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可怕的情绪爆炸

    柔谷脸上火辣辣的,泪眼模糊的眼眸抬起,悲伤的(情qíng)绪竟然短时间被惊愕盖过,瞪着面前模样(娇jiāo)俏的雪女。

    燕花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出手扇柔谷的耳光,也是怔在原地。

    两人虽然都是圣宫的宫主,但是柔谷的实力和地位还是明显高于她的,否则也不会担任此次行动的队长。

    但是就在刚刚,她竟然一言不合扇了柔谷一记耳光

    天啊!我到底干了什么?!

    燕花望着柔谷,一阵惶恐。

    但是,当她看到柔谷有些愤怒的目光后,又突然间暴躁起来:“你瞅啥呢?!”

    柔谷微微一愣,随后悲从中来,竟捂脸啜泣:“呜呜呜你凶我做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错,你打我做什么,我好惨啊呜呜呜”

    柔谷泪如雨下,燕花怒不可遏,苏静香抬头望天,一脸惆怅

    一个时辰后。

    巨大的黑砖破开长空,在这片七彩斑斓的大陆上疾速飞行。

    可怕的气息从黑砖上朝外部扩散,让附近感知到的异兽纷纷逃跑,拼命远离黑砖的范围。那气息是可可斯蒂,麦伦,塔伯,缇娜,萧泽,五个返虚大能融合起来的气息,要是将这些气息集中在某个化神元兽(身shēn)上,可以直接将那元兽的(身shēn)体震爆。

    正因为气息过于强大,这一路上,他们反而走得非常的轻松,敌人还没见面就被吓跑了,能不轻松么。

    走了一段路,他们也来到了黑线的外围。

    “这里就是无尽(情qíng)绪之域?真的能让某种(情qíng)绪值暴增?”安林一脸好奇道。

    “是的。”塔伯点了点头,作为第三次踏足太初古域的老人,他神色沉重地开口道,“如果可以,我实在不想第二次迈入这里”

    “别那么多废话了,师父想要金色世界晶源,这里是最好的选择。”萧泽倒是尽了一个徒弟的本分,处处为安林着想。

    “哼,我雪斩天,天不怕地不怕,看我如何征服这无尽(情qíng)绪之域!”雪斩天斗志昂扬。

    缇娜坐在安林的肩膀上,一言不发,一双碧色美眸好奇地打望着这片天地。

    这个地方很奇异,有着各种鲜艳的色彩,很是漂亮,是她跟随安林闯((荡dàng)dàng)最为满意的地方了。

    安林觉得这种有着特殊天地法则之力的地方最为蛋疼,要不是听萧泽说,这里面出现金色世界晶源的概率很大,他才不会选择来这里。

    “走吧!”萧泽一脸无所谓地在前面带路,众人见状也只好跟上。

    安林有些忐忑地跨过了那道黑线,紧接着,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开始笼罩(身shēn)体。

    于此同时,最前方的萧泽脚步一顿,(身shēn)体忽然有些微微一缩,后退了几步,紧紧抱住了安林的胳膊。

    安林:“???”

    萧泽强笑一声,清澈明亮的眼眸望向安林,眼波流转,依赖中带着一抹惊慌:“师父,我怕我突然间好没有安全感,你让我抱着好不好”

    安林:“”

    “别怕,宝贝,我是你的大树,一生陪你看(日rì)出”安林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心中怜悯不已。

    “啊!”一声清脆的尖叫声响起。

    安林转头望去,只见雪斩天一双翅膀捂着脸,在地面上瑟瑟发抖。

    “连萧泽都没有安全感的地方,一定很恐怖!不行了,我的命可能要交代在这里了!”雪斩天一脸惊恐地颤抖,大声道,“贼老天一定是想要将我诛杀于此,图谋不轨,用心险恶,危机四伏,我能感觉得到我命将休矣!!”

    安林走了过去,单手将雪斩天抱在怀中,轻叹道:“好可怜别怕,有我呢,主人会为你遮风挡雨的”

    他温柔而又怜悯地笑了笑,微微抬起雪斩天,在它精巧粉嫩的鼻梁上亲了一口。

    雪斩天:“???”

    萧泽:“”

    雪斩天一愣,水汪汪的大眼盯着安林,随后尖叫道:“啊!主人要恶心死我了啊!用心险恶啊!竟然想到了恶心谋杀的方法,我的心脏不行了,我的心脏”

    雪斩天吓得呼吸急促,几(欲yù)喘不过气来。

    缇娜坐在安林的肩膀上,一双纤细白嫩的小手扯着安林的头发,眼角挂着泪珠:“安林巨人,你说我是不是废物?我又蠢又笨,又是坐井观天的土包子,我人还这么小个,什么也不懂”

    “怎么会呢小娜,谁没有过懵懂无知的时候。”安林笑着开口安慰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是那么的美丽强大”

    缇娜缩了缩(身shēn)子,眼神灰暗,一脸的想不开:“可是,我除了美丽强大,就一无是处了啊”

    安林:“”

    你还想要怎样?

    塔伯抬起头,望着天边的某颗星辰,举起了手:“露丝是你吗?这颗星星应该就是你吧?我就知道还在看着我”

    人高马大的壮汉,突然间掩面而泣,声嘶力竭:“呜呜呜露丝!说好的一生一代一双人呢,你怎么就离我而去了啊就算你在天上看着我又怎样,我看不到你啊”

    一群负面(情qíng)绪爆炸的众人,瞬间将整个团队的士气降至冰点。

    但是,又有两个人不太一样。

    可可斯蒂和麦伦两人正在一旁哈哈大笑,拍手称快。

    “哈哈哈快看塔伯那个样子,从来没见过,好搞笑啊,哈哈哈”麦伦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可斯蒂一手扶着自己的小柳腰,一手指着瑟瑟发抖的雪斩天,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刚刚那胖球还说要斩天逆天,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呢,怂成什么样子了,海参海胆都没那么怂!哈哈哈”

    雪斩天闻言勃然大怒,正(欲yù)发作,下一秒,它立即乖乖缩入安林的怀中,瑟瑟发抖,低声呢喃道:“不能自乱阵脚,这是激将法,是引(诱yòu)我出击然后诛杀我的局”

    安林一脸悲悯地望着溃不成军的军团,开始一个个去安抚。

    比如,给塔伯树立正确的(爱ài)(情qíng)观,比如对开心得不成样子的可可斯蒂和麦伦拳打脚踢,比如哄缇娜,亲雪斩天

    他就像一个无微不至的好人,将一个个队员尽力安抚。

    安林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温柔了许多。

    这种感觉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百六十章 可怕的情绪爆炸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