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七章地府黑砚

    房间内的按摩(床chuáng)上,赵晓曼已经趴在了那里!

    与刚刚陈晓茉不一样的是,赵晓曼穿着一件紧(身shēn)的衣服,把美丽的体形勾勒的曼妙无比!

    反倒是陈晓茉站在了一边!

    此刻,陈晓茉已经穿上了一件雪纺纱的衬衫。

    正一脸胭脂红的站在按摩(床chuáng)边上,只要是高明远在自己的(身shēn)边,她的心儿就总是((荡dàng)dàng)漾着的!

    “这是!”高明远指了指赵晓曼!

    “哼!”赵晓曼(禁jìn)了(禁jìn)鼻子,用不无撒(娇jiāo)的语气说道说道:“晓茉说不想在遭罪了,那就只好我当模特了!”

    ”你还说!现在也让你受受九(阴yīn)白骨抓的滋味!”陈晓茉直接走过去坐在(床chuáng)边,伸出雪白的五个手指,按在了赵晓曼的(身shēn)体上面!

    “哈哈哈,妈呀,饶命呀!”赵晓曼象触电了一样,直接坐了起来。

    接下来,赵晓曼伸出双手抓住了陈晓茉的两只手:“你真来呀!”

    “你说呢!”陈晓茉也不示弱,和赵晓曼扭打了起来。

    两个美女开启了摔跤模式!

    虽然不是真打,但是那种相互比拼九(阴yīn)白骨抓的画面也是美不胜收啊……

    一会!

    两个美女衣服也歪了,发丝也散乱了!花枝招展的。

    看的一边的高明远真的是气血上涌啊,这画面很享受不是吗……

    不过,幸好的是,两个美女打闹了一会之后,便恢复了正经。

    不知道是不是两个美女有分工的缘故。

    在停止了疯闹之后。

    陈晓茉仍旧爬在(床chuáng)上。

    而赵晓曼则是站在一边,一脸期盼的看着高明远,这一次她却是没有马上就伸出九(阴yīn)白骨爪来。

    “嗯,还是我来吧!”高明远走过去坐在了(床chuáng)上,靠着陈晓茉的(身shēn)边。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高明远的存在。

    陈晓茉的(身shēn)体竟然猛地一紧!

    “呀呀呀,你紧张个啥!”一边的赵晓曼又走过来举起了九(阴yīn)白骨爪:“哦哦,我想起来了,嘿嘿,这可是异(性xìng)按摩哦,很享受的!”

    “赵晓曼,你等着!”陈晓茉羞涩地道:“别让你落到我的手里,我会让你好看!”

    “嘻嘻嘻,异(性xìng)按摩哦!”赵晓曼坏坏的笑着,对陈晓茉作着鬼脸!

    高明远没有理睬赵晓曼,而是伸手按在了陈晓茉那软绵绵的(身shēn)体上面,同时说道:“会有一点点麻对吗!”

    “嗯嗯!”陈晓茉脸颊又红了,羞涩无比的点着头。

    柔顺黑漆的长发,倾泻下来,眼睛却是看也不敢看高明远!

    至于是不是有点麻,她哪里知道啊,激动还来不及呢!

    诚心捣乱的赵晓曼忽然间爬在高明远的耳边说道:“喂喂,看见了吗她喜欢你!”

    “咳咳!”高明远抬起头看了一眼赵晓曼,眼睛里面充满着一丝丝的责备!

    后者却是一张无辜脸,同时更是笑嘻嘻地道:“我好好学还不行!”

    说着,又伸出了九(阴yīn)白骨抓!

    “不要这样!”高明远抓住了赵晓曼的手,责备地道:“你这样给谁按,谁都受不了!”

    “她喜欢你!”赵晓曼又偷偷的在高明远的耳边说道:“我也喜欢你,要不咱们三个一起呀!”

    高明远无语了!

    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个赵晓曼是怎么回事!

    “嘻嘻!”赵晓曼眉飞色舞的看了一眼高明远,然后收起了九(阴yīn)白骨抓,换上了一个非常标准的推拿的姿势,放在了陈晓茉的(身shēn)体上面:“怎样啊!”

    “嗯嗯!”陈晓茉转(身shēn)看着赵晓曼:“有点麻!”

    “这就对了!”赵晓曼转(身shēn)对高明远挤了挤眼睛:“去吧,去吧,你真的以为我学不会啊,刚刚我是和晓茉开玩笑呢,顺便测试一下,你们两个有没有(奸jiān)(情qíng)!”

    说完,又挤了挤眼睛!

    高明远无语了!

    起(身shēn)摇头,向外面走去。

    关上门的同时,听见房间里面,传来两个美女聊天的声音。

    “这个位置呢,会有一点点酸疼的!”

    “我知道,我知道!”

    “对了,小曼,刚刚你和高大山偷着说什么!”

    “没有啊!”

    “才不是,我明明看见你爬在他耳朵边上讲话来的!”

    “我们(情qíng)侣之间的话,当然不能对你说了!

    “你们(情qíng)侣之间的话,我是不管呀,但是你若是敢嚼我的舌根,看我不弄你!”

    “嘻嘻嘻,九(阴yīn)白骨抓!”

    “呀,该死的赵晓曼……”

    ……

    高明远沿着楼梯向一楼自己的诊室兼休息室走去!

    “喵呜!”黑猫米米忽然间从角落里面跳过来,蹲在楼梯上面,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高明远!

    “哟,你鼻子倒是(挺tǐng)灵敏的!”高明远一伸手。

    黑猫米米直接跳到了他的手中!

    而高明远则抱着黑猫米米来到了自己的诊室兼休息室。

    关好房门,他一伸手从怀里拿出了那枚在刘颖的家里炼制的黑色小球,丢在了黑猫米米的面前!

    黑猫米米一看见这个黑色的小球,顿时精神了起来。

    急忙一耸(身shēn)跳过去,一直爪子按住了小球!

    “不要!”小黑球内传来了一个凄厉的声音尖叫着:“我的主人会折磨死你的!”

    黑猫米米才不管这些呢,它一张嘴直接就把这个珠子吞入到了嘴巴里面!

    而那凄厉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

    紧跟着黑猫米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蜷缩在高明远的腿边睡着了!

    高明远知道,黑猫米米在消化这个精怪,也不好多加干预。

    趁着黑猫米米睡觉的时候,高明远又拿出了那个赵阿姨送给自己的黑色砚台。

    原本这个东西,高明远是随手手下的,此刻也是抱着有一搭无一搭的想法查看一下!哪知道,他这么一看,久违了的鲁豁的声音竟然忽然间传了过来:“竟然是地府黑砚!厉害,厉害,怨不得那个胖女人的老公能够摆脱轮回的束缚,留在这一界呢,原来有

    这个宝贝!”

    “地府黑砚是什么?”高明远惊奇的对鲁豁说道!

    “传说这是地府掌管生死的判官书写生死簿的时候用的那个砚台,可以把一切能量改造成鬼气!”鲁豁说道!

    在鲁豁讲话的时候,高明远也把志强金刚真气融入到自己的眼睛里面去扫描这个砚台。随即他明白了鲁豁说的是什么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透视小包工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八五七章地府黑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