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二章 被卖

    “夫人,为夫回来了!”

    袁常带着一脸的笑意回到了家中,虽然说都是老夫老妻了,但是,袁常的(热rè)(情qíng)却是不曾有丝毫的消退。

    “夫君,你又早退了,这样可不好。”

    坐在沙发上吃着瓜果的刘曦,看着袁常无奈的说道:“夫君你让幽州的官员要遵守制度,而自己(身shēn)为上级,却是带头早退,让其他人如何想,若是人心离散了,那可就不妙了,夫君往后莫要如此了。”

    “是,是,夫人教训的是!”

    刘曦是孕『妇』,正是『(性xìng)』(情qíng)多变的时候,既然她发话了,无论说什么,袁常也只能顺着来,可不能对着干,不然下一秒她就敢给袁常摆脸『色』,到时候受罪的也还是袁常。

    “不过,今(日rì)为夫可不是早退。”

    袁常脸『色』一变,义正言辞的说道:“为夫提出的党派你们也知道,现在你们也是党派的一员。这个党派以后将是执政的根基,必须打好基础。所以,今天我便举办了党派的第一次民主生活会,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活动,却是能够增强党派成员之间的关系。而且,这个活动要成为一项(日rì)常活动,每月都要至少举行一次,一来能够增强成员之间的关系之外,另外则是在工作之余做到张弛有度,免得被繁重的公务给压垮了。”

    “是,夫君你说的有理,反正你每次都有理由反驳!”

    刘曦(娇jiāo)媚的白了袁常一眼,反正跟袁常辩驳,每次都是她落入下风。有时候,若非袁常谦让,怕是她都会被袁常给辩的无地自容了。当然,这种不伤和气的辩驳,却只会让夫妻间的感(情qíng)更加亲近,不会因此而生出嫌隙,袁常和刘曦她们也乐于进行这种“口角”之争。

    “不敢,不敢!夫人你现在怀有(身shēn)孕,是家中(身shēn)份最高的,为夫哪里敢跟你反驳。”袁常腆着脸,一脸讨好的说道。

    “好啊!”

    刘曦听了这话却是没有显『露』出高兴的表(情qíng),反而是横眉冷对,怒道:“夫君你的是意思是说妾(身shēn)现在怀有(身shēn)孕所以你才忍让,等生完孩子之后,就要冷落妾(身shēn)了,是不是这个意思?呜呜呜”

    “不会,怎么会呢!”

    袁常有些哭笑不得,怀孕中的女子果然多变,刚才还是六月天,艳阳高照,下一秒就晴转多云,雷雨伴着风雪了。不过,自己的女人打骂不得,只能用哄的,袁常上前将刘曦揽在怀中,柔(情qíng)说道:“夫人你无论是现在的风华正茂,还是以后的白发苍苍,都是为夫的心肝宝贝,又岂会冷落你了,莫要多想。”

    “咦!”

    从厨房端着果汁出来的甄姜正好听到袁常如此(肉ròu)麻的话语,忍不住一阵恶寒,幽怨道:“唉,姐姐有了夫君的骨(肉ròu),就是夫君的心肝宝贝。妾(身shēn)的肚子不争气,看来在夫君眼里只是一根草喽。”

    “噗,妹妹你这架势活脱脱的一副闺中怨『妇』的架势。若是妹妹想要孩子,倒是让夫君多留在你屋中,好好努力一番,怀上孩子不是早晚的事。”

    刚刚还是大雨倾盆的模样,转眼间就多云转晴了,还有心思调侃甄姜。

    “呸!”

    甄姜(娇jiāo)嗔一句,没好气的说道:“姐姐你看你,跟随夫君久了,都学坏了,这种话都说出口,一点也不知羞。”

    “嘿嘿!”

    袁常坏笑一声,伸出另一只手将甄姜也揽在了怀中,说道:“曦儿是为夫的心肝宝贝,珞儿你也同样是,在为夫眼中,你们都是上天赐予我的珍宝。”

    “哼!”

    刘曦轻哼一声,白了袁常一眼,酸酸的说道:“怕是不止妾(身shēn)和妹妹二人吧,那蔡琰姑娘,刁秀儿姑娘,吕玲绮姑娘,想来也都是夫君的心肝宝贝。哦,对了,还有糜家的糜贞姑娘也快要到来幽州,想来也是夫君的心肝宝贝,是也不是?”

    “咳咳”

    袁常正喝着水,听了刘曦的话差点没呛到。这话就有点不好接了,同意刘曦的说法,承认蔡琰她们也是自己的心肝宝贝,怕是刘曦又要耍小『(性xìng)』子了。当然,袁常也不能昧着良心否认,毕竟在他眼中,自己的女人自然是一视同仁,虽然说蔡琰她们还没过门,不过,那只是早晚的问题。

    因此,袁常打了个哈哈,连忙转移话题道:“二位夫人想来还没有吃晚饭,为夫这就去给你们下厨,包准你们满意。”

    说完,忙不迭的就跑了,不敢继续在大厅逗留。

    “嘻嘻,姐姐,还是你的办法高明,让夫君心甘(情qíng)愿的去下厨。平(日rì)里让夫君下厨,他还要推三阻四的。”

    甄姜拉着刘曦的手,小声的说道。

    “哼!”

    刘曦(娇jiāo)哼一声,傲(娇jiāo)的说道:“那可不是,再说了,夫君(身shēn)边围绕着这么多的美女,占便宜的也是他,让他下厨给我们做些好吃的也不过分。现在有数的姐妹已经够多了,可要盯紧些夫君,免得他给我们整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所以,我们的方案要继续执行,让夫君他老实的在沙发上呆几天,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说妹妹,你可要忍住,不要为了怀上孩子就妥协,现在不治治夫君,以后可就不好整了。”

    “呸!”

    甄姜羞红了脸,嗔道:“姐姐你说的什么话,妹妹像是那么饥渴的人嘛。再说了,若是我们姐妹二人都怀了(身shēn)子,夫君难耐之下,更容易去外面拈花惹草。所以,妹妹我就算要孩子,也要等姐姐你生完之后,可以满足夫君的需求,妹妹再考虑这件事。”

    “好你个不知羞的妮子,这种话都敢说出口!”

    “嘻嘻,姐姐你不也是一样!”

    在厨房中的袁常自然不知道刘曦和甄姜二女如何密谋让他独守沙发,为了让刘曦和甄姜消气,他可是使出全(身shēn)的解数,务求让二女满意,解除对他的(禁jìn)锢。虽然只是睡了几晚的沙发,袁常内心之中就一阵凄凉了,自己好歹是有两个媳『妇』的人,竟然还要睡沙发,说出去怕是都没人相信。

    “二位夫人,饭菜来喽!”

    袁常端上一道又一道的美味菜肴,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能否摆脱独卧沙发的命运,就指望这些美味菜肴能够发挥作用了。

    刘曦和甄姜二女也不笨,看袁常的表(情qíng),岂会不知道袁常的想法。

    伸出筷子夹了一块鱼(肉ròu)放入口中,那滋味实在是妙不可言,刘曦差点就忍不住要幸福的喊出声。不过,想想自己和甄姜密谋的计划,刘曦脸上故意摆出一副平淡的表(情qíng),不满的说道:“这鱼(肉ròu)味道尚可,只是劲道不够鲜嫩,看来夫君挑选的不够用心,看来是对妾(身shēn)姐妹二人腻烦了。”

    “姐姐说的极是,这牛(肉ròu)也是如此还有这萝卜,隐隐有焦灼之味。唉,姐姐,看来我们姐妹二人失宠了,已经不复往(日rì)的待遇了。”

    刘曦和甄姜二女一副幽怨,可怜兮兮的表(情qíng),活脱脱怨『妇』的表(情qíng),就差没有抱头痛哭,以此来显示他们凄惨的待遇了。

    “不应该啊!”

    袁常眉头微皱,鲫鱼和牛(肉ròu)都是他亲自挑选的,按理来说是鲜嫩,不可能老道还有萝卜,火候刚刚好,怎么可能烧焦了?想了想,袁常分别挑了一口放入口中,根本没有问题。下一刻,眼睛余光扫去,见刘曦和甄姜二女眼眸深处闪过光芒,好似计谋得逞的样子,顿时就明白她们的意图。心中也是一阵哭笑不得,这两个小妮子竟然敢算计为夫,说不得,也要让她们见识自己的厉害。

    于是乎,袁常当即换上一副苦瓜脸,哀求道:“二位夫人原谅为夫,是为夫大意了,没想到竟是被那些菜贩子给骗了。看在为夫如此尽心尽力的份上,二位夫人今晚就不要让为夫继续睡沙发了,你们看,睡了几(日rì)的沙发,为夫都有黑眼圈了,若是再继续睡下去,怕是(身shēn)子就要熬不住了。”

    “哼哼!”

    刘曦得意的挑了挑眉,不冷不(热rè)道:“妾(身shēn)姐妹二人哪里敢夫君一定要睡沙发,夫君若是不愿,自可回房间休息。况且,夫君不是还有蔡琰姑娘,刁秀儿姑娘,或者是吕玲绮姑娘,想来她们都不介意给夫君侍寝。”

    “姐姐说的没错,是这个道理!”

    “着啊!”

    袁常拍了拍桌子,惊呼一声,道:“若非二位夫人提醒,为夫却是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当然,也要感谢二位夫人宽宏大量,能够如此纵容为夫,那么,今晚为夫便去她们家中歇息,二位夫人便好生在家中歇息。”

    “你”

    刘曦和甄姜一听袁常的话,顿时气的都要哭出来了,心中暗骂袁常混蛋,没听出来她们说的是反话。若是真把袁常给推到其他女人的(床chuáng)上,怕是让她们后悔不已。虽说蔡琰她们早晚要进门,那也是以后的事(情qíng)了,至少,到目前为止,袁常还是属于她们二人的,她们又岂会愿意现在就让蔡琰她们享用袁常的(身shēn)子,咳咳,享用似乎有些怪怪的,不过就是这个理。

    “二位夫人不是让为夫去寻昭姬她们吗,此刻为何又如此反应?”

    袁常眨着眼睛,一脸不解的表(情qíng),好似在卖萌一般,更是让刘曦和甄姜二女气得恨不得在他的脑袋上狠狠的敲几下。

    “哼,我们让你去你就去,那我们让你不要娶她们进门,你难道就不娶嘛?”刘曦瞪着袁常,“恶狠狠”的回应到。

    “这个”

    袁常故作为难之『色』,道:“这两者岂能混为一谈?况且,为夫这几(日rì)睡沙发,感觉(身shēn)子骨吃不消,找个媳『妇』暖暖被窝,也是在(情qíng)理之中,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要让人暖被窝,也没必要去外面找,妹妹不就可以了!”

    为了防止袁常真的跑到外面拈花惹草,刘曦果断的放弃了先前的谋划,把甄姜给推出去。不然,难道还真的让袁常去找蔡琰她们培养感(情qíng),果断不(允yǔn)许。

    “既然二位夫人如此坚持,那为夫也只能如此了!”

    袁常一脸无奈的表(情qíng),心中其实早就乐开了花。果然,自己只是略施小计,就让刘曦和甄姜她们妥协,看她们二人还敢不敢算计自己,以后再如此,还可以用这招,嘎嘎!

    只是,袁常可能太过得意,以致于脸上的表(情qíng)有所暴『露』,让刘曦和甄姜二女给发现了。

    “好哇!”

    刘曦哪里还不明白袁常这是给她们挖了个坑,而她们二人还傻乎乎的跳进去了。就算她们坚持,袁常又岂会真的跑去找蔡琰她们暖被窝。况且,蔡琰她们尚未进入袁家大门,真让她们给袁常暖被窝,她们又岂会答应?而她们二人却是因为(情qíng)急之下没有深思,就着了袁常的道。

    “呜呜呜,妹妹,我们的命好苦啊”

    “呜呜呜”

    袁常真想抽自己两巴掌,本来都已经大功告成了,结果就因为自己太过得意暴『露』了自己的意图,结果,刘曦和甄姜她们二人还哭上了。

    “二位夫人不要哭了,是为夫错了,不该捉弄你们,你们原谅为夫则个?”袁常捏着耳朵,一副深刻检讨自我的架势。

    “你说,你还要不要去外面找女人给你暖被窝?”刘曦瞪着袁常,“恶狠狠”的说道。

    “不敢了!”

    袁常耷拉着脑袋,哪里还敢说去外面找女人给自己暖被窝。这还只是哭上了,等下搞不好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了,随意的打闹一番倒也无事,若是太过的话,刘曦毕竟怀着(身shēn)子,也不好太过刺激。

    “为夫自知罪大恶极,天理难容,甘愿受罚,今晚就继续睡沙发!”

    “哼,算你有自知”

    刘曦冷哼一声,本想就按照原本的计划行事。不过,陡然间她却是想到,这样似乎也不太好。袁常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有些需求是正常的反应,她们已经惩罚袁常睡了几(日rì)的沙发,也差不多了,若是继续这样搞下去,说不定袁常还真的会跑去外面找妖艳((贱jiàn)jiàn)货。以袁常的实力,偷偷溜出去,她们还真的不一定能发现。

    思索片刻后,刘曦便说道:“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便原谅你这次了,今晚,你便到妹妹房中歇息。不过,下不为例,倘若下次再犯,便不会这般便宜你了。”

    “谢谢夫人开恩,为夫必定铭记于心。”

    “夫君,姐姐,你们”

    甄姜跺脚(娇jiāo)嗔,转眼间她就被卖了,轻哼一声便返回自己的屋里,想想今晚袁常会到她屋中歇息,脸上升起一抹红晕。

    三国之四世三公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四世三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六二章 被卖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