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七章 过河拆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默 书名:武炼巅峰
    宗青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脸色一凛,更有几人神色讪讪起来,显然正如宗青所说,配合两位道源境行动的武者们,都没有动用全力,都指望着别人出更多的力气,自己好坐享其成。<>

    若第三层(禁jìn)制被一举破除的话,那还好说,肯定也没人会指责什么,可如今第三层(禁jìn)制在破解中陷入了僵持阶段,就让一些人处境尴尬了。

    宗青又道:“宗某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宗某却是想要见识下里面到底有何种宝物!”

    话落,他一鼓体内的力量,更凶猛地朝匕首灌去。

    人群中,有人见此,不(禁jìn)朗喝一声:“既然宗副(殿diàn)主如此推心置腹,那我等还隐藏什么,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这人说话间,也不再藏拙,倾尽全力地催动一(身shēn)圣元。

    余下众人互相看了看,眼神也都坚决起来,纷纷鼓动力量。

    霎时间,本就庞大无比的匕首又增大了不少,显然是得到了更多力量灌入的缘故。

    而如此增幅,竟让廉于明都有些隐隐把持不住的感觉,他不(禁jìn)脸色一变,口中爆喝道:“好,得诸位鼎立协助,老夫便是拼了(性xìng)命,也要将这(禁jìn)制破开!”

    他一张口,朝前方喷出一口殷红的精血,化作一蓬血雾,将匕首笼罩。

    很快,血雾便被匕首吸收殆尽,五颜六色的匕首上立刻多了一层殷红的光芒,原本动((荡dàng)dàng)不安的匕首。竟重新安稳了下来。

    伴随着廉于明的一声怒吼,那匕首与第三层(禁jìn)制发生着惊天动地的碰撞切割之声,天地间灵气骤然混乱。

    咔嚓……

    终于,一声轻响传出,所有人闻声望去,都不(禁jìn)面色一喜。

    因为那固若金汤般的第三层(禁jìn)制,终于裂开了一道口子。

    廉于明再次变化法决,一鼓作气势如猛虎,催动自己的道源级中品秘宝往前方狠狠一斩。

    哗啦一声,第三层(禁jìn)制顷刻间支离破碎。犹如一面被打碎的镜子。竟就这么分崩离析。

    在第三层(禁jìn)制被破除的那一瞬间,第一层第二层(禁jìn)制也如被戳破的泡沫般,消失不见。

    “成了!”有人大喜呼喊。

    更有人已经(身shēn)形连动,准备朝前冲去。

    可就在这时。廉于明和宗青却是忽然朝后退出十几丈。与此同时。那些烈火(殿diàn)弟子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齐齐后退。

    杨开见此(情qíng)形,心中不(禁jìn)一个咯噔。二话不说,一把拉住了准备朝前冲去的康斯然,飘然往后飞出几十丈距离。

    下一刻,嗖嗖嗖的声音,忽然爆(射shè)而出。

    一道道耀眼的光芒,自前方的石壁之中激(射shè)出来,如雨点一般密集,朝人群之中砸落。

    “这是什么!”

    “不好,快躲!”

    尖叫声,惊喝声传来,那些毫无防备的散落武者们一见(情qíng)况不对,自然是连连躲避。

    可从石壁之中激(射shè)出来的攻击速度实在太快,根本不等这些人有所防备便已到近前。

    下一刻,惨叫声接连响起。

    凌空的武者们,鲜血飚(射shè),就如下饺子一般,从高空之中落下,更有实力差点的武者,直接爆成了一团血雾,尸骨无存。

    几十位武者,一瞬间陨落了大半之多,返虚镜级别的更是一个都没能活下来,剩下的那些虚王境就算存活下来,也是人人带伤,严重点的更是缺胳膊残腿,看起来惨不忍睹。

    极远处,杨开脸色不(禁jìn)一沉,而康斯然更是脸色苍白,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qíng)。

    刚才若不是杨开见机的快,拉了他一把,他此刻恐怕不死也得重伤。

    “(禁jìn)制破除之后,果然还有别的陷阱!”宗青的话忽然从一旁传来。

    廉于明在旁轻轻颔首:“幸亏早有防备,否则的话……”

    他说话间转头看向四周,剩下的那些还活着的武者见他目光望来,个个都义愤填膺,一脸愤怒之色。

    却无人敢说什么。

    因为所有人知道,如今再说什么都是无用。虽说烈火(殿diàn)这一次做的不厚道,但出门在外,哪里没有尔虞我诈?哪里又没有勾心斗角?自己没能防备住,又如何怪得了别人,怪就只怪自己没多张一副心眼。

    更何况,人家烈火(殿diàn)现在丝毫无损,更有两位道源境强者坐镇,也没有主动朝其他人出手,现在若是指责他们,搞不好真要惹的他们赶尽杀绝。

    这样的蠢事谁都不会干。

    “咦?”宗青忽然扭头看了一眼站在几十丈外的杨开和康斯然,口中轻咦了一声,似乎很意外这两人竟能安然无恙。

    不过他倒也没有太在意,而是冲烈火(殿diàn)诸人道:“(禁jìn)制已开,进去吧。”

    说话间,带头朝那石壁处露出来的入口冲去。

    余下烈火(殿diàn)的人也紧随其后,不大一会功夫,烈火(殿diàn)的人便走了个一干二净。

    直到这时,才有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但如今那些武者也只能过过嘴瘾了,伤亡惨重之下,谁还有胆子去探索那先人洞府?且不说里面有没有更恐怖的(禁jìn)制,就说烈火(殿diàn)这些(阴yīn)损的家伙都不是好惹的。以他们这种状态进了其中,绝对是九死一生。

    所以骂了一阵之后,不少人便立刻飞遁走了,看那样子是要找地方疗伤去。

    杨开与康斯然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难看无比。

    虽然早就知道烈火(殿diàn)的人不会那么好说话,但谁也没想到他们竟会借刀杀人,直接就将潜在的竞争对手给剪除的差不多了。

    如今外来的武者当中,还完好无损的也就只有杨开与康斯然两人,贸然进入其中,万一与烈火(殿diàn)的队伍碰到了,下场会是什么,两人都心中有数。

    就在两人举棋不定的时候,那石壁处裂开的口子内竟传来轰隆隆的声响,听到声音,两人一惊,抬头望去,只见那口子竟以微妙的速度被关闭。

    “这入口竟无法长时间存在?”杨开脸色不(禁jìn)一变,连忙道:“康兄,进还是不进?”

    康斯然脸色一阵变幻,心中也是踌躇不已,眼看着那洞口就要彻底关闭了,这才一咬牙道:“杨兄你且回去吧,我独自进去!”

    他显然是不想把杨开给拖累了。

    话落,(身shēn)形一晃,便直接朝石壁处飞了过去。

    片刻后,他闪(身shēn)进了元鼎山内部,回头望去的时候,那洞口赫然已经关闭。

    似有察觉般,康斯然一扭头,正见到杨开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他竟没发现杨开到底是什么跟着自己一起进来了,不(禁jìn)大惊道:“杨兄你……”

    “有话等会再说,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吧。”杨开呵呵一笑,旋即转过(身shēn),凝视着前方。

    在那前方,有两个虚王三层境的烈火(殿diàn)弟子正冷冷地望着这边,一脸的不善。

    左边一人(身shēn)形高大,或许是因为修炼了火系功法的缘故,浑(身shēn)肌肤通红,连头发都是火红之色,右边一人(身shēn)形矮胖,(挺tǐng)着个大肚腩,一脸笑眯眯地凝视杨开和康斯然两人,一脸的肥(肉ròu),小眼睛眯起,眼珠子都看不到了。

    康斯然见此,眉头不(禁jìn)皱了皱,自然知道这两人是烈火(殿diàn)留下来看守入口的,以防再有人进入此地。

    想了想,他抱拳道:“两位,这是何意?”

    左边那高大的武者闻言,并没说话,倒是那肥胖武者一笑道:“是何意你们还不清楚么?大家都是明白人,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如今这入口也已经关闭,看样子是不会再有其他人进来。两位觉得,是在这里跟我师兄弟一较长短呢,还是坐下来,大家随便聊聊,打发打发时间?”

    康斯然脸色一变,低喝道:“阁下这么说的话,是不准备让我们过去了?”

    肥胖武者一抱拳,道:“两位副(殿diàn)主之令,在下不敢不从,朋友也别让我们为难,好歹咱们刚才也合力破处(禁jìn)制,也算有点(情qíng)分。”

    “兔死狗烹,烈火(殿diàn)玩的好手段啊。”康斯然脸色铁青,沉声道:“若康某执意要从此过呢?”

    矮胖武者脸色一沉,眯起的小眼睛中泛起森冷寒光,语气冷森道:“若是这样的话,那就休怪我师兄弟无(情qíng)了。”

    “等下!”就在这时,杨开忽然伸手喊道。

    矮胖武者立刻将目光转向杨开,他本以为杨开是想说什么,可入目所见,却是一道光芒如离弦之箭朝自己斩来。

    矮胖武者脸色一变,想都不想直接深吸一口气,他本就矮胖的(身shēn)子忽然变得更加肥胖起来,整个人的体型也暴涨一圈。

    他一张口,一团烈火从口中喷出,化作一条火龙,迎上了对面袭来的光芒。

    而就在两人动手的同时,康斯然和另外一个高大男子也反应了过来,康斯然一声不吭,手上忽然祭出一件杵状秘宝,源力灌入其中之后,那杵状秘宝当即化为一道紫色光芒,朝高大男子激(射shè)过去。

    高大男子见此,惊而不慌,手腕一翻,就抓住了一柄长刀,口中爆喝道:“刀卷江河!”

    长刀斜撩出去,刀芒闪烁间,灼(热rè)的力量四溢,匹练般的流光,朝康斯然的秘宝迎上。

    轰隆隆……一声巨响传来。

    四位虚王三层境,在这狭小的甬道内仓促动手,所激发出来的力量似乎要将整个山体都破开。(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莫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武炼巅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两千零四十七章 过河拆桥手机阅读