关键的时刻选择不相信自己的亲弟弟,那么,他这个亲弟弟对于林小小这个亲姐姐,又有什么理由要袒护呢?他也可以选择不袒护,或者可以做到伤害。

    居古谚看着林俊沉默的样子,知道这家伙内心在活动着。古谚凑着林俊的脸,很是严厉的问道:“林俊,告诉我,那些照片究竟是不是你贴上去的?”

    林俊歪着脑袋,撇了一下嘴说道:“古谚,你也太抬举我了,我有这能耐做这样的事吗?”

    “你怎么没有?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古谚控制不住的大声吼道。

    “那好,随便你怎么想!你是不是想报警抓我呀?那你就报警呀,我等着!”

    林俊说着转身就走,古谚在他身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最好不是你!如果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话,我决不会饶过你!”

    古谚说着也转身往家里走去。

    赭——————————————

    林小小一直站在客厅里等着古谚。古谚打开了家门,林小小问道:“你和林俊说了些啥?”

    古谚嘴角抽了抽,说道:“没说啥,怎么啦?你那个脸色这么难看?”

    “没说啥为啥要出去说?分明是不想让我听到!”

    古谚咬了一下嘴唇,觉得这事是瞒不过林小小的,总有一天会传到她的耳朵里。那么,与其别人把这话传到林小小的耳朵里,自己要花费很多口舌向林小小解释,还不如自己跟林小小说的好,这样会比较容易说清楚点。

    古谚拉着林小小到了房间里,两人坐在了床沿上,古谚对林小小说:“小小,我跟你说,你千万要沉住气,并且千万要相信我,好不好?”

    林小小张大眼睛的看着古谚,古谚那么神色严肃的样子,那么这件事很严重了?

    “什么事?古谚,你别吓我!”

    “其实也没什么事,”古谚见林小小很是紧张的样子,知道自己吓着了林小小,于是装着很轻松的样子说道:“今天我去医院,见我们医院的门诊大楼的墙壁上贴满了我的照片。”

    “你的照片?那不是很好吗?说明有人崇拜你。”

    “哪里,”古谚很是尴尬的笑了笑:“那些照片很夸张,居然是我和一个女人的床照。”

    “什么?!”林小小跳了起来:“你居然和别的女人上床!”

    “小小,你别激动,我是说我和一个女人的床照,并没有说我和一个女人上床!”

    “那床照不就是上床吗?不然怎么会有那照片?”

    “小小,你的思维能力怎么还不及刘依芳?她一看那些照片,就知道那是电脑合成的结果,你怎么就会相信那是真的呢?”古谚显然着急了。

    林小小生气了:“我怎么可以跟刘依芳比呢?她可是个大老板,而我只是个家庭主妇!况且我没有看见那照片,我怎么会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呢!”

    古谚也很生气,他本来想好不跟林小小抬杠的,但是也许是习惯成自然了,不知不觉,他又跟林小小杠上了:“看没看见那照片是次要的,相不相信你老公才是最主要的。那照片看上去跟真的一样,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会认为是真的。”

    古谚那么说,林小小更生气了。她也不想和古谚吵,却还是憋不住要拌上几句嘴:“我认为是真的那又怎么样?如果你没做过,你就不会那么纠结!如果你做了,要我相信你,你觉得合适吗?”

    “对,我是做过了,我很纠结,我对不起你,你觉得满意了吧!”古谚说着往床上一躺,把被子盖在了自己的头上。他很是懊恼,知道自己这么说会很伤林小小的心。只是自己就是管不了自己的嘴巴,常常会口是心非。

    林小小果然很是伤心,她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古谚,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我在家做牛做马,替你管理好这个家,带好晨晨,你倒好,就这么报答我的!”

    林小小又像个怨妇似的哭开了,她其实也不想这么说的,她知道说这些话真的太俗,只是她一时想不出更好的话题,只能这么的哭诉着。

    “你做牛做马?那我呢?不也是为了这家,起早贪黑,做牛做马吗!”

    古谚这话也是老生常谈了,他也觉得这话老是翻出来说很没新意,只是不这么说,他不知道怎么说。

    于是,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想饶过谁的闹开了。

    闹了两个小时,也哭了两个小时,林小小觉得很累,古谚更是觉得身心疲惫。

    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爱,何必互相折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